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对峙or臆想

    ‘那个人类姓顾,蠢货。’

    哦,原来姓顾……系统君你肯定也不知道顾姓人的名字才这样说的。

    咦?系统君你活了?

    ‘在几分钟前本系统就……’

    什么!系统君你竟然在几分钟前出现过吗!

    裴涩琪大惊,就连抹香皂的动作都停了下来,这一消息显然比眼前的丧尸尸体还吓人!

    ‘撤消黑化一栏,你这蠢货还配不上这么高端的属。’

    ……系统君恼羞成怒了!

    ‘智力—1。’

    ……

    ‘节—1。’

    系统君你大姨妈了么!怎么可以同时减掉智力和节!女强文的主角都是被疼的喂!

    ‘本系统一直都在疼您。叮——各属—1。’

    ……听说草泥神兽隔壁住着草泥驴……

    整个人仿若被抽空了的裴涩琪迷迷糊糊的穿戴整齐,头发都没擦的蒙着毛巾从浴室里走了出来,失魂落魄的模样似乎受到了很大的打击。

    就连嘴巴不饶人的林子乐和对凡事无动于衷的陆景王都多向她投去了几眼,牧涵心领神会的走上前,把她拉到己方的阵营,弯下轻声问道:“裴涩琪,怎么了?”

    她没什么精神的垂着脑袋,摇摇头,不说话。

    系统君是哪来的心把她属全扣了,她没做什么过分的事吧?难道系统君也有大姨妈?她只是说说而已,难不成是真的?

    不自觉的蹲下,抱着膝盖,完蛋,谁来大姨妈都不能惹啊!她怎么就犯了大忌!

    牧涵给林子乐丢了个眼神过去,对方立即向浴室走去。没多会儿,林子乐黑着脸走了过来,低声在陆景王耳边说了里面的况,陆景王闻言,暗沉的眼扫向紧在孙荣后的顾玉洁,道:“浴室里的尸体,谁放的。”

    裴涩琪是他认可的队员,他对她存在一定的责任。没道理在自己的人被算计后,他还保持中立的沉默。

    “尸体?”周凯不解的看着气势有所改变的陆景王,道:“我们进来后并没有……”

    “我不想听到任何一句废话。”陆景王索抽出刀抵住周凯的眉心,“正面回答我的问题。”

    周凯呼吸一窒,这男人什么来头?抽刀比孙荣这混混拔枪的速度还快!

    “顾玉洁?”陆景王刀尖转移目标,“如果我的队员在看到浴室里的东西惊声大叫的后果是什么,回答。”

    听陆景王这么一说,李珍惊讶的转头看向美目含泪的顾玉洁,她咬牙低斥道:“你疯了?你想害死我们吗!”

    “我、我不是故意的,她、她问浴室在哪、我、我……”顾玉洁被吓到连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柔弱无辜的模样很快就让旁的两位男士升起了保护

    “陆兄,我想这只是个误会。玉洁她只是太紧张了,所才忘了浴室里有不干净的东西。”周凯努力的打着圆场,对方看起来一点都不好惹。在这不算大的空间里,能少一事就少一事,免得引来了外面徘徊的丧尸,那就亏大了。

    “误会?”牧涵很不赞同这种说法。

    “误会?”回过神来的裴涩琪懵懂的看着他们:“什么误会?”

    不善交际的人基本都是没有什么表的,说话也是冷冰冰的,所以,被误会也就成了理所当然的事

    周凯不满裴涩琪惮度,他皱着眉说道:“裴小姐,既然是误会一场,就不要这么咄咄人了吧?”

    “咄咄人?”她有吗?转头看向牧涵,清澈的眼睛里装满了她的疑问。

    对待小动物似的拍拍她的脑袋,“周兄弟,我不得不先告诉你一声,裴涩琪是我们队伍里的吉祥物,她被欺负了的话,我想你们也不会太好过的。”

    牧涵笑容可亲,说出的话却让人像被鱼刺卡了喉咙一样难受!

    “喂,臭小子,你这是威胁我们?”当过混混,见过不少大场面的孙荣显然不吃这一,“如果真打起来,你们也别想占到便宜!”

    “好啊,那就来打一场好了!”

    林子乐跃跃试,完全没把这支幸存者队伍当回事。在他眼里,只有陆景王是最厉害的,其他人?不好意思,边去吧!

    “打个毛线团啊打?都什么时候了还内斗,这么喜欢打劳烦出门左转买瓶酱油回来行不行?”

    裴涩琪无语兼翻了个让所有人都看得清清楚楚的白眼,对着脏兮兮的尸体洗个澡还带犯困,被无的系统君狠狠虐了把的她现在没任何心跟任何人说废话,更没有心听任何人说任何没营养和不切实际的话。

    “喜欢叫嚣的人一般都没什么本事,打了个鼻环就真当自己是混黑的?”

    为入殓师,裴涩琪没少给‘意外死’的黑道老大弄得体面点送去另一个世界。黑老大们的家属都很满意,还主动收了她的名片并且留下了联系方式,说有机会的话找她办理后各项事宜,更放话说她有麻烦尽管打电话告诉他们,他们免费帮解决。

    嗯……突然有点怀念曾经认为理所当然的生活了。

    孙荣这自以为很了不起的小混混还没开口,裴涩琪就闭着眼睛,懒洋洋的吐出一堆名字,然后问:“认识吗?”

    “不认识,但是知、知道。”这些都是过世了的出了名的黑老大的名字啊!

    “嗯,我认识。”

    “就你?”孙荣一脸鄙夷。

    “死人的生意比较好做,你死后的一切事宜我可以酌给你打九折,包棺木。”裴涩琪纯良一笑,道:“如果是陆景王的话……我倒是可以考虑免费。”

    唔,用什么保质呢?福尔马林?不,会难看。氧化钙?不,把水分吸收了更难看。水银?她对古人的方法没自信啊……

    啊,对了!把死后的陆景王扒光,腰间就围一条白绸,然后把他保存到的冰块里,不仅能承托他冷酷的气质,放在阳光下还能闪闪发光!

    裴涩琪用期待的目光盯着还是活物的陆景王,唔……他会死吗?什么时候死?死了可不可以留全尸?

    低头,捂脸,她应该没有朝奇怪的方向发展吧?……大概。

    ------题外话------

    角色:裴涩琪

    数据:心理素质8,体素质7,密接5,亲和力5,善良8,暴击0,野外技能6,智力2,节……—8。

    变化:触怒系统君撤消黑化一栏。

    心:……没心

    ——

    突发事件让我无奈。累又困。码好发现竟然过11点了。都来不及反复看看哪里有毛病。跪趴……再困我也要反驳一下,我是帝王鬼畜攻,三克y!

重要声明:小说《丧尸禁域极品女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