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回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似是故人来 书名:案头香
    《案头香》最新章节...

    姜糼容和高夫人回到李府,李府厅堂闹着,粉妆跪在地上哭泣,白氏皮笑不笑坐在居中椅子上,薄染衣坐在左下首,脸上表很丰富,恼恨嫌恶种种不一而足。

    “姐姐,你回来了。”白氏看到高夫人,站了起来让座,又指向粉妆道:“这个侍婢对表小姐无礼,请姐姐发落。”

    “粉妆不是侍婢。”高夫人不问事,先斥白氏:“粉妆是糼容的堂姐,是客人,有这样的待客之礼吗?”

    姜糼容最讨厌古人动不动就下跪的卑恭之极的礼仪,粉妆看起来是被问责罚跪,她更加恼,走过去扶起粉妆。

    粉妆许是跪了好久,起时都有些站立不稳。

    李昂涉嫌杀人,薄染衣不可能有心凉快地坐着看戏。姜糼容脑子里转了转,先不问发生什么事,看向白氏和薄染衣,不满地问道:“白姨娘,染衣,表哥只是涉嫌杀人,怎么?你们就以为他死罪已定?”

    “什么?大表哥涉嫌杀人?”薄染衣尖叫,跳了起来抓住姜糼容:“糼容,怎么回事?”

    “怎么回事你关心吗?”姜糼容未及答言,高夫人发火了,“粉妆一个外人听说云起被问罪,还能知道赶紧找糼容报讯,糼容一听说了顾不得抛头露面,马上向季大人求助带了季大人去审案给云起脱罪,你呢?你都干了些什么?趁着我们俩不在为难粉妆。”

    “我……我不知道这回事。”薄染衣憋屈地分辩,而且,找事的不是她而是粉妆。

    “粉妆,怎么回事?”高夫人借发作薄染衣旁敲侧打白氏,也没深究的意思。

    “表小姐给小姐送一个薰香球,小姐不在,表小姐坐了片刻走了,我送了表小姐走后,在小姐房间里发现这个,很生气,过来找表小姐理论,表小姐说我赖她,白姨娘就治我的罪。”粉妆指向薄染衣刚才坐的椅子一侧几案上一个小布偶,哭道:“要是别的我也不说了,独这个,我不说不行。”

    那是一个两指宽巴掌长的小布偶,用料是姜糼容给季唯做垫子剩下来的花布,上面扎着一根缝衣针,高夫人看了一眼,气得眉竖眼赤,一巴掌砸到侧案几上。

    “反了反了,竟然这样的事也干得出来。”

    什么事惹得高夫人这么生气?姜糼容拿了布偶看,明白了。

    那布偶上面写着她的名字,还有一行生辰八字。

    古代素有巫蛊之说,这是有人祭祝诅要置她于死地,难怪高夫人这么生气。

    使的那人不知是识字少还是故意的,“容”字在不起眼的地方少了一笔,时辰不知是没打听对还是怎么的,出生年月对了,时却晚了一个时辰。

    “姐姐,我问过了,做木偶的这花布是糼容表小姐从库房领的,想必是这婢……是粉妆做了诅咒糼容表小姐的,却诬赖染衣表小姐。”白氏说得头头是道。

    “花布我用完后还有很多小碎布块,让粉妆扔掉了,有心人去捡了足以做个布偶。”姜糼容驳她。

    “我也是这么说的,可是白姨娘非说是我做的。”粉妆低泣,又道:“我问过素月她们几个,我不在时,也没别人进过咱们院子,这布偶显然是表小姐带来的。”

    “我不过是好意送了一个新制的熏香球给糼容,你就做了这个诬赖我。”薄染衣气得脸色通红,手指指到粉妆额头怒骂,姜糼容看不下去,过去拉她,薄染衣看到姜糼容不骂了,抓住姜糼容问道:“你刚才说了一半没说,你和舅妈回来了,大表哥怎么没回来,没事吧?”

    “没事,我回来了。”李昂送了季唯回来,进门恰听到薄染衣的问话。

    “大表哥,我不知道你出事了,不是不关心你。”薄染衣急慌慌抓着李昂袖子表白。

    李昂看她,停了停抽回袖子,问道:“怎么又是三堂会审的模样,出什么事了。”

    “你看看吧。”高夫人把布偶摔给他,把刚才粉妆说的话讲了一遍。

    李昂看了一眼,额头青筋突突跳,揪住薄染衣衣领,憋了半天恶声道:“你害糼容拉肚子什么的也罢了,现在居然要害糼容丧命,你怎么就这么狠毒?”

    薄染衣见他目中凶光闪烁,忍不住泪流满面花枝乱颤,李昂没有怜香惜玉之意,拳头高高举起。

    白氏奔过来护薄染衣,姜糼容急忙去拉李昂,便是高夫人,见李昂真个要动手打薄染衣,也忙出声喝止。

    “云起,别动手,事查清楚再说。”

    她盼着儿子不喜欢薄染衣,可是儿子真打伤薄染衣了,在李宗权那里可是吃不了兜着走了。

    “什么事这么吵闹?”李宗权回来了,走近些看到李昂揪着薄染衣,拧起李昂后领把他拖开,怒骂道:“逆子又犯什么浑了?要打伤你表妹,我饶不了你。”

    “你饶不了我我也要打她。”李昂眸子红得快喷火了,“这么狠毒的女人活着,不知要祸害多少人,以前天天算计着糼容是不大的事,现在倒好,直接要糼容的命。”

    “老爷,大少爷冤枉表小姐了。”白氏抢着道,把经过又说了一遍,自然是她和薄染衣认为粉妆嫁祸的那一说词。

    李宗权看向粉妆,倒是没有马上发火,伸手要布偶。

    布偶给李昂要打薄染衣时扔地上了,白氏过去捡起来,交给李宗权前她看了看,李宗权接过去看着,白氏皱着眉一副深思状,李宗权看完尚未发话,白氏软软地跪倒了下去。

    “这是怎么啦?”李宗权皱眉。

    “老爷,妾觉得,此事不要追究了,就此作罢最好。”

    “怎么能不追查?连要糼容命的事都做得出来,不查还了得。”高夫人怒不可遏。

    “姐姐,你确定要追究吗?”白氏站了起来,讥嘲的目光看着高夫人。

    高夫人被她那目光看得发麻,姜糼容也觉得不正常,心念转动,想到布偶上名字和生辰不对的两处,暗骂了声滑,正想主动说出来,白氏已指着布偶道:“老爷请看,这布偶上面糼容表小姐的‘容’字少了一笔,还有表小姐的出生时辰,如果我没记错,不是这个时辰,对不对?姐姐。”

    高夫人接过布偶一看,果然是错的,怔了一下道:“这是施巫蛊之人弄错了,有什么不对?”

    “好生奇怪。”白氏蹙眉道:“生辰八字弄错了有可能,名字也写错了又是为哪般?”

    “你觉得是为什么?”李宗权皱眉。

    “想来是怕真的诅咒到糼容表小姐,不只时辰写不准,连名字也不敢写对。”白氏一副恍然大悟的表

    姜糼容冷笑,好高明的暗算。

    花布是她领的,名字不对时辰不对怕诅咒灵验,件件桩桩都指她自做了栽赃嫁祸薄染衣。

    不知行此事的是薄染衣还是白氏?

    从表面看,薄染衣去过她的院子,白氏没去过,像是薄染衣过去时把布偶扔她房间的,可她却觉得这事不是薄染衣做的。

    其他人脑筋转得慢些,齐齐颦眉思索白氏话里之意,片刻后,薄染衣先悟了过来,哭了起来:“舅舅,你要给我做主,我不过是好心送薰香球过去一趟,她们就利用我去过的机会暗算我,这是要得我以后不要回来看舅舅吗?”

    -------------------------------------------------------------------------------

    (《案头香》独家发表于晋.江原创网,其他网站出现均为盗.文,盗.文可耻!)

    (故人所有文谢绝任何形式的转载,本人不需要盗.文贼的推广,请知之!)

重要声明:小说《案头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