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回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似是故人来 书名:案头香
    季唯和薄李氏走后,姜糼容皱眉到处察看,怎么也不相信自己没中药物对孟沛阳动`,也不相信正常时的孟沛阳会畜`牲一样妄顾自己的意愿。

    若真是畜`牲,孟沛阳后来就不会落荒而逃,以他的武功,用强自己逃不脱的。

    季唯没查出问题出在哪里,姜糼容更看不出来,等了许久没没等到季唯回转,便恹恹不乐往外院去寻他,半路上却遇上高夫人。

    高夫人喊了季唯去待客自己退了出来,听得丫鬟禀报,李昂回府后回房洗脸换衣后去了宜兰苑,登时满心不自在,看到姜糼容如遇救星,急道:“糼容,你表哥去宜兰苑了,你去把他拖出来,别给染衣勾`引他做了什么出格的事。”

    姜糼容很想劝高夫人接受薄染衣做儿媳,却不敢提,只能应下。

    李昂根本没意识到自己的拒绝有伤多薄染衣的心,回房洗漱换了一轻便衣裳,听得侍候的小厮说薄染衣上吊过,愣住了,急急便奔宜兰苑而来。

    “染衣,你干嘛要自缢?怎么样?没事了吧?”

    薄染衣正把脸埋花束里深深嗅着,看到李昂来了霎那间泪流满面。

    “大表哥,以前糼容出的那些事,真不是我干的。”

    “我知道了啊,没怪你了,别哭了。”李昂大大咧咧,还如小时一般,拉了汗巾帮薄染衣拭泪,哄她开心。

    薄染衣消瘦得太厉害了,粗心如李昂也发现了,皱眉问道:“怎么这么瘦,不好看。”

    瘦得脸颊都没了,确实不好好,薄染衣吓坏了,拉了李昂的手摸自己圆滚滚的肚子和粗得水桶似的腰肢,颤声道:“大表哥,我只是脸瘦了,上很胖的,我再多吃一些,就能像糼容一样吃得脸圆乎乎的。”

    “也不是非要圆乎乎的,糼容是糼容,你是你。”李昂迷迷糊糊里总算说对了一句话,薄染衣高兴得落泪,还想说什么,却没说出来,只因李昂的手在她腰肢上来回抚`摸,眼神有些怪异。

    薄染衣心跳得厉害,十分喜悦。

    李昂摸了许久,皱紧眉头,半晌,好像醍醐灌顶恍然大悟似的,惊讶地问道:“染衣,你肚子这么大,腰这么粗,和那些据说害喜的妇人一样,你害喜了?”

    姜糼容来到院门外,李昂这句提高了声音的说话听个正着,登时恨不得进去捂住李昂嘴巴让他把这句话吞了回去。

    比拒亲更打击人的大概就是这个了,薄染衣哇地一声,拍开李昂的手往屋里奔,扑到上声嘶力竭哭了起来。

    “染衣,你告诉我哪个混蛋占你便宜不娶你,我揍死他。”李昂追进去打抱不平。

    他不说话还好,这一说,薄染衣更加伤心,哭得珠泪凝噎上气不接下气。

    “染衣,你别哭。”李昂见她哭得伤心,急了,跟小时候一般,把薄染衣拉起来抱进怀里,不停地拍打她背部哄劝。

    “不要你管。”薄染衣发脾气了,拼命捶打李昂,在他怀里扭来扭去。

    “别伤心,我一定替你出头做主。”李昂不为所动,坚实的臂膀圈得更紧。

    从窗外看到里面搂着抱着扭着,李昂还没有男人该有的反应躁动,正正经经说着话,姜糼容大奇。

    便是再粗线条,男人体的本能总是会有的,李昂抱着绮年玉貌的女子体在怀,竟然没有半点男人该有的反应,委实太惊人了。

    这个样子根本用不着自己进去搅和,至少短时间内,李昂不可能想要娶薄染衣的,姜糼容悄悄地退出院子。

    姜糼容刚回到清芷榭,季唯便来了。

    “送姑妈出去送了那么久,都说些什么了?”姜糼容打趣,看季唯额头微有汗意,便摸了帕子轻轻帮他擦汗。

    “方才薄夫人便是这般帮恩师擦汗。”季唯抱住姜糼容轻蹭,问道:”糼容,是不是彼此喜欢的人都会这样做?”

    姜糼容没听到季唯后面的话,愣愣问道:“吕大人来了?和薄夫人刚刚见面了?”

    季唯轻点头,告诉姜糼容自己把吕风带到后园,丙人如今在暖房里见面说悄悄话。

    “我把你前世的案子说给恩师听了,恩师从薄夫人那里问一问了解一下况,也许能更快破案。”

    姜糼容皱眉,不是怪季唯把前世的案告诉吕风,吕风也是刑名高手,又是季唯的恩师,她并不感到意外,她怕的是,从季唯讲的吕风上次和薄李氏见面的况来看,吕风和薄李氏见面只怕问不了话,干`柴`烈`火轰轰烈烈又燃烧着了。

    姜糼容叹气,问道:“你怎么没在外面守着,万一给人撞见说开了就不好了。”

    “他们会闩上门的,便是有人去了在外问话,薄夫人在李府就跟主子一样,还有谁敢破门而入?”季唯笑道。

    好像有道理,薄李氏在李府,可比她姨妈一个当家太太还有权威,姜糼容不去心了,让季唯琢磨着想想孟沛阳的反常是何故。

    “太吓人了,无缘无故就那样,要说孟沛阳没中药物那个样,我是不信的,他不是那种禽`兽不如的人。”

    季唯也知孟沛阳是磊落坦的人,听姜糼容如此信任他,心头却霎地升起不快。

    季唯心中不快之余又涌起不安,怕姜糼容喜欢上孟沛阳,将姜糼容拉进怀里抱坐到软榻上,亲了亲印记号。

    刚亲上时季唯只是不高兴姜糼容提孟沛阳要宣誓所有权,咬着白腻腻的包子脸亲了几下后,想法便变了。

    唇齿下的肌肤真软和,让人得想不停疯咬,鼻端温软的馨香更让人沉迷,季唯越咬越来劲,画册里的光景浮上脑海,一边亲一边剥姜糼容的衣服,褪了一半,从领口摸了进去,提溜起姜糼容粉嫩的……把玩。

    “都说了成亲后才能行了。”姜糼容承受不住,轻轻喘着埋怨。

    “让它进去得等成亲后,这样是无碍的,你不会有娃。”季唯经验颇丰富了,拉了姜糼容按到自己的木棍上,一面又去摸她下面。

    这小白兔要懂不懂的,言语开放得让人羞臊,姜糼容给他拔弄得快活,脸红红的,分外的`艳,檀`口轻启微`喘,再说不出推拒的话。

    姜糼容这里和季唯快`活得紧,却也只是唇齿手指挑弄,后园暖房中,薄李氏和吕风见面后,干`柴`烈`火,只一个眼神便扑到一处,暖房里花香阵阵,更是撩人怀,两人连拉开屏风作遮挡都来不及,直接倒到花丛中。

    粉妆去找姜糼容说话,远远看到季唯和薄李氏凑得很近说着悄声话,微感诧异,忙隐到一边花树后。

    季唯和薄李氏分开,季唯往前厅而去,薄李氏往后园去,粉妆停得一停,凝眉思索片刻,跟踪薄李氏去了后园。

    看到薄李氏进暖房,粉妆微咬住下唇。

    季唯跟糼容不清不白,难道和薄李氏也有苟且之事?两人约好了在此处苟合?

    虽然这个猜测有些匪夷所思,粉妆还是藏到一侧躲了起来。

    她要等着看看,若季唯等下来了进暖房,就想法揭穿季唯的真面目,使姜糼容不再喜欢季唯。

    看到季唯带着一个男人朝暖房过来时,粉妆呼吸停止了。

    近十年过去,吕风苍老而憔悴,容颜大变,粉妆还是一眼认了出来。

    这些年她无数次回想爹娘一起死去那一时的景,那一天的吕风面容清俊翩然如风,他在她质问他时,眼里有掩不住的痛楚和愧疚,粉妆恨,恨极吕风眸子里那抹让人心碎的痛楚。

    死了我爹娘,你还装什么好人。

    吕风进了暖房,季唯离开了,粉妆冷酷地笑了。

    为朝廷大员,竟然和一个有夫之妇纠缠到一处,这事传扬开去,吕风定会声名狼籍颜面扫地。

    戚晚意假孕假落胎败露一事粉妆已听说了,眼下,只有一个白氏和高夫人作对,粉妆决定,把白氏拉下水,使白氏在李宗权面前彻底失宠。

    粉妆在李府没有人脉可用,却不妨碍她做给白氏钻。

    晚膳前各主子的小厮丫鬟会到灶房下菜单,让灶房做主子吃的菜,粉妆算好时间,在灶房不远处拉住了李昂院子里的小厮说闲话。

    她的容颜李宗权都无法抵挡,一个小厮迷神更不在话下,两人说了许久的话,粉妆眼角觑得白氏院子里的丫鬟走过来了,略压低声音,道:“大公子送表小姐的花真漂亮,比府里暖房里开的还好看。”

    她的声音压低了,大公子和暖房六个字却有意提高,白氏的丫鬟远远看得粉妆和李昂的小厮站在一起模样有些鬼鬼崇崇,便没有急着走过去,听得大公子和暖房几个字,心里打了几个转儿,觉得有`,忙奔回去向白氏禀报。

    “难道她要勾`引大公子?”白氏细思,觉得很有可能。

重要声明:小说《案头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