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回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似是故人来 书名:案头香
    姜糼容以为自己和季唯的亲事就这么定了下来,却不料另起风波。

    季唯这中午记挂着吕风,到吕府去了没在李府,李宗权使去请季唯的丫鬟没请到人,李逸回来了。

    李宗权那物废了,最伤心的是白氏,昨晚了来不及,今一早便使人去宫门递消息给李逸,要李逸赶回来商量一下,看趁早些治能不能治好。

    李宗权极宠且依赖李逸,把昨发生的事点滴不漏讲给李逸听,李逸一听老爹不举的事孟沛阳和季唯都知晓了,当时便沉了脸,再听李宗权讲要将薄染衣和姜糼容许给孟沛阳和季唯两个,那脸便如利剑出鞘,青云吞,寒气幽芒直透人眼眸。

    两个表妹是他在皇帝那里的挡箭牌,若两个都许人了,皇帝便能以他无所盼为由更加肆无忌惮,他难道再胡扯出谁家千金来做意中人?

    “孟沛阳和季唯都不是多嘴饶舌之人,爹不必担心。”李逸声音低沉,话锋一转,道:“染衣和糼容都是在爹和母亲膝下自小长大的,脾气都知道,糼容尚在孝期中,虽然已过百,但毕竟成亲还得等两年多,何必急着外聘,过几年再说。”

    他说得含含混混,李宗权以为他对姜糼容有意,不觉怔住。

    高夫人打心底不想急着把姜糼容许人,最好是能留作自己的媳妇,李逸反对匆促定亲,她自然没有异议。

    夫妻两个吵了一上午,李逸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又使一切变成尚未发生过。

    “母亲家事繁多,孩子不打扰了。”李逸浅笑道,却不移动脚步。

    他父子俩要说悄悄话要支开自己,高夫人暗暗伤怀,面上不便露出来,顺着李逸的话借口要去打理家事走了。

    李逸觑得高夫人走远了,问道:“爹,到底怎么回事?请姑父诊视过了吗?”

    “你姑父看过了,只说了句无法可想便走了。”李宗权有些生气,又无可奈何,臊着脸把症状说了,那物没受伤不痛不痒,只不知为何就是没反应。

    李逸沉吟,半晌问李宗权,“爹和戚姨娘昨下午一共弄了几次,用药了吗?”

    “用药了,她那里一直备的有药,几次爹也不记得了,没停过,当时她如火,爹想着一定要把她送回娘家的……”

    李宗权想着要送走戚晚意,最后时刻,不弄白不弄,戚晚意喂他药物,他也不拒绝。

    这是精虚体亏太严重,戚晚意给喂给李宗权的药,想必不仅是催`药,而是使人短时间内强烈xie精的药。

    四十不到便成了太监一样的男人,这打击不可喟不大,薄太医都说了不能治,李逸也无计可施。

    李宗权把希望尽寄托李逸上,见李逸沉吟不语不觉失望不已。

    安慰的话只是嘴皮子工夫,未能使人开怀的,李逸亦不说,笑道:“爹,皇上要重修栖凤台,爹要不要领了这差事?”

    太平朝立国已近三百年,世袭的侯爵公府在经过几代后,除了田庄供奉,在朝廷中一点地位没有,很多公侯世子为使家族兴旺,都在钻营着要进入朝堂,要能领到修揖皇宫的差使,李府地位将水涨船高。

    且宫室整修动辄几十万几百万两银子,民间采购的奇花异卉只需有个奇异之处,一千两的报上一万两都无据可考,一个宫室修揖下来,落进腰包几万两银子不成问题。

    李宗权眼睛亮了,问道:“领这样差事的往往是皇室子弟,你能让爹领到这差事吗?”

    “问题不大。”李逸笑道:“爹,你去穿上正装,随我进宫走一趟面圣吧,要是皇上心正好,下午圣旨就能下也有可能。”

    啊!李宗权兴奋不已,急往外奔去换衣裳。

    “爹,稍等。”李逸又把他唤住,“爹若领到这差事,能不能答应孩儿,兢兢业业当好差,银钱方面不要有些许的错漏贪墨。”

    “这是自然,你放心,你有出息,你大哥也入仕了,爹为了名声,也不会过份的。”

    十万两银子贪墨个二三万,五十万两贪个十几万便罢,李宗权在心中补充。

    李逸回家前刚与皇帝就修揖栖凤台一事起了口角。

    皇帝后宫就几个妃嫔摆设,栖凤台是皇帝修揖了要给他住的,皇帝说,要么接受修揖栖凤台然后住进去,要么她就派人扩建李府,把李府装修得奢侈豪华。

    朝廷中已暗里有人在议论自己是皇帝的男宠,再大张旗鼓御赐银子修建李府,除了傻子便谁都知他和皇帝的关系了,李逸无奈接受了皇帝修揖栖凤台的提议。

    这事李逸本拟交给孟沛阳来办的,他怕皇帝交给别的人办,弄得太奢华,以后自己与皇帝的事败露,落个唆使皇帝骄奢逸的大罪名。回到家里看李宗权一脸悲惨,想着老爹壮年不举,心有恻恻,便把差事交给李宗权来办,使李宗权有事可做不会过份纠结不举的事。

    回宫前李逸想与李昂见面说上几句话,一问下人,李昂在宜兰苑,便往宜兰苑而来。

    薄染衣很是不满,才瞪走一个姜糼容,怎么又来了一个。

    “染衣,方才我回来时,爹在谈论你的婚事,想把你许配给孟沛阳。”李逸微笑道。

    啊!薄染衣急了,顾不得要和李昂练拳脚了,忙不迭往外奔。

    “没谈成吧?”李昂若有所思看李逸。

    “大哥怎么知道没谈成?”

    “我觉得谈成了你不是这样子。”李昂挠头。

    大哥虽是直肠子一根筋,却很了解自己,李逸浅浅一笑,在廊下条凳上坐了下来,伸了一只手捶肩膀,叹道:“每不停提笔写字,好累,肩膀都麻了。”

    “当官太辛苦了,要我说你子骨弱,一的病,就不该做官,爹的俸禄够咱家嚼用了,便是不够,也该我去打拼的。”李昂一面心疼地责备,一面走到李逸背后,拉下他的手帮他揉`按肩膀。

    李逸舒服地长叹:“还是在家里好,有大哥疼着。”

    “那就不要做官了,自你进朝堂后,一年都见不了几回面。”李昂埋怨道。

    不做官,那就是专业的皇帝的男宠了,李逸苦笑,若能料到一脚踏进朝堂会成为皇帝的男宠,他无论如何不会去参加科考。

    兄弟俩才说了几句话,李宗权使下人寻过来了,他已着装整齐,迫不及待要进宫去领差事。

    “让老爷稍等,我有些倦,要劳烦大公子帮我运功调理一下。”李逸道,心中不想太快进宫又看到皇帝炯炯有神的眼睛。

    “我都忘了要让你泡药浴,走,泡药浴去,我一边给你运气疏导一下筋脉。”李昂给李逸一句运功调理提醒了,拉起李逸便走。

    李逸因儿时那次腊月里下池塘救李昂落下弱症,薄太医给开了个药浴治疗方子,他的住处常备的有药物,兄弟俩进了院子,让使女烧了药浴汤倒进大浴桶里,李逸浸药浴,李昂进去坐在他背后运功帮他疏导体内郁气。

    温的气流在周流走,踏出浴桶时,李逸眸清脸润神采飞扬,李昂则很是倦累,抹干体一头倒到李逸上睡觉。

    给李昂拉好被子盖上后,李逸把手从被子边沿探进去,握住李昂腹下那物轻轻摸`揉。

    李昂睡得沉沉的,一无所觉,李逸摸了半晌,那里仍是软软的一条虫儿,安心地轻吁出一口气。

    吩咐下人好生侍候李昂,李逸陪着李宗权进宫去了。

    差事不肖说是领到了,李宗权喜之不尽,李逸留在宫中,李宗权自个回府,未及到家,送礼谋差事的已踩垮李府门槛。

    修揖宫室那是人人皆知的肥差,不比赈灾修堤防洪,其中猫腻委实多被参一本的风险却很小,官位高的还得端着架子,官卑的忙不迭登门送礼为家下子弟谋差事。

    高夫人开始不知何故,把人迎进府来,待听得是送礼为难了。

    她当了侯夫人近二十年,只有人往来,还没碰过这样的事,不知如何是好,便使人唤姜糼容过来商议。

    肯定不能收,给言官廉吏参一本不是小事。

    姜糼容道:“已经请进府里来了的,拒了也不好,收下,按价值回礼打发走,再有登门的,让门上拦着,就说因接了这宗差事,要避嫌,暂时不与百官往来。”

    高夫人深觉有礼,按姜糼容说的,已迎进门的回了礼,后面再来的不给进府了。

    忙忙碌碌半晌,李宗权意气风发回来了,听高夫人说拒收礼,登时满心不悦,要斥责一番,忽想起季唯就在府里住着,虽不是御史言官,亦不可大意,眉头一皱,计上心来。

    “此番得皇上器重,是祖宗积德保佑,我想回祖籍祭拜祖宗却不得空,你替我走一趟,让云起和糼容陪你。”

    李宗权打的小算盘,李昂走了,季唯便不好意思在侯府做客下去。

    高夫人对李宗权言听计从的,自是应下。

    季唯那里回吕风府走了一趟,吕风伤势倒无大碍,可粉妆照顾吕风细致入微,季唯觉得她转变太快不放心,要搬到吕府照顾吕风,是晚便过来辞别,李宗权大喜,客了几句,欢欢喜喜送客。

    季唯尚不知姜糼容要陪高夫人回乡,只当三五天后便能见着,走时也没去和姜糼容说。

    翌,姜糼容在李宗权的催促下,来不及去向季唯辞行,和李昂陪着高夫人回乡了。

    李宗权送走了碍眼的高夫人,大是畅快,将家事交给白氏打理。白氏按他交待的,来者不拒,每里收礼收到眼花手软。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笑笑!感谢小qq宝贝!百感交集,有的人连三五块钱买v都不舍得,你们却不仅买v还投了那么多雷支持我~~~

    笑笑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3-12-20 16:30:52

    笑笑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3-12-20 16:31:17

    笑笑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3-12-20 16:31:45

    笑笑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3-12-20 16:37:39

    笑笑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3-12-20 16:37:57

    笑笑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3-12-20 16:38:29

    笑笑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3-12-20 16:42:42

    笑笑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3-12-20 16:51:10

    xyq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3-12-20 20:24:22

重要声明:小说《案头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