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似是故人来 书名:案头香
    要不要戳穿呢,白氏很是费了一番思量。

    粉妆若勾引成了名份定下,不拘做了李昂的妾还是妻,都于她无碍。

    可依李昂的品,粉妆肯定勾引不成的,如此,把粉妆的丑陋面目掀开,使李宗权把她赶出李府,便能永绝后患了。

    白氏犹豫了一番后,决定还是不动声色引李宗权去揭穿比较好。

    李宗权还和戚晚意在房中没有出来,侍候戚晚意的丫鬟在外面廊下守着,听得白氏要见李宗权,连连摇头:“侯爷方才把我们赶出来时火气很大,奴婢不敢禀报。”

    戚晚意闹出假落胎失宠了,李宗权最宠的还是自己,在李宗权气头上宽解讨好几句,说不定能更得李宗权欢心呢,白氏想了想,走上前要扣门。

    “白姨娘还是不要打扰的好。”丫鬟拉住白氏,轻声道:“侯爷初时骂的狠,后来声气便软了,想是……”

    难道戚晚意弄出这样的事来还能继续得宠?白氏又恼又恨心头怒火起,要喊门,却怕真打扰了好事惹李宗权发火,只得怒冲冲转出院子。

    不能引李宗权去后园戳穿j□j,难道就这么放掉不利用这个难得的机会?

    不行!决不能放弃,白氏带了丫鬟婆子往后园而去。

    粉妆拉着李昂的小厮说完话后便来到白氏居住的院落外面远远守着,一路跟踪白氏,觑得白氏走到暖房外面了,淡笑着转,她要去宜兰苑寻薄染衣,带薄染衣过来目睹一切,使吕风在亲生女儿面前无地自容。

    面前去路被人堵住,粉妆抬头看到堵着自己的人竟是吕风时,惊呆了。

    他怎么在这里,暖房里是谁?粉妆下意识地转头去看暖房门,接着又惶急地去按自己眉心的芙蓉花钿。

    吕风定定看她,伸了手出去,轻轻撕开她眉心的芙蓉花钿。

    艳红的胭脂痣灼灼动人,所有的一切无所遁形。

    “冉冉,真的是你。”吕风失神地低喃,“我找了你那么多年,终于找到了。”

    鲜血淋漓的过往在这瞬间无所遁形,活生生将人撕裂开,粉妆紧攥着手,想哭,面上却挑动一丝笑意。

    “吕大人找我有何事,我可没做过犯法的事。”

    “我不是想抓你,只是想好好抚养你,弥补你痛失爹娘的苦楚。”吕风痛苦的表白,在粉妆唇角下垂嗤之以鼻时,悲凉地道:“我明白了,你做了那么多,原来是为了报复我。”

    是为了报复你,要做的很多,可是还来不及做,粉妆竖起周的刺,准备迎接吕风的发难,吕风接下来的话,却使她自以为准备好的迎击尽化流水。

    他说道:“冉冉,跟我回去吧,我会把你当亲生女儿疼。”

    “我不做你的女儿。”粉妆尖叫,朝吕风扑过去拼命撕打:“你还我爹娘,还我清白,还我幸福的家。”

    吕风任由她打骂。

    自从得知粉妆被卖入青楼,他一直生活在愧疚中,许多年过去,当那个纯洁美丽的小女孩流着泪问他话的景一直在脑海里挥之不去,夜折磨着他。

    粉妆使尽吃的力气愤怒捶打,像野兽一样肆无忌惮,渐渐地,仇恨在撕打中发泄出来,激愤的绪不知不觉中漏气一样消逝,到后来,粉妆心中只有懊丧,她在心底希冀吕风反抗,这样,她才能继续保持报仇的信念,才有活下去的勇气。

    她知道吕风一直在寻找她,可惜那已是她从孟滔手里逃脱辗转许多男人`下之后,她已经千疮百孔一污`秽。

    得知吕风在寻找自己,她更加恨,吕风的仁慈,从另一方面,也说明了她爹是多么的该死,死的是罪有应得。

    “你告诉我,你后悔了,你后悔当年死我爹娘。”粉妆竭嘶底里喊叫。

    “我不后悔。”吕风冷静地看着她,“冉冉,你爹娘的命是命,季唯母亲的命难道不是命?”

    “案子扑朔迷离,我爹又不是收受贿赂贪赃枉法故意错判。”粉妆高声哭喊。

    “因为朱批一动就是人命,律法才会规定其罪唯钧,你爹为朝廷命官很清楚,他的死,是咎由自取。”吕风步步紧迫毫不退让,“我有错,我的错就是没有及早妥当安置你,我确实没料到你后来会那么不幸,如果你恨我,那就用我的命来抵你所受的苦。”

    “好啊。”粉妆大笑,挑眉看吕风。

    吕风蹲下,从靴子里摸出一把匕首。

    粉妆口角噙笑看着,她不信,吕风会真的因为对她的愧疚而死。

    匕首插`进吕风膛,狂涌的鲜血染红了吕风的衣袍时,粉妆呆住了。

    吕风青松一般拔的体像面条一样软垂下去,缓缓倒到地上。

    “别再做傻事了,好好活下去。”他朝粉妆伸出手,无力地虚抓着,因为疼痛,额头瞬间溢满大颗大颗的汗珠,眼皮越拢越近.

    像是没看到粉妆应承以后好好活下去不甘心一样,那双眼睁着一条细缝始终没有合拢。

    吕风真的因为愧疚愿意为自己而死!

    恨了十年的人倒在眼前,粉妆没有感到喜悦,只有无尽的痛苦悔恨,她扑到吕风上,拼命地按住他冒血的膛 ,“你不要死,吕伯伯,是我错了,你没有对不起我。”

    “冉冉,好好活着。”吕风虚弱地闭上眼睛。

    “吕大人演技真高。”远处拐角廊下,姜糼容和季唯躲在廊柱后目睹着这一切,姜糼容啧啧赞叹不已。

    “好像不是在演戏。”季唯觑紧眉,“咱们过去看一下吧。”

    “不行,我们不能露脸。”姜糼容摇头,“得让吕大人自己接着演,粉妆虽然会生气受骗,但是经过痛彻心扉的死亡影,会幡然大悟的,咱们过去反而适得其反。”

    吕风堵截粉妆而后自杀,是姜糼容设计的。

    粉妆要去做白氏到暖房来捉`时,暖房里吕风也在突然间悟到粉妆的真实份。

    吕风的突悟缘于薄李氏的叹息,他们在花丛中忘我尽,一瓣花瓣落在吕风眉心,薄李氏轻按住,叹道:“当年你风采正茂时,眉心若染上这么一瓣艳红,比粉妆容色更盛。”

    粉妆眉心有妆钿!吕风当时心口突突跳,季唯的疑问不解在迷糊里突然呼之出。

    “阿芙,我有事先走了。”

    吕风急匆匆走了,他要找季唯和姜糼容询问姜糼容口中前世命案的更详细况,再多地了解粉妆,如果得便,他想与粉妆见面。

    亲到一半被丢下,薄李氏愣住,吕风拉开门走了,薄李氏奔到门边只看到他的背影,不由得悲从中来,把门闩上返回到花丛中,扑倒方才恩的地方失声痛哭。

    吕风还未走到园门口便遇上怕他和薄李氏偷`被抓`赶过来的季唯和姜糼容,姜糼容臊着丑媳妇见公爹,吕风从季唯口中听说过她,心中已只觉她熟捻的很,眼下脑子正乱着,也没细看她,拉了季唯的手迫切地道:“慎之,你口中的粉妆,可能是任尤深的女儿任冉冉。”

    “是她!”季唯脸色变得凝重。“老师,那命案难道是她嫁祸给薄夫人和薄小姐?或是挑唆着薄夫人薄小姐做下的?目的在使你审案时陷入两难境地?可她怎么知道薄夫人和你的关系?”

    “若她真是冉冉,事实也许正是如此。”吕风痛苦地道:“她小时就极聪明颖悟,要探知我和阿芙的事并不难。”

    当年吕风和薄李氏私奔,虽没有传得人人皆知,也还是有许多人隐约知道的。

    “谁是任尤深?你们说的什么?”姜糼容一头雾水。

    季唯简短地说了当年的事。

    姜糼容觉得太不可思议了,略一愣后道:“我带你们去找粉妆确认一下。”

    到问梅居恰好经过灶房,远远看到粉妆拉着李昂的小厮状甚亲说着话,不远处白氏的丫鬟假装无意地侧耳听着,姜糼容诧道:“粉妆像是要做什么似的。”

    “她在计划什么谋。”季唯道,他和吕风均是刑名高手,两人相视一眼,一齐道:“捉……”

    字说不出来,姜糼容了解了,眉头一皱,计上心来。

    “我觉得粉妆是心魔作崇,吕大人禀事正直,她不应该恨吕大人,咱们……这样如何?”

    姜糼容献计,让吕风诈死,卸了粉妆的仇恨,大彻大悟后不再怨恨吕风。

    季唯觉得粉妆没那么容易被打动,吕风却道:“极是妥当。”

    吕风查案子经常和凶犯接触,多次遇险,随带着匕首防

    姜糼容在粉妆走后,进灶房让厨娘给她杀了一只鸡取鸡血,把鸡血装囊袋。

    “吕大人,你把这一袋囊血放衣袍里口,匕首扎的时候就对准放这个袋子的地方扎。

    安排妥当,姜糼容和季唯远远躲到花廊下,吕风则隐到去暖房的必经之路路侧花丛中。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我的正宫娘娘的地雷,亲的湿吻来一个~

    x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3-12-15 20:22:47

重要声明:小说《案头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