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回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似是故人来 书名:案头香
    白氏在回府前,半点不害怕李宗权知道她找人折辱姜糼容的事。

    李宗权对高夫人寡恩薄,对高夫人的娘家人捎带着也只有面儿工夫,白氏认为他不会为个不相干的亲戚发怒,更何况她面子上是替薄李氏顶包。

    一行人刚进府,管家婆子就过来传李宗权的话让她们到正厅去。

    进正厅看到立在李宗权旁边的粉妆时,白氏粉面微微变色。

    意识到粉妆没有一起去三仙山,白氏脸色变得愈加难看。

    她再美,年龄摆在那里,怎么也及不上正当花期的粉妆,粉妆长得漂亮,不用使媚,只静悄悄立在那里,看人时眼波儿流转,就能把男人的七魂八魄全都勾走。

    白氏给这么打击了一下,李宗权问她姜糼容被乞丐扰是怎么回事时,她的温柔淑静没有保持住,扬脸道:“是妾做的,虚惊一场而已,侯爷拿此大做文章,是不是有了新人要处置旧人了?”

    往她千般媚万种温存小绵羊一般,突然化刺猬,李宗权眼直了直,跟着暴跳起来。

    “只是虚惊一场?你知不知道外面传遍了?你让子扬在同僚面前怎么抬头?御史言官会怎么参他弹劾他?”

    “外面传遍了?”白氏在季唯面前认罪之时心中算计好是侯府家事翻不起大浪的,闻说传遍了还影响儿子前程,登时愣住,片刻后委屈伤心地哭泣起来。

    “老爷,这事是姑使人做的,妾怕姑在姑爷面前难做才出面认下,姐姐好毒的心,居然将此事外传弄得影响到子扬的前程。”

    白氏给粉妆打击得脑子不清醒了,说话都不经过大脑。

    李宗权听得她前面那句是替妹妹顶罪的,气立时消了还心疼后悔错怪了她,听得她后面那句告高夫人状的话,刹那间怒火攻心。

    “诬蔑的话你说得蛮顺溜的,你们同路一起回来的,琴心的马车停过吗?你想闹的琴心不能忍受与你对簿公堂吗?这是怕子扬的脸还没丢光吗?”

    一行人一路回来的,高夫人的马车在她们后面,根本没停过,白氏猛醒过来说错话了,她也不辩解,只眼里涌起了泪光,幽幽然看着李宗权,忧愁莫名,哀伤委屈。

    知的人像韩夫人不会特意去宣扬这事,外面传遍了?姜糼容低头暗想了会儿,知是季唯传出去的,心里又是欢喜又是意外。

    实在想不到季唯那样一板一眼的人,也会做这种事,又有些迷糊,季唯这么做是替自己出气吗?

    眼前白氏在朝李宗权放电少儿不宜,姜糼容未出阁的姑娘应回避的,但是机会难得,怎么着让李宗权更恼了白氏才行。姜糼容想着对策,忽然看到粉妆在朝她悄悄打手势,明白过来,扶着额头呻-吟了一声歪倒过去。

    “小姐。”粉妆惊叫,张开双臂扶她,没扶住,连自己也跌倒了,不偏不倚,落到李宗权上。

    香软玉突然入怀,李宗权一时间呆住,粉妆挣了挣想站起来,没站直,半道上又跌了下去,这回跌得更准,整个人趴李宗权怀里了。

    白氏就跪趴在李宗权膝前,见状先是一愣,接着尖叫了一声,风仪尽失,十指作鹰爪状往粉妆脸上抓去。

    这十指抓过去,粉妆那张脸就废了,姜糼容惊得飞快冲过去,那头李宗权微一迟疑,抱住粉妆把她的脸按进自己怀里闪避白氏爪子。

    李宗权也只是按了一下就推开粉妆,白氏多年独宠惯了,见郎竟搂着一个外人避开她,醋火突突的似往上烧,姜糼容冲过来没撞上白氏,恰扶住被李宗权推开的粉妆,不敢再生事了,拉了粉妆,招手高夫人急忙退了出去。

    “太好了。”出了大厅,离得稍远些,高夫人忍不住笑了起来,夸粉妆:“好样的,再加把火,不怕老爷不冷落她。”

    姜糼容却摇头,拍拍膛有些后怕道:“不行,以后再不要这样了,刚才那一抓真落到粉妆的脸,好好的美人儿就破相了。”

    “不是没有吗?”高夫人有些不以为然,才想继续说,婆子来找她禀报家务,便走了。

    姜糼容在高夫人走后对粉妆道:“就这么止住,以后你不要再到我姨父面前露脸。”

    “侯爷只是对白姨娘有些许不满,还没离心。”粉妆低声反对。

    “还没离心也不能让你再冒险。”姜糼容坚定地摇头,拉起粉妆的手轻拍了拍,“咱们不能为着治别人贴进自己,留意着,有喜欢的男子,品格好的,我想法子替你周全,别留在这府里受暗算。”

    这话姜糼容说过多次,粉妆呆呆看姜糼容,苦涩地道:“小姐,我早已不是清白之,不敢再存奢望。”

    “那算得了什么?谁没个行差踏错的,况我看着,也不是你的错,环境所迫罢。”姜糼容挥手,要安慰粉妆。脑子里急切找例子,还真给她想到一个,“你看戚晚意,比你的过失更大呢,嫌贫富毁亲悔约私德有亏,韩夫人还不是很喜欢她想娶她做媳妇。”

    姜糼容说到此处,突然眼睛一亮。

    孟沛阳那人虽是轻浮浪油腔滑调,可听着并没有去过花街柳巷胡来,抛开私怨来看,也是很不错的一个男子,那韩夫人又有些左,看起来不易相与,其实很容易拿捏住。

    前世若不是自己那个落胎消息使她发狂,在孟府也很安闲的。

    孟云菲说韩夫人喜欢戚晚意做儿媳妇是因为戚晚意会按摩,治韩夫人的头痛,粉妆也会呢,一样可以用这一招攻克韩夫人。

    “粉妆,你觉得孟沛阳怎么样?”姜糼容想起能解决粉妆的终大事,又能甩掉孟沛阳这个大麻烦,周血沸腾。

    “小姐,孟公子喜欢的是你。”粉妆摇头。

    “他和我就见了那两三回面,有什么喜欢不喜欢的。”姜糼容撇嘴,道:“我这里你不用管,我肯定不喜欢他的,你若是喜欢他,我可以帮你创造机会。”

    粉妆深埋下头,芙蓉面浮起绯色,“那就有劳小姐了。”

    声音虽小,姜糼容听到了,高兴得拍掌,正欢喜着,一个人影从天而降,正是来无影去无踪的孟沛阳。

    “糼容,我听云菲说你差点落进山崖了,怎么回事?还好吧?”孟沛阳没有一惯的涎言涎语,表很严肃。

    “一点也不好。”姜糼容一看孟沛阳,就竖起周刺,要掇合他和粉妆,勉强忍着没赶他,道:“白姨娘找人要整我的,刚才差点给她在我姨父面前倒打了一耙,幸好有粉妆帮我。”

    孟沛阳抬眼皮看粉妆,抱拳一揖:“多谢你帮了糼容。”

    姜糼容给他亲疏分明的态度噎个半吐,忍了忍,道:“孟沛阳,你会武功,能不能教粉妆几招,让她好保护我?”

    孟沛阳微一犹豫,很快道:“好。”

    “现在就教吧,我今天好累,先去歇息了。”姜糼容说完,脚步不停走了。

    还好,这一次,孟沛阳没有拦她,姜糼容走了很远回头看,孟沛阳真个教粉妆习武了。

    远远看去,孟沛阳样貌着实不错,头戴攒珠束发银冠,海浪纹银丝掐边的碧蓝色亮缎长袍,腰间镶金边玉扣带束出劲健威武,跟着他比着挥拳手势的粉妆一淡紫色长裙,腰若束素,粉颊如花,好一对玉貌璧人。

重要声明:小说《案头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