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回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似是故人来 书名:案头香
    拉着自己的手带着灼烫的度,时间过得似乎极慢,其实也不过瞬间,刑部的差役奔过来,几个人合力,姜糼容头部一阵失重的晕眩后,双足终于落到实地。

    “糼容……”高夫人尖叫着扑过来,撞开季唯,把姜糼容紧紧抱进怀里。

    加上穿越那一回已死过两回,可是对于再翘一次辫子,姜糼容还是很害怕,扑进高夫人怀里抖颤不已。

    薄李氏和白氏都下马车了,高夫人和姜糼容抱在一起时,两人忍不住对视一眼,面色都有些苍白。

    薄李氏只想使姜糼容难看,没想谋害姜糼容命,她让人找来这伙乞丐,打好的算盘是,让乞丐群把马车围堵走不了停下来,而后一个乞丐冲到高夫人马车前使狠把高夫人吓得尖叫了,姜糼容听到尖叫声定会冲过去探视高夫人,这时那个乞丐就把姜糼容抱住,使姜糼容在人前受辱丢尽脸面。

    万没料到姜糼容退避得太快跌落山崖。

    差一点就弄死一条人命,薄李氏惊怕不已。

    白氏忧的却与薄李氏不同,她比薄李氏心计多,先前见突然遇上刑部的人,就有心让计划不要实行了,奈何众目睽睽,心腹丫环婆子又都在后面,自己要出面使眼色让乞丐停下来又不能够,只能干着急,此时见季唯救上姜糼容后,面色沉沉直盯那个乞丐,暗暗叫苦不迭。

    季唯朝那个乞丐一步步近,一想到刚才稍迟得一迟,姜糼容便会落进崖底尸骨无存,心里就恨不得将那个乞丐碎尸万段。

    他最不屑严刑供的,但今此时,他决定违例。

    “大人,那女子是自己掉下山崖的,与我无关……”那乞丐见季唯双眸沉沉寒如坚冰,吓得不停后退。

    “是么?”季唯淡淡问,拔过边一差役腰间的佩刀朝路侧一棵小树挥去。

    他不是武者,然而怒气使力气暴增,那棵小树被他一刀斩断,分成两半,上半砰一下横倒到山路上。

    “大人,你……为朝廷……命官……”乞丐吓得面色惨白,退得更快了。

    “为朝廷命官怎么了?”季唯嘴角微微上挑,带着迷人的笑意,双手挥舞着大刀,耍杂技一般步步进

    雪亮的青锋映着鲜艳的笑容有种说不出的妖异,仿佛在说你不是说那女子是自己掉下山崖的与你无关吗?本官也没做什么,你是自己掉下山崖的。

    背后就是万丈悬崖了,那乞丐两腿哆嗦,一阵水流从他裤裆漱漱洒下。

    “大人,我招供,我是受人指使的。”

    扑通跌跪的声音如丧钟,白氏迫切地往薄李氏靠近过去。

    “姑,你让谁和这些乞丐联系的?在后面车上吗?”

    “我娘翁妈妈,就在后面车上。”薄李氏懊丧不已。

    她只是指使人让姜糼容出丑,又没出事,不需被治罪,可这事定会张扬开给吕风知道,吕风是个疾恶如仇的人,自己行这样私的事,落在他耳中……薄李氏想到在少年时的郎心中自己变成一个心恶毒狭窄的妇人,就急得要掉泪。

    那乞丐已经招供了,季唯在问他指使他的人什么模样,薄李氏眼里终是忍不住落泪,花枝颤抖。

    白氏看了看她,薄李氏和吕风私奔时,她已嫁给李宗权,薄李氏和吕风的事知晓的,心念一动,站了出来,大声道:“我指使的。”

    这件事本就是白氏谋算的,她的说辞自没有破绽。

    事看着不小,其实不大,白氏是五品郜命夫人,李逸目前官虽小却是天子近臣,追究下去并不能拿白氏怎么样,姜糼容心念电转,推开高夫人,朝季唯行了一礼,道:“季大人,此事是侯府家事,就不劳衙门插手了。”

    高夫人听得姜糼容说不追究,嘴唇蠕动了一下没反对。

    让衙门治丢了侯府的脸,又不能治狠,还不如找丈夫主持公道。

    放过白氏?怎么可以?可是,白氏和乞丐的说辞一致,只是要使姜糼容出丑,方才的景众人都看在眼里,姜糼容虽有生命危险,可那是她失足掉落悬崖,不能治白氏和乞丐谋杀之罪。

    辱人面子没有惩处的相关律例,侯府和李逸的面子摆在那,抓了白氏上衙门连打一顿棍棒都不能够。

    只是申斥一番没有意义。

    季唯默思了一下点了点头同意。

    不追究白氏,那个肮脏的乞丐却不能放过,当场命差役带到衙门关半月。

    这么一耽搁,时已近午,再上山下山时便天黑了,姜糼容摔下山崖时,上的衣裙也弄脏了,高夫人去和韩夫人薄李氏商量,打算不去三仙庵了。

    差役揪了那乞丐到一边去了,耳畔风声呼啸,方才的恐惧此时更清晰,季唯看瑟瑟发抖的姜糼容,视线几番移开又回去。

    姜糼容见他看自己,猛想起还没向季唯致谢,忙道:“多谢季大人相救。”

    因为寒冷也因为害怕,牙齿打颤,声音含混不清。

    季唯心里很想紧紧抱住眼前小的体,给她力量给她源,脸上却一点多余的表没有,淡淡道:“职责所在,些须小事不足言道。”

    公事公办的声音冷得要冻死人了,姜糼容腹诽:咱们多少有点儿私交吧?用不着这么打官腔吧?

    像是回应她的不满,季唯凑前一步,小小声道:“我刚才瞥得白氏和薄李氏神不对,这事恐怕是白氏替薄李氏顶包的,或者这事是两人合谋,让你姨妈回去后别穷追不舍,省得招你姨父讨厌。”

    沉暗的天空,因他的低语变得灿烂,姜糼容心中的恐惧因他体贴的话语略淡的,看着季唯,难过地问道:“我姨父偏心白姨娘你也知道?”

    这又不是秘密,何况李逸是天子近臣,负责为皇帝起草诏书,在朝堂中风头甚劲,同在官场哪能不知?

    妻妾争宠是内宅的事,一个大男人不便说什么,季唯抓紧时间问起自己挂怀的:“孟沛阳有没有再纠緾你?”

    “有。”姜糼容觉得很委屈,嘟着嘴,用连自己都不自觉的撒口气道:“狗皮膏药似的,撕也撕不掉。”

    “孟沛阳闹,却不是不懂分寸不知进退的人,怎么就对你这样胡搅蛮緾呢?”季唯喃喃,像问姜糼容,又像是自言自语。

    谁知那家伙发的什么疯癫病,姜糼容正想向季唯讨主意,高夫人回来了。

    礼貌地谢过季唯后,高夫人拉着姜糼容上了同一辆马车。

    车队后面的作前面回城,不上三仙庵玩了。

    车轮子滚动后,姜糼容赶紧和高夫人说回去后别追究白氏,白氏是替薄李氏顶包的。

    “难道就让你白受惊了一场?”高夫人很不甘心,甥女方才差点跌下山崖丧命呢。而且,不追究,显得她这个正室忒好欺负了。

    姜糼容也很不甘心,好不容易抓到把柄不用太浪费了,可是追究不了大责任只扑腾几个小浪花还不如做宽容大度样。

    何况李宗权也许会和白氏离心淡,对自己妹妹却不可能责备说些什么的。

    “不如这样,姨妈,你也别和姨父说什么了,我回府后就病了,然后你到处请大夫来给我看病没治好,就请和尚大师来念经什么的,传扬开让人家都知道我因为受惊吓重病不起。”姜糼容道。

    “有道理,用人言唾沫来杀她,让李逸因为这个恶毒的娘抬不起头来,让你姨父就算她也不能再表露出来。”高夫人连连赞同,眉头一皱又摇头:“大夫好收买,只是薄太医那里不好忽悠,你一直病着,你姨父会让他过来给你诊脉的。”

    薄染衣的爹这个太医亲戚是个麻烦,姜糼容思索着,忽一下坐直体,两手狠攥着衣袖,快把袖子扯裂了。

    假孕和假落胎脉象的药定不是寻常的药物,上辈子陷害自己的那人,会不会是有个太医爹爹的薄染衣?

    “糼容,怎么啦?”高夫人见她突然失态,奇怪地问道。

    “没什么。”姜糼容摇头,揉了揉额头道:“姨妈,要不咱们就当这事没发生过,先什么事都不要做吧。”

    敌在明已在暗,防不胜防,那假孕的招再来一次,自己就百口莫辩了。

    暂时先按兵不动,不要把敌人得太急,揪出那个险小人再来个一网打尽罢。

    姜糼容想按兵不动,季唯却不作如此想。

    人言可畏这一招他比姜糼容还先想到,不能用刑法惩罚白氏,那就用软刀子杀人。

    当然,他会做得所有事都与姜糼容撇清,让姜糼容和高夫人在李宗权面前是清清白白的。

    下了三仙山后道路通畅,季唯带着刑部的人从后面越过李府的车队先进了城,在他隐隐约约的授意下,刑部的差役变大嘴巴长舌妇到处宣扬,姜糼容一行人还没进城,李宗权在府里已听到下人从外面传回来的纷纷扬扬的议论。

重要声明:小说《案头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