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回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似是故人来 书名:案头香
    姜糼容要对付白氏,白氏也要对付她。

    白氏要对付姜糼容,却不似姜糼容那样直接,她迂回着。

    怨妇薄李氏就是她可以拿来使用的最好刀子。

    凡是能让高夫人不爽的事,薄李氏做起来都洋溢,白氏跟她提议要作弄高夫人的心肝宝贝姜糼容,薄李氏二话不说同意了。

    这李宗权在家,高夫人抓紧时间到丈夫面前示好关怀,薄李氏来了。

    “嫂子,前两天那衣服事件,我冤枉你了,我跟三仙庵住持打过招呼,明请嫂子到三仙庵踏雪赏梅品茗,顺道带表姑娘走走散心,可好?”

    人家说的好听,是赔礼道歉,不去就是不给脸,当着李宗权的面,高夫人不便推却,微笑着应下,怕薄李氏使诈,人多安全些,遂道:“一人也是扰十人也是扰,既然跟住持打过招呼了,莫若大家一起去,约上白妹妹一道。”

    “我叫了,还有韩夫人。”薄李氏强挤出友善的笑容,道:“戚小姐晚意也一起去。”

    韩夫人也去!高夫人暗暗惊心,怕孟沛阳也一起去又对姜糼容动手动嘴,听得戚晚意同行,略安心些,孟沛阳很讨厌戚晚意,戚晚意同行,孟沛阳不会去了。

    这一出行队伍甚是壮观,韩夫人带着孟云菲戚晚意到李府来会合了一起出发的,韩夫人高夫人和薄李氏白氏各坐一乘华盖红橼八宝车,薄染衣、姜糼容、孟云菲、戚晚意四人共坐一辆珠缨垂翠车,后头各人服侍的丫鬟和侍候的婆子分坐了四辆车,外面家院护卫骑马开路伴护,轰轰烈烈引来不少路人围观。

    高夫人让姜糼容安排粉妆本来同行,临出发了却又下车去,让白氏事后得知猜疑不安闹心,姜糼容依了她,粉妆同行坐车也不好安排,她心里没当粉妆是婢子,可是让粉妆和她们同乘一辆车,薄染衣和戚晚意肯定是要闹嚷的,那样更伤粉妆的自尊心。

    孟云菲咕咕咭咭很乐观,幸得她话多,不然得冷场。

    薄染衣不说话,姜糼容不知说些什么,而戚晚意沉沉静静温婉地笑着,也不说话。

    队伍才出城没多外就停了下来,姜糼容正不知怎么回事,韩夫人边的人过来唤戚晚意过去同乘。

    戚晚意下车后,姜糼容要打探消息,笑着对孟云菲道:“你娘喜欢戚小姐的,怎么你哥和她的亲事到现在还没定下来?”

    “我哥不喜欢晚意姐姐,我娘要给他们定亲我哥死活不同意,他嫌晚意姐姐。”孟云菲说了一半顿住,揭起车帘子四下察看,像是怕下面要说的话给人听到。

    “不用看,除了糼容不是常在京城的,谁不知戚晚意的底。”薄染衣大声道,看姜糼容满眼不解,哼道:“戚晚意原是有婆家的,定的是已故的京兆尹季家,京兆尹死了,他夫人含冤被斩,季家颓败,她未婚夫投靠她家,在她家受尽凌虐,后来她家还退了亲,把她年仅十一岁的未婚夫赶出府了,这事,也就云菲她娘不在意,别的人家,谁不说她家嫌贫富不顾诺信。”

    “季家?”姜糼容一愣,问道:“戚小姐那个未婚夫是不是刑部主事季唯?”

    “正是。”薄染衣点头,“季唯当年被戚家赶出府门时,还生着病,差点冻死了,得现今的吕尚书救了他,才活了下来。”

    原来季唯少时也不容易,姜糼容暗叹,想起季唯总是冷着脸,不会是在戚府被虐待养成的吧?

    薄染衣似乎知道的不少,姜糼容旁敲侧击闲话似道:“季大人那时还小,他们哪怕想退亲,也不必虐待啊。”

    “他们开始可能不想退亲怕坏了名声,想把季大人折磨死了省事。”薄染衣啐道:“听说,夏里要季大人砍小山似的柴,冬天里要他上三仙山挑泉水,说是磨炼他的意志,把他下人都不如地使唤着,还不给吃饭。”

    “啊?”姜糼容惊得眼睛瞪圆,看孟云菲:“云菲,这种人家的女儿你娘也要?”

    “我娘的头疾发作起来很痛苦,晚意姐姐手巧会帮她按摩,我娘离不开她。”孟云菲臊红了脸,小声为自己母亲辩解。

    “你可以自己学会帮你娘按?”姜糼容觉得按摩头部使疼痛减少应该不难,粉妆就会。

    孟云菲摇头道:“我想过自己给我娘揉按的,学过没学会。”

    “学什么,学会了你嫁人了一样没时间给你娘揉按。”薄染衣没再耻笑戚晚意,笑着接口道:“学吟诗作赋配合我二表哥才是正经事。”

    “胡说什么呀,撕烂你的嘴。”孟云菲红着脸去打薄染衣。

    薄染衣口里的二表哥是李逸,姜糼容心头一动,自己前世和这一世,在李府的时间都不算短,为何都没看到李逸?

    这个闻名不见人的李二公子,会不会就是陷害自己的幕后黑手?

    姜糼容沉思着,车驾忽然停了下来。

    “怎么回事?”三人齐齐掀帘子。

    车队已上了三仙山,山道狭窄,什么也看不清,孟云菲子最急,也不避讳,跳下马车喊后面车子里的入画去察看。

    入画过了许久方回,小脸红彤彤的:“小姐,前面有一群乞丐拦住咱们的车马乞讨,那伙乞丐好多人,赶也赶不走,刑部的衙差正好押解犯人路过,季大人在帮忙疏导乞丐离开。”

    孟云菲也没怪她探个消息许久方回,笑问道:“又给季唯迷住啦?”

    “小姐。”入画扭体,红云满面,眼神往前方飘。

    姜糼容想起季唯的美貌,特别是脸蛋红红时着实人,不由自主笑了。

    “糼容你别笑,那位季大人的确艳色无双,冷着脸办案的样子更迷人,你要是见到了,说不定也会给他迷住。”孟云菲误会了,以为姜糼容在笑话入画。

    姜糼容张嘴正想取笑孟云菲,问她有没有给季唯迷住,忽听得一声尖锐的啊地叫声,登时变了脸。

    那是高夫人的叫声,张惶急促。

    姜糼容不假思索便跳下车朝车驾前面奔去。

    高夫人的车驾在最前面,季唯指挥差役把乞丐群往外赶拦到一边让车队过去,秩序本已安定下来了,他回刚要上马,突然间听得背后啊地尖叫,回头看去,却是一个肮脏的年轻男乞丐冲到高夫人车马前。

    季唯微皱眉,喊差役过去把人拖开,那个乞丐却甚有蛮力,不止拉不开,还把高夫人乘坐的马车车帘都扯掉了。

    高夫人吓得花容失色,侍候的婆子丫鬟在后面,护院不知怎么的吆喝得大声,过来得却甚慢。

    季唯看出不对劲来了,大踏步走过去,尚未走到高夫人车驾前,车队后面姜糼容挽着裙子急匆匆奔过来。

    “姨妈,怎么啦?”

    在高夫人面前耍疯装傻的那个乞丐抬着看了姜糼容一眼,朝姜糼容冲去,季唯瞳眸遽然一缩,暗叫了声不好,拔足狂奔过去。

    姜糼容见个肮脏的男人朝自己冲来,急忙侧闪躲,山道原本就狭窄,路边积雪未化,她退得太快,一脚踩上积雪溜滑几步后,子直直向下坠去。

    下面是万丈悬崖,体落空的瞬间姜糼容骇得挥舞着双手乱抓,耳际听得一声嘶叫,电光火闪间上方伸出一只手,姜糼容什么也来不及想就一把抓住。

    体不再下坠,可是摇摇晃晃的,抓着她的那只手的主人急得手心冒汗,湿湿滑滑的更加抓不牢,姜糼容惊恐地抬头看去。

    抓着她的是季唯,他横趴着,黝黑的眸子满是焦灼。

重要声明:小说《案头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