第十七章 吉祥物or懊恼

    陆景王右手插在裤兜里,弯下,伸出左手轻轻的点了点她的脑门。等裴涩琪抬起头时,他不轻不重的屈指弹了下她的脑门,说:“不要乱想。”

    那种充满好奇,还期待着他什么时候会死的无辜眼神真让人纠结。

    单手捂住被弹的地方,不自觉的把嘴轻轻的往下拉,无声的控诉某人不道德的行为。竟然弹她脑门,会长不高的。

    “咳。”林子乐在看见她那像要不到糖的孩子般委屈的表时,为了忍住笑意轻咳了一声。

    不知道是因为她的职业让她对尸体漠然,还是在死要面子强装不在意,不过无论是哪一点,都让他对她的看法有了小小的改变。

    被人摆了一道发现尸体后没有做出任何反击,只是默默地走到他们边寻找一片小天地的行为,让他有种饲养了某种小型犬的优越感。

    她这样的安静,不仅仅是保住了这里所有人的命,没找顾玉洁的麻烦更是让他们和这些幸存者间的关系不至于太恶劣。

    林子乐把视线放到已经卷缩在周凯后的顾玉洁上,冷冷的勾起唇角,道:“顾小姐如果再对我们的吉祥物做出什么不好的行为,皮最好绷紧一点,相信我,我绝对没有在开玩笑。”

    比起牧涵略显温和的警告,林子乐就直白很多,直接让人把皮绷紧一点,免得挨揍的时候不知所因的叫痛。

    用厌恶的眼神看着那柔柔弱弱动不动就哭的女人,不自觉的拿她跟和自己一队的裴涩琪做了比较,竟然发现裴涩琪要比之前顺眼很多?不屑的撇嘴,人果然是要比较才能看到优缺点吗?

    “你们之前的高调,已经把附近几条街的丧尸都引来了。”李珍小心的趴在地面看着门缝外的况,然后尽可能不发出声音的回到她原来的位置,压低声音说道:“e市丧尸谍觉显然比我们之前遇到的要敏锐很多,继续争吵没有好处。”

    “这里似乎还是个私人旅店,厕所旁边有楼梯,但我没上去看,怕有丧尸在里面。”存在感很低的肖天从一旁走了出来,拿着毛巾擦着手,道:“保证不会拖后腿了,所以,能不能原谅她之前犯下的错误?”

    明明是他女朋友犯的错,却要他来道歉吗?

    陆景王几人没有表态,反而是跟在肖天后出来的林颇为傲气的对着裴涩琪冷哼一声,坐到了幸存者那边,的攀着关系:“你们好,我是林,他是我男朋友肖天,很高兴认识你们。”

    “嗯,你好。”周凯率先表示欢迎,笑容满满总比冷冷淡淡要讨喜,所以周凯对林的印象还是不错的,更何况对方还是个美女。

    “景王,我要睡觉。”感到无聊的裴涩琪向队长请示,超市里的必需品数量不少,但如果按人均分配,就有点吃紧了。现在还不是挑明的时候,要不然陆景王也不会一直默不作声。

    “一起。”淡淡的瞥了一眼跟周凯他们聊得正欢的林和肖天,陆景王领着他的人向楼上走去。

    林不屑的看着他们离开的背影,打开一瓶饮料解渴,继续笑着跟他们谈天说地,一点也没有末世的紧张感。

    哼,现在有其他的幸存者出现,所以她和肖天也不需要再看他们的脸色了!一群只知道拿刀乱挥的土包子,怎么可能比得过拿枪的?就算以后起了争执,她相信周凯和孙荣也能用枪把他们解决掉!

    转拿食物的林险的一笑,自以为没有人看到,却没想到被一直不说话的顾玉洁纳入了眼底……

    放轻脚步上楼的几人发现房间里没有人居住的痕迹后,才放心的进了屋。林子乐从另一个房间搬来垫,并排放好。

    这里虽然是私人旅店,但房间却不小,三张垫并排放着也有多余的空间走动。独属于裴涩琪的垫靠墙最里,跟中间的垫有半米左右的距离。她二话不说的倒入不算太硬的垫上,抱着薄薄的被单滚了几滚,半眯着眼看向傻站着的三位大男人,道:“有事?”

    牧涵温和的笑着,林子乐不屑的笑着,陆景王……直接拿着顺来的衣物进了浴室。

    队长就是队长,遇事儿忒淡定!

    裴涩琪靠着墙面,抱着枕头微阖着眼,低声说道:“顾……那谁有点不对劲?”不解的歪头抬眼向他们寻求答案,道:“你们怎么看?”

    “顾玉洁。”林子乐翻了个白眼,还顾那谁呢?摆明了没记住别人名字。“哭,懦弱,胆小,没用……”

    “有心机。”牧涵打断林子乐一大窜的数落,说出他的感觉。

    “李珍显然不知道浴室里有丧尸,我想应该是顾那什么谁解决掉的。”裴涩琪咬着食指,穿着碎花连衣裙的柔美人真的有实力干掉那么大一头丧尸吗?

    ‘主人,您不是以您连四舍五入都够不上的一米六三点四的净高虐杀了一群低级丧尸吗?’

    面瘫的裴涩琪不得不表扬一下系统君那吐槽的功力,唉……真是越来越高端了。

    她目前感觉压力很大,她不知道系统君的高、模样、体形、血型还有家族史,所以她没办法进行有力的反击,在这一点上,她注定悲剧!何况,它能有以上的玩意儿吗?再说了,系统君的声音虽然冷冰冰的,但是……真的很好听!

    还有,系统君在蔑视了她的高后,竟然还特地强调‘一群’和‘低级’两伤感的词汇,更让她感到她现在的弱小,唉……这是她一直刻意忽略的问题呀!

    无力的重新倒回垫侧躺着,懒洋洋声音软软的拉长:“……我现在想起了一件我刚才忘了做的事……”

    牧涵和林子乐以及快速洗完澡出来的陆景王等着她开口。

    裴涩琪在三男的注视下咬了咬嘴唇,带了点小小的懊恼捶了下垫,闭着眼睛一滚,面对墙壁闷闷地说道:“我竟然忘了扯住姓顾的头发压她去浴室!可恶!”

重要声明:小说《丧尸禁域极品女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