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回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似是故人来 书名:案头香
    刑部这晚当值的是毛清池,他是季唯好友,对于抛弃季唯的戚家人自然没有好脸色。

    “非重案或是沉冤莫白的案子,均由顺天府审理的,戚大人是四品重臣,难道不知道这规矩?”

    “此事关系小女子的清白与命,望大人接案,寻了季唯来审理。”戚晚意按住要发火的戚道成,楚楚可怜道。

    “慎之不当值,此时亦不得空,他和嫂夫人观赏花灯去了。”毛清池冷冷道,没有受戚晚意的美j□j惑。

    “季唯成亲了?”戚夫人愣住。

    “尚未,不过,也快了。”毛清池笑道,堵住戚夫人张口说出的问话,“谁家姑娘戚夫人不需问,慎之成亲那,自然会给你们送喜贴的。”

    季唯已有心上人了,那女儿的计划……戚夫人看向戚晚意,想让戚晚意放弃告官。

    戚晚意知她眼中之意,却不愿放弃。

    “毛大人,小女子要上告的这事,与季唯有关,你最好还是让人找他来受理。”戚晚意定了定神,坚不改初衷。

    找了慎之来你便能占到好处吗?异想天开!毛清池暗暗嗤笑,慢悠悠道:“三位坚持找慎之来,那就稍等吧,到那边去。”指了指外面廊下,也不给他们坐刑厅大堂里。

    戚道成气得面红耳赤,却无可奈何,依律,非审察案时,刑厅不给闲杂人等进去的,毛清池不过按律办事,没讲人罢了。

    毛清池传了两名差役去找季唯,两个差役倒没偷懒,小半个时辰便回来禀报一次。

    “大人,季大人家去过了,没见人。”

    “大人,吕大人家去过了,也不见季大人。”

    ……

    虽是开了,天气还很冷,刑厅外的廊下更是穿堂风呼呼刮,戚晚意这晚与李宗权纵体虚,再这么受寒,不多时,便不停打颤。

    戚道成与夫人是急匆匆奔往李府的,穿的也不多,没有多余的衣裳脱下来给女儿,戚夫人看看女儿,心疼地小声劝道:“晚意,依娘看,季唯不可能与你重拾旧的,算了,咱们回去吧,跟李家索要财物赔偿便罢。”

    戚晚意摇头,晚上看李宗权对白氏的形景,自己哪怕愿意入李府为妾,处境也极艰难的,莫若搏一搏。

    夜已深了,季唯总得回去睡觉,与公事有关的,他得知了不可能不来的。

    戚家三口白等了,季唯这晚没有回家,他步履蹒跚走得慢,孟沛阳追上去他了,远远看到季唯进入一家医馆后,孟沛阳微微一笑,没有露面,飞跃上医馆房屋屋顶,越过前面房子落到医馆后院。

    后院里大夫的娘子正在炼药丸,孟沛阳五指张开如爪掐住大夫娘子脖子,“喊大夫进来。”

    “外面那个男人若是求治下面那物,你想办法把他绊住,绊的时间越长越好,记住,要使他心甘愿被绊住,不要起疑的。”孟沛阳森森然一笑,“不然,我这么扭一扭,你娘子的眼睛就再也睁不开了,明白不?”

    不做妻子会丧命,又不是做伤天害理的事,大夫纠结了片刻答应,孟沛阳扔下一锭银子,飞跃上屋顶揭开瓦片密切注视。

    季唯独自在外面纠结了半天,大夫出来后,他涨红着脸吞吞吐吐说了经过。

    “这事可大可小。”大夫忍着良心被的痛苦,问道:“被打到后它有没有再起反应?”

    季唯摇头。

    “那事很严重。”

    “很严重?”季唯有些惊怕。

    “嗯,一个不好,你娘子只能守活寡了。”大夫为完成孟沛阳把季唯留下的交待,尽最大可能往严重里说。

    “它受了伤,和我娘子有何关系?”季唯结结巴巴问道,脑袋更迷糊了。

    “这你都不懂?”大夫喜出望外,看出季唯虽是男人,对那物儿的事却知之甚少,暗暗松了口气,接着胡诌不用怕引病人怀疑后来砸了自己招牌了。“你还没成亲?没有过女人?”

    是没成亲,但是,糼容算不算他的女人呢?季唯想起姜糼容,眼神有些迷朦。

    棍棒的使用那是男人的本能,大夫惊奇不已,不相信竟有男人不知那物的用途是挥杆进洞。

    本来是要用药物涂抹使季唯那物肿大疼痛不已,继而留在医馆就医晚上不回去的,眼下用不着药物了,看这神,几句话使这男人想起他慕的女子,便能使之下物起反应了。

    “男人这物的用处,除了小解,就是让自己喜的姑娘快活。”大夫不诊治了,示意季唯一边坐下。

    医馆里也有那物竖不起来的男人来求诊,大夫备有**辣的画册,他把画册一古脑拿出来递给季唯。“公子看看这些画册便明白了。”

    这个与季唯来问诊的目的没什么关系,季唯却不懂,接了画册打开瞥了一眼,登时脸庞充血,底下棍棒高高竖起。

    刚受了伤的那物肿胀起来,瞬间又疼痛不堪,季唯通红的脸变得煞白,光洁的额头上渗出汗珠子。

    “公子,你伤的很严重,最好是不要再走路,莫若就在我医馆里面歇下,我拿盒药膏给你涂抹。”大夫关切地道,怕季唯无聊在医馆呆不住,又指那堆画册,“公子应该好好看看这些画,以使能让喜欢的姑娘更快活。”

    衙门里歇元宵节,正月十六也不需去点卯,季唯道谢应下,大夫起往内院走,季唯看看眼前的画册,纠结了一下,作贼似拿起来卷成筒收进袖子里臊着脸跟在大夫后面进去。

    医馆备有房间给病人住的,倒干净整洁,大夫殷勤地提了油灯进去,又命小童送水给季唯盥漱。

    季唯等得人走了,把画册塞在被下,草草洗漱了,走到门边听了听,没有动静没人注意到他了,把边柜子上的油灯拔高,躺上拿画册翻开看。

    吕风没有娶妻,多年来心系薄李氏,也没有过别的女人,仅有的经验是与薄李氏的那次,当然也不会去教导季唯这方面的事。季唯面冷冷,于男女之上极淡漠,醉心于破案上,男人那物晨动时他也没什么感想,这些子想着姜糼容,方有了反应,心里模糊着,猛然间看到如此生猛的画册,跟服食了强力的*药似的,整个人亢奋得脑袋发晕。

    眼里看着画册,他脑子里已自把里面的男人代为自己,女人当姜糼容,忽而是他一手抱了姜糼容在怀里,脸对着脸,糼容双-腿分开,**的一处对着他粗da的一物。

    忽而是翠重香浓的花架下,糼容如雨打梨花,颦眉啼哭着,而他按着她,从她的背后不停进-犯……

    忽而是红罗帐里,糼容青丝披散,低吟婉转,他硕大个物事直愣愣冲刺着,糼容-软香馥的体在在他的撞击下不停抖颤着,说不出的惹人怜……

    季唯看一个画面想一下他和姜糼容这般来着,下物又胀又疼又麻

    ,嗖嗖抖动着好不难受,难受的同时想起晚间府门口听到的声音,想起糼容被自己像画册上的画面一样整弄时发出来的如诉如泣的声音,腔里充盈满塞起渴切的-念……

    季唯尽想像着,那物受伤的疼痛渐次淡了,只余了饱胀的急需发xie的浪。

    看到画册里一个画面是妇人纤纤素手握着男人的冲天巨棒时,季唯迷糊里有所悟,伸了手握住自己痛不yu生的一物。

    “糼容……啊……”季唯小声叫着,手每动一下,就喊一声糼容……

    磅礴激昂之时,季唯突想想起那刑部,孟沛阳踢倒房门冲进去,恨恨问道:若是他和李昂不过来,自己是不是把糼容问案问到书案上去。

    在那张宽大的书案上按住糼容会是什么滋味……季唯啊地一声低吼……手指湿了,浓浓的味儿在房间里散开。

    这一晚,季唯一直翻着画册,那是他从没想过从没接触过的,在画册里,他一遍遍按住糼容,一个接一个动作进行。

    天明时,汗巾子上沾满那物流出来的东西,湿得不成样子,极度畅快之后是极度的疲倦,季唯沉沉睡了过去。

    孟沛阳在大夫把季唯带进房间后,又轻飘飘落地,夸大夫做得好,扔了一个足二十两的银锭过去。

    出了医馆后,孟沛阳往李府而去。

    李宗权不当一回事,高夫人却有些担心,姜糼容看她忧心,也不敢大意,命了人跟在戚家三口后面。

    得知戚家三口真的往衙门而去,又是去刑部时,姜糼容有些惊怕又有些恼孟沛阳,她和戚晚意一样,认为下药的是孟沛阳。

    你要算计戚晚意哪里不能算计,非得在我姨妈府里?

    埋怨也没用,姜糼容忙使人去国公府唤孟沛阳过来商量,却被告知孟沛阳没回府。

    这厮去哪里了,姜糼容焦急无计,正想使人去寻季唯,孟沛阳来了。

    “不要脸的女人真的去告官了?脸皮真够厚的。”孟沛阳啧啧摇头,看姜糼容瞪他,嘻笑了一声,道:“莫怕,我来解决,粉妆还糊涂着是吧?”

    姜糼容点头,粉妆还生不如死着。

    “把粉妆用大被子包了,我们上顺天府告戚晚意给粉妆下药,意图害我魂迷神失行禽兽之举污辱粉妆。”

    都是要闹嚷开的,还不如倒打一耙,高夫人觉得有理,急唤人去抬粉妆过来。

    这么着行不行?姜糼容有些头疼,孟沛阳下药害戚晚意失-已是无耻之极,还这么往戚晚意上泼脏水,忒狠恶了。

    心念转动间,姜糼容想到一事,大叫道:“不行,不行牵扯上粉妆,这么闹嚷开了,对粉妆声名影响很大,她以后还怎么择配嫁人。”

    作者有话要说:

    好开心能收到这么多地雷,还能收到火箭炮,感谢亲的林四亲!感谢海心!感谢艳阳天!感谢小qq!感谢亲们对故人的厚

    林四扔了一个火箭炮 投掷时间:2013-12-01 17:02:12

    沈海心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3-12-01 18:40:05

    艳阳天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3-12-01 20:00:10

    xyq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3-12-02 09:45:47

重要声明:小说《案头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