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回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似是故人来 书名:案头香
    从前厅进内院经过住处时,季唯随意地看了一眼,这一眼看去,便看到院子里一个粉蝶般的影。

    姜糼容听李逸说季唯和李昂孟沛阳这两要回京了,送走李逸后便来到季唯住处看看,检查有没有需要整理打扫的地方,猛然间觉得背后炙的视线人,转看去,一捧粉嫩的花儿衬着一张比花还艳的脸,多不见的季唯丰神俊秀,耀眼光华让人不敢视。

    姜糼容看得痴了,手足颤软脑子空白一片。

    季唯看着姜糼容嫩`白白圆嘟嘟大白包子一样的脸庞,直想……咬上一口。

    一定很可口很香甜!

    季唯眼光光看着姜糼容朝姜糼容奔过来,过院门也没注意,咚一声给门槛绊倒趴地上去了。

    人倒下了,手里的花却没丢开,季唯顾不上爬起来,急忙先检查,还好,花儿没摔着,还很漂亮。

    “糼容,送你的。”季唯高举起花束。

    趴在地上送女孩子花,他大概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了,姜糼容一手接过花束,一手把他挽扶起来,嗔道:“跌伤哪里没有?怎么不把花扔了双手支撑体?”

    “哪能行,花是要送你的,不能摔坏。”季唯低下头,小小声问道:“糼容,喜欢我送你花吗?”

    小傻瓜可真会说话,不是问喜欢花儿吗,而是问喜欢他送花的举动吗,姜糼容唇角向上弯起,揪住季唯的脸颊,笑道:“喜欢。”

    季唯红了脸,也伸了手捏姜糼容的脸。

    姜糼容是喜的捏,他也是,不过,只捏了几下,眼神便变了。

    不会才见面又要来上画册里那些招儿吧!姜糼容见季唯眼神饿狼似的,急忙把他的手拔掉,嗔道:“大白天的,你刚回府,等会儿我表哥怕是要来找你,别胡来。”

    言语是生气的,眉梢眼角却满是`色,季唯看得咽口水,悄声问道:“不要大白天,等晚上,你表哥他们没来找我,是不是就可以了?”

    “都说了要成亲以后了,再毛手毛脚,我不跟你见面了。”姜糼容给眼前美`色撩拔得有些忍不住,又怨又恼,半眯起眼睛威胁季唯。

    季唯出门走了一趟,跟个呱噪不休的孟沛阳在一起,脑子里世俗的东西没学得精通,多少却知道了些,当下只得有些苦恼地控制住自己的色`爪狼`光收起蠢`蠢``动的兽`心。

    不想画册里的事儿了,季唯想起正事,关切地问道:“粉妆没对你不利吧?”

    “没有。”姜糼容嘟嘴,道:“你一走就一个月,也不担心我给她暗算。”

    “皇命在不由已。”季唯有些歉疚,略一顿,又道:“我有个直觉,她似乎不会害你,可是很奇怪,从你讲的上辈子的事来看,她一定是凶手之一。”

    “我自己也糊涂了,她对我那么好……”姜糼容把那粉妆迷梦里说的讲给季唯听,闹不明白粉妆上辈子为何要害自己,为什么话里意思是想弄死孟沛阳。

    “粉妆想弄死孟沛阳,又不是因生恨。”季唯喃喃自语,眉头轻攒起来,“孟沛阳那人虽然嘻笑玩闹没个正经样,但绝不是胡作非为心毒手辣做过坏事之人,粉妆怎么那么恨他呢?在你的前世里,孟沛阳那么高的武功,怎么会落了圈给人害死呢?”

    “我也是想不明白。”姜糼容道,季唯的话提醒她另一件事,忙把薄染衣上吊,薄太医搬了功效奇特的一点红到李府来的事说了,告诉季唯前世自己房中也有这么一盆一点红。

    哒一声脆响,季唯紧攥起拳头,瞳眸里凝聚起锋利的寒芒,“我明白了,孟沛阳前世不是中毒亡。他是先在什么地方受了点儿轻伤,然后闻到一点红的气味,无声无息陷入晕迷中,被人切了子`孙`根,流血过多而亡。”

    这个结果更让人惊悚,姜糼容吓得脸色惨白说不出话来。

    “因孟沛阳武功高强,房间中没有打斗痕迹,我前世断案时一开始应是以为他是中毒亡的,被切子`孙`根是凶手掩人耳目之举,我想,我把眼光放在查找使人中毒却不能发现的毒物上面了,延误了破案时间,致使有后面你枉死的惨剧。”季唯悔恨不已。

    都发生过了悔之无益,况且他后来也破案了,只是略迟了一步,姜糼容道:“咱们想想到底怎么回事,避免同样的事再次发生。你看,这事是不是与薄太医有关?”

    “让你假孕假落胎,还有一点红让孟沛阳迷神失智,这一切都和医术药物有关,看起来薄太医似乎脱不了干系,然薄太医一向眼里只有医道,于俗事毫不上心,据说,当年他亡妻去世时,他正在药房炼药,听得下人报他妻子去世,他都还要等药炼出来才走出药房,这样的药痴医痴不大可能介入俗世的仇。”

    不是薄太医,那便是熟知一点红药的薄染衣或是薄李氏了,她们作为薄太医的家人,要跟薄太医拿假孕药假落胎药亦易如反掌,这两人又都是有杀人害人的动机的。

    薄染衣在自己死后,应该是嫁给李昂的。姜糼容想到前些天看到的薄染衣赤红着眼看自己,神经质似不停吃东西的样子,心脏猛地抽紧了,抓紧季唯的手颤声道:“如果是染衣和姑妈做的,我该怎么办?”

    姜糼容觉得害怕,让人窒息似的恐惧侵扰周,她想问季唯要不要送走粉妆,可心里又明白,送走粉妆上辈子的事便查不出来了,而且,送走粉妆也未必能阻止孟沛阳不再枉死,因为,除了粉妆,凶手还有别的人。

    惊惶之中,姜糼容扑进季唯怀里,季唯紧紧地搂住她,很用力,“不怕,我不会让她们得逞的。”

    温暖的怀抱驱赶走恐惧和惊惶,姜糼容渐渐安定下来,呼吸轻浅体软`和。

    感觉到她的变化,季唯心里和体也发生变化,刚接触到的浴望在分别的子里不停侵扰着他,季唯把姜糼容压往院中的大树上,狠狠地开始探索自己想要了解的。

    背部压着粗糙的树很不舒服,季唯的动作急`促粗`暴,像是一头狂`躁的野`兽,带着饿虎下山似的颠狂。

    裙子裤子往下掉腹部微凉,季唯顶了上去,姜糼容低下头,只见矫`健一物,贲`起壮`硕,脉`络`分`明,雄纠纠气昂昂,未曾入内,已让人感到来势汹汹。

    姜糼容心跳乱了节拍,哔哔叭叭响着如倾盆大雨砸在屋瓦上。

    “我这样进去了,咱们就会有娃娃了是不是?”季唯哑声问。

    姜糼容给娃娃两字砸得整个人晕眩,猛地回过神来,吓得倒吸一口凉气,慌忙把他推开,厉声道:“咱们还未成亲,你知道这样就是有娃娃了还来?”

    季唯僵住,底下那物还高`耸着,面色却有些苍白,受了极大的惊吓似的,一动不动看姜糼容,黑得纯粹的眼珠子在无声地簌簌微颤。

    姜糼容把他奔腾的浴念和乍起的惊乱全部揽入眼底,后悔得想抽自己一巴掌。

    季唯又不是要强来,好声好气和他说不行,这么大声,要把他吓得以后有影了可如何是好。

    姜糼容深吸了口气,红着脸凑了过去,张口含住季唯的唇瓣,安抚地缓缓runwen。

    季唯眼里氤氲起润湿的雾气,神羞涩脸颊绯红,丽色人,衣衫不知何时已经半`褪,人的妃色tu点若隐若现,勾得人口干舌燥。

    看得到吃不了,姜糼容有些懊恼,伸手拉扯他衣领,哼道:“穿整齐一些。”

    说话软绵绵的无半分力道,两只手要把人家衣领拢好的,拢来拢去,原本还勉强遮掩大半个膛的衣衫竟是大敞开了来。

    姜糼容又羞又恼,抬头却见季唯目光流转笑意氤氲,不沉愣住。

    季唯伸了手,小猫爪子勾`挠似摩`挲姜糼容脖颈,悠然道:“糼容,原来你心里比我还害怕。”

    这满满的嘲笑意味的话是季唯小白兔说出来的吗?姜糼容几疑是幻听。

    “糼容你放心,我已经懂了,知道成亲前不能胡来,就算你让我进去我也不会进去的。”

    他在说什么?好像se虫上脑的是自己,自己要强`煎他,他也会奋起反抗!

    刚才那失控的举动,还有被拒后的惊惶害怕都是装出来吓自己的!

    季唯何时学得这么一肚子坏水了?

    姜糼容怒不可遏,牙关一咬,小手用力一推,季唯被她推到地上。

    “刚才那装可怜的花招是哪学的?”姜糼容咬牙审问。

    “我自己想的。”季唯颇委屈,一五一十招供,“这次跟你分开,我一直在想你说的前世的事,从你说的来看,你前世应该是喜欢孟沛阳的,我在想你喜欢孟沛阳什么,就学学他。”

    天哪!姜糼容细一想,季唯刚才那坏痞样,可不就是活脱脱的孟沛阳。

    “好的不学尽学坏的。”姜糼容哭笑不得,道:“要控制不住了,把我弄出娃来,我看你怎么办?”

    “咱们多练习,我就能控制住自己了。”

    哪能如此这般引火烧似练习!姜糼容轻啐了一口,季唯求知正旺盛着,没给她的轻嗔薄怒吓住,抓了姜糼容目光灼灼看她,要继续练习。

    再练下去,小白兔就化饿狼了,姜糼容想话题调开季唯注意力,脑筋一转想起戚晚意假孕一事,她姨妈很难办,忙说出来让季唯帮忙参详。

    事关重大,姜糼容把李老侯爷当年给李宗权下药的事也说了,又讲了李逸刚才回家,几下挑拔,李宗权已吩咐高夫人安排人把戚晚意送回娘家一事。

    “戚晚意好像没有`夫,我怕她本是假孕,这一回娘家,弄了个孩子我姨父头上,以后我姨父不育的事再闹出来,我姨妈浑是嘴也说不清了。”

    “戚晚意完全能干出这种事,不过,被送回娘家待产,跟被休弃差不多,她定然不甘不肯回去的。”季唯沉吟,猛一下坐起,姜糼容不备,两人额头撞上,登时眼冒金星。

    季唯顾不上温存呵护,大声道:“快,戚晚意要假落胎栽赃给你姨妈,咱们快去找你姨妈。”

    作者有话要说:

    天天收到雷真开心,感谢frogbrothers!感谢我的正宫娘娘!感谢水婉扬!亲亲~谢谢厚

    frogbrothers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3-12-1017:40:50

    xyq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3-12-1020:49:24

    水婉扬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3-12-1111:48:44l3l4

重要声明:小说《案头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