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回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似是故人来 书名:案头香
    没有碍眼的家伙在车厢里,姜糼容长舒出一口气。

    “小姐要不要下车走走活动活动?”粉妆体贴地问道。

    路边一溜儿停了不少马车,也有不少姑娘在下面踩着积雪玩耍,姜糼容点了点头,笑道:“咱们一起下去走走。”

    “好。”粉妆微微一笑,如云开出,霎那间车厢明亮了几分。

    “粉妆你真漂亮。”姜糼容脱口赞道。

    粉妆涩涩地笑了,眉眼有些萧瑟。

    她跟自己同岁,却峰峦饱满翘,看起来就是经历过无数欢的成熟-妇人,这几对家世过往讳谟如深,想来以前不知受了多少罪,姜糼容暗感心酸,不知怎么开解她,干脆不说了,跳下马车活动筋骨。

    脚下软绵绵的雪毯,远山近峰白皑皑一片,好美,可惜差雪里一枝红梅。

    “要有一枝红梅,就完美了。”姜糼容叹道。

    “那里不就有吗?”粉妆笑着指向不远处路崖一边。

    果然雪里一树老梅,上面一枝梅花在晶莹的冰雪里吐蕊绽香。

    “好漂亮。”姜糼容喜滋滋跑过去准备折梅。

    半空里一个人影从她头顶闪过,只一眨眼,那枝红梅到了那人手里。

    “糼容妹妹,送给你。”那人是孟沛阳,一膝半屈一膝跪地,举着梅眉目含笑看姜糼容。

    刷刷刷……停车等着前行的不少人在下面散步,目光一齐朝他们投来。

    “好痴的男儿。”有姑娘艳漾惊叹。

    “有辱斯文,男儿膝下有黄金,跪天跪地跪父母跪君王,怎么能向一个女子下跪。”

    “那是谁和谁……”

    “那公子是承国公府世子,那女的,你知道是谁吗?”

    “不知道,我去问问。”

    窃窃私语不绝于耳,姜糼容气得粉面通红,抢过孟沛阳手里的红梅,不假思索就朝他脸上抽去。

    “谋杀亲夫啊……救命啊……”孟沛阳大叫着跳开,半路上还跌趴到雪地里,站起来时满头满脸的雪,模样要多狼狈有多狼狈。

    这家伙是故意的,追是追不上的,姜糼容扔了梅花枝,蹲下地抓起一捧雪,直起就想狠狠摔过去。

    一只大手攥住她的手腕,是季唯。

    “别闹了,再闹下去就谁都注意上你们了。”

    谁想和他闹,姜糼容气得眼眶通红。

    季唯一言不发,拉了她就走。

    他的马车就停在不远处,把姜糼容拉进车厢里后,季唯冷冷道:“你那么聪明一个人,怎么不明白,孟沛阳就是要在人前故意与你亲密玩闹。”

    “谁和他亲密了?谁又要和他玩闹了?”姜糼容气得哭起来,她可不想重生了一回还嫁进孟家当活寡妇,最后再落了个被杖死的下场。

    “糼容,前面路通了,咱们可以走了。”李昂寻了过来,跳上马车,看到姜糼容在掉泪,急急拉起汗巾帮她擦泪,低头看到她抓雪水的小手冻得红通通湿润润,又去给她擦手揉搓。

    姜糼容一把抽回,李昂也没生气,四处看看,拿起车厢角的手炉塞给她:“来,先暖暖手,别冻着了。”

    手指确是冻得僵直了,姜糼容接过手炉暖手。

    “暖一暖咱们就回去,马车不走堵着路,后面的车走不了。沛阳刚才欺负你了是不是?回去我凶他。”李昂安抚道。

    “我不回去了,我坐季大人的车。”姜糼容恼道。再给那家伙宣扬下去,进京城后,谁都知她与他不清不白了。

    李昂四处看了看,皱眉道:“坐板这么硬一点也不舒服,火炉都没有,引枕靠背也没有,这两大被子是棉花被不是滑丝被,又重又不暖……”

    季唯只是六品官,要敢坐一品侯府那样的奢华马车,早给言官弹赅下大牢了,姜糼容见李昂越说季唯脸越黑,急急打断他:“别说了,我随你过去,不过,你得让孟沛阳骑马,不能给他坐马车里面。”

    “好,走吧,这里面太冷了,看你脸都冻青了。”李昂心疼道,朝季唯拱手作别,先跳下马车,回扶姜糼容:“糼容,小心些,地上都是积雪,很滑。”

    姜糼容和李昂的影不见了,季唯低头看自己买的那两被,又伸张开自己双手反来覆去看,俊秀的眉头攒成川字。

    刚才怎么就不懂得给姜糼容拭泪?怎么就不懂得要给她手炉暖手?还有,这马车厢里烧个炭炉不是难事,从靖海关出发时怎么没想到呢?下马车时怎么没想把扶一扶嘱一声小心些儿呢?

    季唯的纠结,姜糼容一毫不察,回马车后,李昂很不客气的赶了孟沛阳出去骑马,孟沛阳倒也老实,朝姜糼容挤了挤眼跃上马。

    “沛阳就是玩了些,心地是好的。”李昂替他解释求姜糼容谅解。

    姜糼容很无语,不知这个表哥是怎么想的,孟沛阳再明白不过表示了要追他心上人,他却还傻傻呆呆替敌说好话。

    路上那么阻一阻,进城时已入夜,待到了安阳侯府,已经戌时了。

    候府里灯火通明,大厅里人语声声,姜糼容问道:“表哥,你派人提前送信和姨妈说过咱们今到?”

    “没有啊,好奇怪这么晚了还这么闹。”

    “咱们过去看看。”姜糼容有些不安。高夫人不弱,但是没有李宗权支持,白氏又是心机深沉的人,不知会不会是高夫人出什么事。

    “坐了一天车你很累了,去休息不看了,清音阁娘肯定命人收拾好了,我送你过去。”李昂大喇喇道。

    这个表哥很不错,就是马大哈了些。姜糼容摇头,道:“远来是客,没理由不拜见长辈径自去歇息,表哥你带我过去。”

    “好吧,随你。”李昂给姜糼容拢披风拢帽子,把她包得只剩一双眼睛,才牵了她的手往大厅去。

    大厅里剑弩拔张,地上跪着一妇人,李宗权坐在正中靠背椅上,白氏站在他背后帮他捶背,右下首站着一中年美妇。

    姜糼容到处看,半晌才发现,地上跪着的竟是她姨妈高夫人。

    “娘,你怎么跪着?爹,这是怎么回事?”李昂也发现了,冲进去扶起高夫人。

    “逆子,舍得回来了。”李宗权怒骂。

    他似乎看李昂很不顺眼,对李昂总是逆子逆子喊着,姜糼容很反感,强压下不岔,裣衽行礼:“糼容见过姨父姨妈。”

    “糼容,你来了,一路可好?”高夫人流着泪,拉了姜糼容的手摩挲,上下打量,叹道:“比上回来瘦了,可怜的孩子,姨妈想着等你娘百了才让你表哥去接你来的,没想到你爹也去世了。”

    高夫人比前世那时年轻了一岁,看起来却还苍老些,姜糼容心酸不已,也落下泪来。

    姨甥两个相对唏嘘,那头白氏柔柔道:“老爷,姐姐的甥女儿刚到,这事明再查问了,如何?”

    “不行,不问个水落石出,我在人前怎么抬头?”右下首美妇怒冲冲道。

    “什么事啊姑妈,三更半夜不停歇。”李昂问道。

    原来美妇就是李宗权的妹妹,李昂的慕者薄染衣的母亲薄李氏,姜糼容悄悄看去,心道薄染衣不知容颜肖似娘吗?若是,倒是不比粉妆差的一个国色美人。

    薄李氏没给李昂面子,手指直指高夫人,嘶声道:“什么事要问你娘了,做的好事,打量我没娘的孩子好欺凌吗?”

    你都中年人了,还摆什么没娘孩子的可怜样,姜糼容暗翻白眼,眼角却瞥到李宗权面色更沉,看着高夫人的眼神更凶狠。

    姜糼容暗叫不妙,突地明白过来,薄李氏祭出没娘孩子这一招实在高,薄李氏和李宗权一母同胞,娘亲早逝,没娘的兄妹两个比别人更亲密,她在李宗权面前这么一撒哭闹,李宗权本就偏心,更偏得厉害了。

    “娘,怎么回事?”李昂直肠子,竟是顺着薄李氏的话转头去问高夫人。

    他不是不替高夫人出头,而是根本不懂得反击。

    “你姑妈回家来,今丫鬟从她房中看到一件男人衣袍,你姑妈说是娘做的手脚污她清誉。”高夫人朝地上一件靛青袍子呶嘴。

重要声明:小说《案头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