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回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似是故人来 书名:案头香
    姜糼容没等到季唯,季唯使了差役来李府传话,他带着孟沛阳一起离开京城到下面州府查案子。

    怎么查案子要离京城去?他带着孟沛阳一起走,可别着孟沛阳的道儿,姜糼容有些担心。

    季唯和孟沛阳一走许多子,也没传信回来。

    薄染衣自缢的伤好了,精神却一直恹恹的,美人含愁带怨,凄楚婉约,极让人怜。姜糼容已听高夫人全程直播了那一的经过,心中很是同薄染衣,李昂的爽直有时真是伤人利器。

    薄染衣和白氏的装腔作态不一样,她是真的觉得了无生趣想寻死的,若是她没有个太医爹爹,许就死过去了。

    姜糼容本来想趁着薄太医住在李府的时间里过去探问前世真相的,去了两次后,见薄染衣看到自己便疯狂地吃东西,吓得不敢再去了。

    姜糼容听丫鬟背地里悄悄耳语,说薄染衣体胖的不像话,衣裙全部重做了,脸蛋却没胖成白包子脸,瘦得不见,眼窝深陷,不由得对自己那的包子论后悔不已,又暗暗埋怨李逸。

    李逸把李昂不知唤去做什么事,自那拒亲后一直没回府。

    李昂要是在府里,以他的格,即便不肯娶薄染衣,也会去哄薄染衣开心的。

    白氏和戚晚意真个如孟沛阳所料,斗了个你死我活,高夫人没再受池鱼之殃,却更加忧郁。

    李宗权夹在新欢旧之间,为了安抚佳人,张嘴就是赏赐。

    “再这么下去,公中的东西全落那两个院子里去了,现在帐面上的银子都撑不到田租收上来了。”高夫人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又不敢向李宗权诉苦,拉着姜糼容要她帮忙想办法。

    对这样的姨父姜糼容真真无语,脑子里转了转,凑到高夫人耳边小声嘀咕。

    “这样岂不是便宜了李逸?”高夫人有些不甘。

    “没事,回头你不要买好宅子田地,只把银子给李逸,我和表哥闹嚷着要银子花,掇揣着表哥去和李逸要,又回到咱们手里了。”姜糼容算是看透了,这府里看着最大最有权威的是李宗权,其实李宗权要顾虑着李逸,而李逸则是听李昂的。

    女人们争的再凶都是白争。

    高夫人一想有理,依姜糼容之计,这去找李宗权商议。

    “侯爷,侯爵云起袭了,也不能亏了子扬,我想着子扬若没出息也罢,自然两兄弟一府里住着,可眼看着子扬越来越有出息了,将来的成就肯定在云起之上,必得给他置一个大宅子,买上一些田庄方为妥当。”

    李宗权对李逸偏心得不是一点半点,高夫人的提议他觉得甚是有道理,点头应下,道:“你看着办罢。”

    “可是侯爷,府里现在有些入不敷出了。”高夫人乘机递上帐本。

    “怎么可能?”李宗权变了脸,翻看帐簿,远的不说,一个月里他赏了戚晚意如意玉佩宝石簪子还有银子等已价值一万两不止,白氏也得不少,家底都掏空了,不觉脸皮抽搐。

    “侯爷,妾是原配,自是与侯爷生死与共祸福同担的,白妹妹有子扬,想必亦无二心。”高夫人抓紧机会小声进言:“戚妹妹年轻,妾也不是说她有二心,只是,边银物赏赐这么多,恐不是好事。”

    高夫人说中李宗权的心病,这一个月来,戚晚意使尽浑解数,李宗权的确爽翻了天,可爽得太过了,便力不从心了,很有些担心自己不能满足戚晚意,戚晚意爬墙给自己戴绿`帽子。

    “依你之见?”李宗权迟疑着问高夫人。

    “给子扬置宅买田地是大事,府里每个人都得出力,妾愿意把自己房中的黄白之物尽数拿出来。”高夫人道。

    “还是你想的周到。”李宗权很满意,道:“你一向俭省简朴,房中也没多少东西,况你要与各府来往,头面首饰什么的只能多不能少,便拿出约一千两东西罢,晚意和漪儿多出些。”

    李宗权要把赏给戚晚意的东西掏回来,细数了一下赏给戚晚意多少东西价值几何,然后一声令下,让白氏和戚晚意各贡献价值一万两的首饰布料等物出来,交给高夫人卖了替李逸筹钱买宅院田庄。

    筹钱是要给自己儿子买宅置地,白氏自是无话,当便让人把自己房中值钱东西检点了抬去高夫人上房。

    戚晚意恨得要咬碎一口白牙,她容易吗?为了讨好李宗权,这些子皮`鞭小蜡`烛什么玩意儿都想了出来,任由李宗权x虐自己,昨晚更是出了把自己双手捆住吊房中横梁的主意,李宗权坐书案上,也不用动,只需把她摇晃着推动便可。

    白氏有个好儿子,高夫人是正室,自己一无所依,只有顺着李宗权,戚晚意咬牙,咐咐服侍的丫鬟把东西清点了,强作欢颜给高夫人送去。

    “戚妹妹东西可真不少。”白氏恰也在高夫人房中上交东西,看戚晚意入府仅一个月便得了那么多赏赐,暗暗怀恨,巧笑着捅刀子,“今多谢戚妹妹了,以后给戚妹妹的孩子买宅置地,姐姐我也绝不藏私。”

    戚晚意假作羞臊垂首,心中却是一动。

    有子无子急不得,怀胎了也不一定便能生儿子,可是,却能假有孕假落胎嫁祸于人。

    即便不能除掉白氏和高夫人,使李府乱糟糟一片也是好的,最好能拉孟沛阳垫背,报他下药害自己失`为妾之仇。

    姜糼容和粉妆在帮高夫人清点东西,白氏的语刀姜糼容埋头假装没听到,粉妆却抬头笑了笑,道:“戚姨娘年轻体好,估摸着喜讯也快传出来了,薄太医就在府里,医术精湛,戚姨娘何不去问问他,说不定此时已有喜了。”

    戚晚意正暗自思量着,听了粉妆的话,怦怦心口直跳。

    为妾之人便是回娘家都极不得便,况若要弄出什么事来,曾经回过娘家也是一个把柄,府里现住着一个医术精湛的太医,莫若从薄太医那里下工夫。

    戚晚意出了高夫人上房后径自往宜兰苑而去,白氏在她走后嗤笑道:“想要儿子也得看有没有那福气。”她摸自己肚子,言下之意自已自李逸落地后,那么多年专宠没有再怀胎,戚晚意想怀上孩子,没那么容易。

    高夫人有些僵硬地笑了笑,道:“子扬有好些子没回家了,置宅大事还得他拿主意,白妹妹不若派人给他送信,让他回来一趟。”

    “可不是,子扬一惯有主意,我也不好替他做主。”白氏忙走了,去唤人给李逸送信。

    高夫人在白氏走后脸色有些难看,坐椅子上发呆。

    白氏送来的极琐碎,清点许久终于盘完了。戚晚意的却都是值钱物`件,只几样,又都是刚赏的,她送过来时对了下帐册便完了。姜糼容看一切妥当,问道:“姨妈,要入库还是直接叫人来作价买走?”

    “叫管家喊了商号的人作价买走,粉妆,你照看着都卖掉,不必入库了。”高夫人吩咐完,朝姜糼容招手,道:“糼容,扶姨妈回房歇息。”

    姜糼容看高夫人脸色颓败眼神迷茫,扶她进房坐下后,细心地帮她揉按肩膀悄声劝慰。

    “姨妈你别烦,银子哪怕都给李逸买房子了,你还能落个贤慧的好名声,总好过都给她二人得了去。”

    “我不是在愁这事。”高夫人神经质似抓住姜糼容的手,攥得死紧,“糼容,你帮姨妈拿主意,这事要是被揭穿了,可怎么办好?”

    “什么事啊姨妈?”姜糼容莫名其妙,看高夫人脸色,好像她干过什么十恶不赦的事似的。

    “你姨父吃过绝育药,一辈子都不可能有孩子了。”高夫人颤声道。

    “什么?”姜糼容吓了一跳,急忙奔出去打开房门察看,外面没人,忙关了上闩,回转奔回高夫人边,小声问道:“姨妈,你给姨父下的药?”

    “不是我。”高夫人有些羞涩,面上浮起红晕,咬唇好半晌,悄声道:“是云起他爷爷。”

    啊?姜糼容瞪圆眼看高夫人,张大嘴言语不能。

    亲爹给儿子下绝`育药,儿媳提起公爹面有红晕,这绝对的有`

    高夫人羞羞涩涩断断续续的话证实了姜糼容的猜测。

    高夫人嫁给李宗权后,温柔贤慧孝顺,甚得李宗权父亲的欢心,她本来也只是觉得长辈疼自己,可是生李昂时难产,李宗权的爹失态伤心得几疯狂,高夫人便隐隐感到不对劲,自那后便有意回避公爹,不过也没能阻止他单方面的狂`恋。

    不久后李宗权偶遇白氏,迷恋上白氏,高夫人痛苦不已,李宗权的爹偏袒得极明显,先是在李昂尚是襁褓婴儿时便上折子为李昂请封世子,接着又给李宗权下了绝`育`药。

    “云起他爷爷说,李家有云起一孙足矣。”高夫人周颤抖,“糼容,我事前真的不知的。”

    “那白姨娘怎么还会生下李逸?”姜糼容不解。

    “他爷爷下药前白氏已怀上了,他爷爷还想再给白氏下坠`胎`药,他和我说了,我不敢,求他不要,给云起积德。”高夫人捂着脸哭道:“云起他爷爷非着他姑妈嫁给薄太医,因为那绝`育`药他就是问薄太医要的,他想用女儿堵住薄太医的嘴。”

    “我还寻思着,姑妈怎么嫁个那么老的人。”姜糼容喃喃自语,猛想起薄李氏和吕风干了有伤风化的事,忙悄悄告诉高夫人,

    高夫人对于薄李氏和吕风的事并不感到意外,把薄李氏当年和吕风的风`流`韵`事告诉姜糼容,又道:“云起他姑妈做姑娘时,便是敢敢恨的人,当年连私奔的事都敢做出来,做出这事也在理之中。”

    薄李氏要怎么做碍不着她们,可薄太医揪着老太爷给亲生子下绝`育药的小辫子呢,姜糼容着急地问道:“薄太医若是知道姑妈和吕风这个那个使他颜面尽失,会不会把这事捅出来?”

    “不会。”高夫人摇头,道:“这些年我冷眼看着,云起他爷爷多虑了,薄太医那人除了潜心研究病和药物,别的什么都不在意,当年老侯爷即便不许女儿,薄太医也不会说出去的。有时我想着,云起他姑妈嫁了这么一个人,也真是苦,染衣对药物感兴趣,父女俩说说药草什么的,也能说上几句,你姑妈和他十天半月不说一句话很平常,更别提什么夫`妇之了。”

    薄太医不会说,可给李宗权诊脉的不一定每次都是薄太医。

    李老侯爷埋下的这祸根随时会曝发。

    白氏有李逸一子傍,对子嗣没那么渴盼,才让这宗隐秘没有被揭露。

    戚晚意却不一样,子嗣是她在侯府立足的根本,只怕过不了多久,还没害喜她便要折腾着请大夫了。

    要人不知,除非已莫为,过去那么多年李宗权没有发现,实在是个奇迹。

    李老太爷死了一了百了,活着的高夫人可就麻烦了。

    姜糼容愁眉苦思,越思越觉得难办,心中不免暗暗乍舌,李老侯爷得可真是疯狂,对高夫人护得真够紧,连绝亲生儿子后嗣确保高夫人地位的事都干得出来。

    姜糼容很想问高夫人,当年和李老侯爷暗渡陈仓了没有,却不敢问,怕挨高夫人扇耳光。

    “表哥是世子,你是正室夫人,侯府再多几个庶子也动摇不了姨妈和表哥的地位,李逸和白姨娘则不一样,姨妈,咱们莫若这么办。”姜糼容凑到高夫人耳边低语。

    ——莫若施计让白氏给李宗权再下一次绝`育药。

    “这是个办法。”高夫人长舒出口气。

    姨甥计议已定,姜糼容扶了高夫人刚想出门去打理家事,外面咚咚有人来了。

    “夫人,戚姨娘诊出喜脉,侯爷很高兴,请夫人到前厅商议事。”

    12~^*d^21^b*^e~45

重要声明:小说《案头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