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回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似是故人来 书名:案头香
    《案头香》最新章节...

    李昂脑筋直来直往的人都怀疑,薄染衣在他送季唯出去不久后也想到了。

    她一直以为是姜糼容自已做出来嫁祸的,可今看来,白氏明是一团火,暗里捅刀子,往那些事,焉知不是白氏做下的?

    大表哥讨厌自己就是因为姜糼容老出事,薄染衣想起小时候李昂对自己的好,恨不得生嚼白氏的

    李宗权在那沉思怎么处置白氏,薄染衣看她舅舅一副女色当头的模样,恼的很,女儿家不便说什么,扭头就往外走。

    她要回家搬请母亲,把这事和母亲说,让母亲向李宗权进言,狠狠地处置白氏。

    薄染衣走得急,一头撞上匆匆忙忙往里奔的李昂。

    李昂膛结实坚-硬堪比铜墙铁壁,薄染衣给撞得眼花晕乱,站不稳跌倒地上。

    “染衣,摔伤没有?有没有哪里疼?”李昂心里一想着薄染衣是冤枉的,看法换了,儿时朝夕相处的份就上来了,焦急不已急忙拉起薄染衣。

    “大表哥。”薄染衣许多年没听到李昂这么关切的言语了,又伤心又感动,喊得一声后,珠泪滚滚而下。

    “染衣,别哭别哭,是大表哥不好,大表哥走的太快了,撞疼了摔疼了?”李昂心里,还当薄染衣是当年那个牵着他袖子甜甜地不停喊表哥的小女娃,把薄染衣搂进怀里不停说着道歉的话,一面轻拍她的背部安慰她。

    “脚扭到了。”薄染衣乘机撒

    “那我给你揉揉。”李昂把薄染衣抱扶到一边,拿汗巾把石凳抹拭干净,扶了薄染衣坐下去,蹲了下去褪掉薄染衣鞋子,轻轻地来回给她揉小脚腿。

    他揉了许久,抬头问薄染衣:“好些了吗染衣?”

    薄染衣心醉神迷,小脸红红的,李昂连问了好几声她才回神,不便让李昂再揉下去,伸了手出去,道:“好些了不疼了,大表哥,我手掌心蹭破皮了。”

    “啊!都有血痕了。”李昂看了一眼大叫。

    小时候薄染衣小手受伤了李昂都拉到唇边呵气,习惯还在,拉了薄染衣的手到唇边呵气,一边细声哄道:“染衣乖,哈哈气就不疼了。”

    季唯和孟沛阳在李府门口唇枪舌战,孟沛阳嘴皮子工夫还没谁赢得了他,在季唯这里却占不到半丝便宜,心中不悦,故意要奚落季唯,笑着请季唯再进李府叙谈喝茶。

    他摆着主人的架式,寻思自己又不是李府主人,季唯定是憋着闷气离开的,谁知季唯心里正在想着寻缝隙儿多看姜糼容一眼,亦且他不在乎受李府主人冷落的,利索地应了下来,跟着孟沛阳进了李府。

    两人穿过长廊,半路上就看到李昂正温柔无比地关薄染衣。

    孟沛阳没什么感触,季唯却看呆了眼——原来对女孩子是要这般温柔呵护的!

    季唯痴痴看着,孟沛阳看在眼里,不自觉皱眉。

    这季唯官声极正,难道女色上头却是色中饿鬼?

    看看薄染衣,五官精致毫无瑕疵,粉腻的脸庞上蔻丹似点染的红唇,眸含秋波,乌发似堆云,软,确实很漂亮。

    但是,再漂亮,也不及季唯自己的倾国倾城艳色。

    季唯怎会为她所迷?

    李昂给薄染衣又揉又呵的,转眼看到季唯和孟沛阳在一旁看着,也没觉羞涩难为,大大咧咧招呼道:“季大人回来啦。”

    季唯唔了一声,心里想,原来对女孩儿好是不需避人耳目的!

    “染衣,你的脚怎么样?能自己走路吗?”李昂问道,“能走你自己走回去,我去陪季大人。”

    机会难得薄染衣不肯放弃,噙着泪道:“走不了。”

    “那我背你回去吧。”李昂半蹲到薄染衣跟前,把她背了起来,转头对孟沛阳和季唯道:“沛阳,你请季大人到厅里用茶,我片刻就到,季大人,失礼了。”

    “请便。”季唯道,两只脚抬步,跟在李昂后面走,他想再多看看李昂怎么对女孩子好。

    孟沛阳眼直了,他再是见机敏睿,也猜不透季唯到底怎么回事。

    哼!跟着便可,看看季唯出洋相也是乐事一宗。

    薄染衣本来要回家搬请薄李氏的,不回了,由得李昂把她背回在李府客居的宜兰苑。

    李昂把薄染衣放到椅子上,回转头看到季唯,也没觉什么,只笑了笑,道:“季大人,你跟来了啊,走吧,咱们到厅里叙话。”

    “那个……薄小姐不用再照顾什么?”季唯问道。

    李昂啊了一声道:“染衣流汗了,要擦洗一下,季大人你不介意等我些时吧?”

    “不介意不介意,你慢慢来。”季唯巴不得李昂多表现。

    李昂出去打来水,小心翼翼帮薄染衣擦脸擦手,做完了,又去找出油膏帮薄染衣抹擦。

    他小时天天带着比自己小的李逸和薄染衣一起玩儿,李逸洁,沾一点脏就要洗脸洗手换衣裳,又不肯要丫头婆子侍候,都是李昂照顾他,薄染衣经常有样学样,李昂大哥哥做惯了,动作很熟练。

    当着季唯和孟沛阳的面,他也没觉得不妥,十九岁的他年纪不小,其实还没开窍,没有男女关防,给薄染衣手背和脸颊抹拭油膏时,也没有动-心动-的反应。

    季唯紧盯着,眼睛一眨不眨,脑子里想的是,自己在给姜糼容做着李昂此时的动作。

    糼容的脸白白嫩嫩肥嘟嘟的摸起来肯定很软很滑,糼容的手柔柔的……季唯想像着,一时间如岩浆沸腾,底下有了反应也不自知。

    孟沛阳一直留意着季唯的反应,见他看得眼直,眼神痴迷灼烈,暗暗冷笑,原来京城第一美男子,冷酷无的刑名高手季唯亦不过如是。

    孟沛阳打算离开,这么一个色鬼不配做他的对手,视线移动间,孟沛阳眼珠子凸了。

    季唯锦袍裤裆部位鼓起的是啥?

    同是男人,孟沛阳虽说没出入花街柳巷没有通房妾侍,于男女之事却知晓的,怔了一下就明白怎么回事,霎那间心花怒放。

    季唯这是起反应了!

    天降良机啊!季唯以后见了自己都会脸没地方埋了!真是太妙了!不整治一下季唯太对不起自己了!

    孟沛阳惊诧地很大声地“咦”了一声,手指指向季唯下腹,诡异的目光看季唯。

    “季大人,你衣袍没理好。”

    季唯好梦中猛然惊醒,顺着孟沛阳的视线看向自己下部,那里有所突起,突起的那物坚-硬火-,季唯愣住,又是惊又是羞,无地自容。

    “什么事沛阳?”李昂转头。

    孟沛阳见季唯傻站着也不懂得要背过去,捂住脸叹息,无奈间说了声“无事”,形一闪,挡到季唯前,免使李昂和薄染衣看到季唯高高耸起的棍子。

    “好了,染衣,你好好歇息。”李昂做完大哥哥的事,站起来拍拍手,“季大人,让你久等,咱们走。”

    “季大人好像有些不适,云起,我看改咱们再向季大人请教吧。”孟沛阳揽住季唯肩膀,半遮住他的体,挤眉笑道:“季大人,你说是不是?”

    季唯窘得快要吐血晕倒,强撑着点头,道:“大公子,改再聚。”

    “那好吧,季大人,我送你,请。”李昂道。

    下面那东西还没软和下去的迹象,季唯暗咬牙。

    孟沛阳-笑了一声,目露狡黠之色:“我送季大人,云起,你家刚才发生的是什么事?糼容还好吧?你不过去看看?”

    “啊!糼容刚才好像不高兴,我去看看她,白姨娘居心险恶,这回再不能放过她了。”李昂叫道,往外飞跑,跑了几步后却又转变方向,不是进内院,而是往府门而去。

    “云起这是要上哪?”孟沛阳惊奇地叫,一面勾着季唯的脖子往外走,一面道:“季大人,咱们要不要打赌云起去哪里?”

    季唯这时只想找个地方伤口,孟沛阳呱噪得他心烦气闷,为了维持男人的风度又不好发作,何况孟沛阳虽戳穿他的丑陋,可刚才也替他掩饰了,咬牙握紧拳头生生忍了下去,道:“孟世子认为李大公子去哪里?”

    “咱们同时说吧,我在你手里写,你在我手里写。”孟沛阳露出一个俊美的笑容。

    “不行。”季唯起鸡皮疙瘩,猛一下推开孟沛阳勾着他脖子的手,“孟沛阳,你……你不会是……是那种人吧?”

    “哪种人?”孟沛阳很想仰天狂笑,季慎之啊季慎之,原来你也没有传说中那么神那么高不可攀,只是一个傻小子。

    “你……你不会是喜欢李昂,然后为了破坏李昂和糼容,固而一见面就对糼容死缠烂打吧?”季唯警惕地看孟沛阳。

    他一直不明白,孟沛阳怎么会与糼容一见面就动手动脚各种耍无赖。

    “季大人没听过一见钟这个词吗?有时候,动心只要一刹那,动只需一瞬间,那个人恰好与你心中想盼着的影子重合了,就喜欢上了,这有什么可奇怪的?”孟沛阳懒洋洋道。

    他在说些什么?季唯懵懵懂懂,迷迷糊糊中觉得,孟沛阳说的似乎也有道理。

    “季大人,你把之前李家发生什么事告诉我,咱们再来打赌云起上哪了,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吧,这样还比较有趣。”

    “也好,不过,猜出来的事不要写对方手上,写……写地上。”季唯对孟沛阳的才智和细心敏锐也有些感兴趣。

    “好,季大人请讲。”孟沛阳愉快地挑眉。

    孟沛阳在李府跟在自己家一般,直刺刺带了季唯去李昂房间寻纸笔,路上,季唯把李府巫蛊嫁祸一事说了,两人进了书房,找来纸笔各自写下看法,折叠了装入信封交给对方,约好李昂回来时一齐拆开。

    他们刚交换完了正准备去花厅,门外传来说话声,是高夫人和姜糼容来了。

    白氏此番犯错无可抵赖,姜糼容本来还指望薄染衣撒让李宗权严惩,不料薄染衣走后不再回来,那头李宗权犹豫着没有说出怎么处置,姜糼容觉得再在一旁等下去会让李宗权认为她们幸灾乐祸,遂朝高夫人使眼色,高夫人和她一样的想法,姨甥两个便离开大厅。

    高夫人颇了解李昂,见李昂久久不回,怕他又和薄染衣粘腻到一处,忙带了姜糼容过来找李昂,让姜糼容粘住李昂。

    看到季唯和孟沛阳在李昂房中,高夫人一百个不开心,姜糼容则很高兴。

    季唯看到姜糼容,登时想起自己刚才的丑态,不自在的低下头去。

    他今穿的高领白袍是绯红色的领衬边,这么半垂下头埋进鲜红的缎子里,优雅流畅的下颔更显美色,面庞肌肤羊脂白玉一般温润,因看到姜糼容心中愉悦,唇角微微上勾,风采更加迷人。

    姜糼容咽了咽口水,觉得喉头有些儿发干。

    季唯低了下头又极快抬头,对姜糼容微笑,两人视线交缠,粘粘的分拆不开。

    孟沛阳原来一脸嘻笑,看了姜糼容和季唯眉来眼去,立刻飞挡到季唯前。

    看不成美人,姜糼容气恼不已,冲孟沛阳龇牙,气哼哼想往一边走,忽想起上次孟沛阳围堵自己的事,他有武功,自己走得再快没他快,停了脚步不走了,想对策。

    姜糼容想对策,季唯缓悠悠开口了:“孟公子,你站我面前的举措是否无礼了些?”

    ——你再挡我面前,就丢了你国公世子的教养了,快闪开,别许妨碍我看糼容。

    孟沛阳怒得要跳脚,他挤在季唯和姜糼容之间,背对季唯无礼,面对季唯则背对着姜糼容,亦是极无礼的。

    咬牙冷哼了一声,孟沛阳不甘不愿移开体,不过,他不会就此认输的。

    孟沛阳愉快地笑着道:“季大人,刚才我和云起说要送你出府的,不敢食言,季大人,有请。”

    ——敢不跟我走,我就把你刚才对着薄染衣竖起棍子的事说出来。

    季唯怜悯地看着有成竹的孟沛阳,道:“看到高夫人和姜小姐,季唯想起来了,还有一事要和她们商议,就不劳孟世子了。”

    季唯说完,视线微微下垂瞥了一眼自己下面,示意孟沛阳自己看一看。

    ——现在下面平平整整的,一点证据也没有,当着高夫人的面,你说出那种话,小心给高夫人认为你是登徒子用扫把扫出李府。

    孟沛阳气得丢眼刀:“忘恩负义的家伙,方才若不是我在薄染衣李昂面前替你掩饰,你不知多丢人现眼。”

    “你若真怀好心,就不会叫了指出来使我难堪,你当我傻子么?”季唯指了指自己脑袋。

    孟沛阳顿时被噎得哑口无言,吃了瘪却只有干瞪眼的份。

    和季唯相比,高夫人更喜欢用季唯来打发走孟沛阳,毕竟,季唯是能与之讲礼的人。孟沛阳和季唯打着机锋她没听明白,却看出两人之间的电闪雷鸣,季唯说有事要和她商议,她马上接口道:“多谢季大人挂着老家世,季大人,请到花厅用茶再慢慢详告。”

    语毕,又对孟沛阳道:“沛阳,你在这里等云起,他有事要找你。”

    明知是托词,孟沛阳也只能点头,眼睁睁看着季唯和姜糼容一左一右陪着高夫人走了。

重要声明:小说《案头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