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回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似是故人来 书名:案头香
    《案头香》最新章节...

    季唯怎么问他们这样是不是夫妻了?姜糼容始则迷糊,继而,嘴角抽搐,忍了又忍,忍得很辛苦,方没有爆笑出声。

    所有的旖旎激-尽皆散去,姜糼容想起在现代时曾看到的一则新闻。

    僻远的山村里有一对夫妇结婚一年没有怀上孩子,在长辈的敦促下进城求医,医生给女人做检查时发现,女人还是处-子,一问之下,才知这两人结婚后是一躺着,还没做过那事儿,两人以为,躺在一张上,娃娃就会有了。

    姜糼容当时看了新闻暗嗤一声“湖绿”,眼下,却真给她遇上了,看季唯神,季唯可是很认真地在问她。

    他以为,两人这样子便是夫妻?他是不是从没有和姑娘接触过,也从没听说过男女-事?

    姜糼容要试探季唯,微蹙眉,愁道:“便是明提亲,还得等置办物品办喜事,我可能有娃了,只怕等不及。”

    “那怎么办?”季唯傻眼了,自责道:“都怪我刚才没忍住。”

    “你哪里没忍住?”姜糼容忍住狂笑继续捉弄加试探。

    “我没忍住压你上了。”季唯赧颜。

    原来这只小白兔也不是一无所知,还知道男人是要压女人上。姜糼容勾紧季唯脖子,把头埋到他颈窝,咧开嘴无声地笑了。

    “糼容,别生气别伤心好不好,咱们想想怎么办?”季唯看不到姜糼容的脸,只感觉到她体抽搐,腔震动得厉害,不由得慌了。

    这家伙办案那么精明一丝一毫不妥都能发现,怎么感上傻子一样呢?

    姜糼容收了笑,思考起季唯提出的问题,她喜欢季唯的美貌,喜欢他一丝不苟办案的样子,喜欢他的纯,可是这些,还不足以让她就这么嫁给他。

    在现代,谈恋失败或者结婚离婚的太多了,姜糼容自己的父母就是离婚后各觅第二,把她丢给她抚养的。

    何况,高夫人对她那么好,李昂未娶她先嫁了,无法向高夫人交待。

    先相处一阵子,只当谈恋,慢慢来吧。

    姜糼容拿定主意,只是,怎么打消季唯的念头呢?

    “幼容,一想起要有自己的孩子了我好开心。”季唯脸颊蹭着姜糼容脸颊,大手摩挲着她另一侧脸蛋,“你喜欢儿子还是女儿?咱们多生几个好不好?让孩子们有伴,我小的时候很孤独,我爹天天上衙门一头栽进公事里,有时忙起来就宿在衙门里,我娘整天想着盼着我爹回家,都不怎么注意我……”

    爹娘在世时便忽略了他,爹娘死后,又在戚家受冷遇,吕风自己也没成亲,纵然疼他,只怕公事上指导的多,生活上关的少,姜糼容有些心酸,抱紧季唯的头静静地听他喃喃絮语。

    季唯说完孩子,迷恋地低低道:“糼容,你的脸真滑,你上真香。”

    只这样趴压着他渐渐不满足,一只手在姜糼容脸颊上摸捏了许久后,又摩挲向她细嫩的脖颈耳根。

    姜糼容给他摸得失去抵抗力,季唯摸索着,受脑子里本能的驱使,又往姜糼容锁-骨下方的山-峰探去。

    这个小傻瓜说傻也不傻,很会攻城掠地,给他这么个进攻法,连谈恋的过程都省了,他们就从一垒直接飞升到全垒了。

    姜糼容强令自己从美色中清醒过来,按住季唯的手,小声道:“别来了,咱们到这里来太久了,戚晚意想必走了,我姨妈找不到我会着急的。

    可不是!两人名分未定,似乎不宜给人知道,高夫人还一心想让糼容嫁给李昂呢。

    季唯咬牙,恋恋不舍从姜糼容上爬了下去。

    衣裳可以整理,云鬓整个散了却不好办,没法梳髻了,姜糼容拔了簪环,用手随手梳拢了在脑后松松扎住。

    季唯很有自控能力,没再不规矩,傻站了一会,想了想便去帮姜糼容抹褶皱抚裙裾。

    两人很快收拾齐整出了暖房,没几步,迎面遇上粉妆。

    看到粉妆,姜糼容方想起,刚才只顾着两缱-绻,季唯还没告诉她粉妆怎么处置。

    季唯也同时想到了,飞快地小声对姜糼容道:“让你姨妈另给她安排一处院子住,暂时不要赶她走,亦不能留她在边服侍,切记,她经手的任何东西,不要吃。”

    姜糼容低嗯了一声,怕季唯明真个过来提亲,也抓紧时间悄声对他道:“你明白别来提亲,这还有两天便过年了,这时忒不合理,再说,我姨妈想要我嫁给我表哥,你贸贸然上门提亲只会遭拒,等以后咱们商量个万全之策。”

    “那你有孩子了怎么办?”

    “傻瓜。”姜糼容抿唇一笑,低低道:“咱们刚才那样子是不会怀上孩子的。”

    啊?季唯要细问,粉妆走近过来了。

    粉妆朝季唯稍屈腰行了一礼,看向姜糼容关切地道:“小姐,你上哪了,夫人到处找你。”

    “我带了季大人园子里随意走走。”姜糼容作贼心虚,又因知粉妆底细了,不知如何对待粉妆,表很不自然。

    “高夫人此时在何处?”季唯面无表问,平静如常。

    “夫人在清芷榭等着小姐。”粉妆回道。

    “姜小姐,既然高夫人找你有急事,你且回去,有劳粉妆姑娘送我。”季唯道。

    两人在一起太久了,高夫人找自己不知有事吗,姜糼容略一想点了点头,让粉妆送季唯出府。

    高夫人在清芷榭里来回不安走动了,见了姜糼容一把抓住她的手,微带愠怒问道:“糼容,你带着季大人上哪了?我怎么遍寻不着?头发怎么也没梳髻?”

    “半路上摔了一跤乱了发髻。”姜糼容腆着脸撒了个谎,挥手让侍候的丫头下去,扶了高夫人坐到椅子上,悄声道:“我带季大人到僻静地儿向他请教怎么治白姨娘了……”

    姜糼容小小声讲了季唯的分析,又把季唯讲的激李逸治白氏的计策一一细细道来。

    给李昂下巴豆使李昂腹泄拉肚子,嫁祸给白氏,令李逸发怒。

    “姨妈,你觉得可行否?我觉得李逸不可能因为白姨娘要害表哥就和白姨娘反脸。”

    高夫人沉吟,久久没说话,姜糼容道:“姨妈,你要觉得不妥咱们就不做,毕竟要伤着表哥体。”

    “若用了,想必会管用。”高夫人脸色晴不定,许久,拉姜糼容的手默默垂泪,“糼容,你别骂姨妈别觉得姨妈心狠,这一招,姨妈无意中歪打正着用过。”

    高夫人哽咽难言,好半晌方接着道:“李逸和你表哥一起进学以来,你表哥什么也没学进去,李逸却学的甚好,诗文备受先生夸奖,,你表哥八岁李逸七岁那年腊月,你姨父当时对白氏的宠盛极,下了休书要休掉我扶正白氏,姨妈痛不生求告无门,把心一横,扯着你表哥在后园投湖自尽,当时想的是盼着你姨父看在你表哥是他亲生儿子的份上,怜你表哥一命收回休书……”

    腊月里天寒地冻,下水不久便得给冻死,高夫人并不是真心求死,投湖前安排心腹丫环在她拉着李昂跳下即大声叫嚷开。

    李宗权和白氏李逸很快赶来,李宗权大喊下人跳下湖救人,李逸却一声就响就跳下去要救李昂。

    李逸那么小,也不会水,没救得李昂自己也沉了下去。

    三人被救上来后,都得了伤寒,李昂和高夫人体养了几便好了,李逸却足足病了一个月,自那后体便有些虚症,极是怕冷。

    高夫人难过地道:“你姨父后来收回了休书安抚我,让我别想不开,我听得白氏房中丫鬟的一些传言,是李逸着你姨父收回的,若不是白氏后来总是生事端,我……我是想与她们和睦相处的。”

    妻妾自来难相容,做三儿的哪有不想上位的,姜糼容轻叹,帮高夫人擦泪,道:“这么说,表哥对李逸很好是有原因的。”

    高夫人摇头,“你表哥没心眼,他认为李逸跳下湖救他是理所当然的,李逸若有难,他自然也是去救他,倒没多在意。”

    “姨妈,季大人说的这个办法可以试一试吗?”姜糼容问道。

    高夫人点头,颦眉道:“只能这么一试了,你表哥下午跑去皇宫找李逸了,说什么你姨父要治白姨娘,李逸需得知晓才行,把李逸带回家来了。”

    “李逸替白姨娘求了?”姜糼容皱眉,上次看来,李逸是那种极会装的人,不会正面替白氏求,只不知又耍什么嘴皮花枪。

    “他主张严惩白氏的,可是又说此事涉及薄染衣,薄染衣是姑娘家又是小辈,不便开口,需由云起他姑妈决断。”高夫人叹气,“云起他姑妈来了后,蛮不讲理言语刁钻,竟说你和粉妆不敬重长辈,白氏要给你们一个教训应该的。她都不追究,你姨父顺水推舟便说此事就此作罢,让我办一贵重头面给粉妆作受了委屈的弥补。”

    竟然就这样高高举起又轻轻落下,姜糼容大骂李逸狡猾,薄李氏只是行事有些偏激人不糊涂,白氏那样行事诬赖她女儿,她却不追究,其中定是李逸背着李昂和她通过什么消息。

    姜糼容恼着恨着却无可奈何,高夫人比她更烦恼,两人相对无言许久,高夫人想起一事,忙说出来和姜糼容商量。

    戚晚意今到来是送了礼过来谢李府不追究马车事件的恩,闲谈间她说起皇帝后宫空虚,薄染年花容月貌,若是能机缘巧合给皇帝看中,则李府便成了皇亲国戚,地位贵不可言。

    戚晚意有一个表姐是太后边的女官,她听表姐说,皇帝元宵那晚要出宫赏花灯与民同乐,游玩路线她拿到了,可以在那晚由她引着薄染衣与皇帝巧遇,为掩饰,那晚让姜糼容也一同上街。

    高夫人对成为皇亲国戚并没有多大兴趣,不过,若能让薄染衣不由已入了皇宫,自己就不用担心她成为儿媳了。

    “这种事牵连太大了,何况染衣的子我看尖锐的很,万一皇上真看中了她,她却不肯进宫,咱们家是亲戚要跟着大祸临头的。”姜糼容坚决摇头反对,“姨妈,戚晚意那人少理她好。”

    “姨妈也不喜欢她,不过。”高夫人迟疑了一下道:“姨妈已约她元宵过府来了。”

    “约了便约了,到时请她在府里聚宴便罢,绝不能让染衣和她上街。”姜糼容坚定地道。

    姜糼容这里姨甥两个说着悄悄话,宜兰苑里,薄染衣也正与薄李氏闹着脾气。

    “娘,怎么能就这么罢休?白姨娘太可恶了,今之事若不是季大人明察秋毫,女人蒙冤莫白呢。”

    “你想怎么做?没脑子。”薄李氏怒斥女儿,“你二表哥年后马上擢升中书省左司郎中,正五品官,圣旨已拟,过完年便颁布,你收起对云起的妄念,准备好嫁给你二表哥,白氏虽不是嫡婆婆,可那是你男人的亲生母亲,怎么追究?”

    薄染衣愣住,失声哭起来:“我不嫁二表哥,往看着二表哥人不错,焉知他是不是和白姨娘一样坏,我要嫁给大表哥。”

    “你想的美,你想嫁,也要李昂想娶你。”薄李氏冷哼,“李昂眼里只有他的糼容表妹,哪有你的影子。”

    “不是的,娘……”薄染衣捉住薄李氏的手,泪流满面说了李昂下午的关怀举动,道:“娘,大表哥以前是误会我了,以为我心肠狠毒,他以后想明白不是我做的那些坏事,就会对我好的,他和我相识在糼容之前,他更喜欢我的。”

    “啪”一声脆响,薄李氏扬手就赏了女儿一巴掌,“不要脸,不守闺礼,竟和男人拉拉扯扯,我告诉你,你给我好好守住体,不准再和云起有来往……”

    薄李氏刻薄地尖酸地怒骂,薄染衣捂着疼痛的脸颊,心里又委屈又怨恨。

    都是白氏害的,若不是白氏使令大表哥误会自己,两人从小一起相伴着没有口角长大,这时亲事早定下来了。

    娘要自己守规矩,偏就不守,自己和大表哥做下那事了,看她还怎么自己嫁二表哥。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太激动太开心了,居然能收到这么多雷火箭炮还有炸弹,故人快乐得快飞起来了。

    感谢笑笑!感谢小乙哥!感谢阿叮!感谢海心!感谢龙猫!感谢亲的白夜行!实在太高兴了,感谢大家对故人的厚!!!!!!!!!

    笑笑扔了一个火箭炮 投掷时间:2013-11-2420:06:31

    小乙哥扔了一个火箭炮 投掷时间:2013-11-2509:04:15

    阿叮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3-11-2509:44:26

    沈海心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3-11-2512:22:17

    龙猫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3-11-2513:03:03

    白夜行扔了一个浅水炸弹 投掷时间:2013-11-2517:16:28

重要声明:小说《案头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