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回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似是故人来 书名:案头香
    李家的马车远非季唯那辆简陋的马车可比,车厢宽敞了一倍不止,车帘子是厚厚的毛毡,寒风半点渗不进来,脚踏板上烧着黄铜炭炉,里面还搁了香饼,气腾腾清香扑鼻。

    坐板横躺三个人都足够宽,垫着厚厚的长毛毯,比软榻还舒适,还有两个又大又软的引枕,躺下可做枕头,坐着可搭手臂,另有两个靠背。车厢两侧上面做了一排吊柜,里面置了吃食书籍,坐板中间有一梅花式大理石台面小几,上面一个小炭炉,搁了砂壶烧开水。

    姜糼容惬意地伸伸懒腰,问李昂:“表哥,你没骑马吗?我想躺下去。”

    ——我想躺下去,你要是有骑马,到外面骑马去。

    “想躺就躺。”李昂笑,半点没听出姜糼容的暗示,把引枕挪到一头,自己往外坐。

    这表哥真个熟不拘礼,姜糼容皱眉,不便躺下去,斜斜歪着。

    “糼容,你让我送给季唯的信说了些什么?你什么时候认识他的?我怎么不知道?”李昂像好奇宝宝,问题不少。

    靖海关那边的事,迟早会传到京城的,姜糼容也不隐瞒,把自己发现杨氏的死有隐写信向季唯求助的事说了,至于什么时候认识季唯的,她编不出来,没有正面回答。

    “那个季大人那么厉害?”一直沉默着恭顺地坐在角落里的粉妆突然开口问道。

    “是好厉害。”姜糼容笑道:“谋定而后动,不出手也罢,一出手必是一击中的,好胆色好手段。”

    粉妆眼里闪过精光,又飞快地垂下眼睫,将心里的算计掩盖。

    “糼容你把季唯说的那么好,你很喜欢他?”李昂半俯下-凑近姜糼容,两眼炯炯发亮。

    姜糼容有些奇怪,李昂是喜欢自己的,可他现在怀疑自己喜欢季唯,眼里却没半点不悦喝醋的样子,而且,前世孟沛阳纠緾自己,他也没和孟沛阳反脸,在孟沛阳死后还去国公府帮着料理丧事。

    虽然加上穿越前那一世,姜糼容已是三世为人,却半点谈的经验没有,想来想去也理不明白。

    “想什么?糼容,你真的喜欢季唯?”李昂又追问。

    “季唯有什么好,冷冰冰的木头一个。”孟沛阳挟着风雪钻进车厢。

    “冷木头也比笑面虎好。”姜糼容一看孟沛阳就上火,见他坐了下来,那意思是不出去了,怒道:“我们女人呆的地方,你一个大男人进来做什么?”

    “外面下雪了,好大的雪。”孟沛阳挑起窗帘给姜糼容看,一脸的无辜。

    好大的雪,漫天席地,白茫茫一片。

    寒风裹着雪花往车厢里钻,姜糼容皱眉,不和孟沛阳说话了,坐起来啪一下大力打他的手,把车窗帘放下。

    “糼容表妹力气真大。”孟沛阳搓搓手,伸到姜糼容眼皮底下,委屈地叫道:“你看,都青了又肿了。”

    “你是豆腐做的啊?”姜糼容嗤之以鼻,看也不看他的手。

    孟沛阳自得自乐假泣了两声,站起来打开上面吊柜,从里面拿出一个木盒。

    里面原来是橘子,他把橘子拿了出来摆放在几案上的砂壶上。

    “放那干什么呢?”李昂问道。

    “女孩子弱,气烘烘不那么冰,吃下肚子舒服些。”孟沛阳事儿不少,摆完橘子又用踏板上炭炉温酒。“糼容,天太冷了,等会喝两口暖暖体。”

    这家伙花招儿蛮多,难怪上辈子前给他迷惑了,任他当采花贼进香闺不赶。

    姜糼容懒得理他,孟沛阳受冷落亦不以为忤,一会儿,净了手,给姜糼容剥橘子。

    鲜嫩多汁的橘子递到面前,姜糼容哼了一声,还是接过来,一掰两半,递了一半给粉妆。

    “谢小姐。”粉妆伸手接,指尖刚触上,平地一只手伸过来拿走了那一半橘子。

    “我动手弄的东西只给我喜欢的人。”孟沛阳面上还带着笑容,动作却很是刺人,寒风掠过,那半个橘子给他扔出车窗。

    粉妆眼眶红了,姜糼容气极,去掀车帘要扔掉手里那半个橘子。

    “尝尝嘛,很好吃的。”孟沛阳不给她扔,挤开李昂挨到姜糼容边,甜言蜜语哄人:“这橘子得来可不易,江南道敬献皇上的,只有十筐,我爹得了这么一小盒赏赐,我跟我爹撒泼才要来的,全带来了,你看我对你多好。”

    一面讨表扬,一面捏了一瓣橘揍到姜糼容唇边喂她。

    这家伙真是不要脸不要皮,水火不侵刀枪不入,姜糼容气得张大口,把橘连同他的手指一起咬住。

    “啊!谋杀亲夫啦!”孟沛阳大叫,被姜糼容咬在口中的手指却灵活地轻轻搅动。

    姜糼容怒极,狠咬了一口松开牙齿撤退,不料孟沛阳手指没被咬着,更加得便,指腹勾挑摩擦她的舌头,灵巧如蛇,所过之处,像给姜糼容抹了毒药似的,沾着一点,便麻木一片,酥醉一分。

    姜糼容大惊,急忙抬手去推他,手腕却给他一把抓住。

    李昂被他挤到背后看不到,粉妆不知有没有看到,姜糼容又羞又恼又恨,糼稚青涩的体被孟沛阳的动作弄得激颤。

    车厢的气温在骤然升高,孟沛阳喉咙深处发出近乎战栗的低暗的闷吼,猛一下抽出手指,把姜糼容推倒,抓过一旁一个靠背盖到姜糼容脸上。

    “沛阳,你别欺负糼容。”李昂后知后觉出声了,把孟沛阳推开,问道:“糼容,别不高兴,沛阳和你玩儿的。”

    有这么玩儿的吗?姜糼容气得膛起伏,李昂要拿开她的靠背,她急忙抓住不让动。

    这个时候脸上定是红扑扑的,丢死人了,不能给李昂看到。

    这之后,路上姜糼容咬紧牙一句也不和孟沛阳说,孟沛阳面色如常,嬉嬉哈哈乐哉乐哉,不紧不慢挑-逗可的小玩意一样不时逗弄姜糼容,得不到回应也浑不在意。

    这家伙就是一受虐狂,姜糼容在心中不停骂。心里却又不得不承认,这个自大的总是嘻笑的看似马大哈的人是极细心细致。

    她们一路上的吃食不是最贵,却绝对是最合胃口的,甜咸酸涩素搭配得极好,都是孟沛阳点的,住宿在哪里也是他定的,很舒适,李昂不大拿主意,什么都听他的。

    姜糼容能觉得他想得很周到,也是因他每做一件好事必得要表扬自己一番,让姜糼容充份明白他的好处。

    听得离京城只有半天路程了,姜糼容松了口气。

    这回,进了侯府,她定不再与孟沛阳见面,孟沛阳要敢做梁上君子,她就告诉高夫人让高夫人安排婢仆把他用扫把叉出去。

    姜糼容想得正美,马车突然停下来,她一个趔趄,不偏不倚正好倒到孟沛阳上,孟沛阳嘻嘻一笑,一只大手揽着她的腰肢,一只手往下滑揉住她部。

    “孟沛阳。”姜糼容气得暴喊。

    这么明显,迟钝的李昂终于也觉得不妥了。“沛阳,别胡闹。”用力掰开孟沛阳把他拖开。

    姜糼容扑哧扑哧喘气,知捶打咬骂什么的,对皮粗厚的孟沛阳是打骂俏,心想,跟这家伙在一起,得买把匕首带着,这家伙再敢胡来,一匕首朝他心窝捅去,看他还敢不敢胡来。

    转念一想,孟沛阳绝对还是敢胡来的,人不要脸天下无敌,自己有匕首在也难奈他何,何况真捅死了,承国公府会和上辈子一样,要她嫁孟沛阳结婚。

    “大公子,前面好像有马车一边车轱辘掉路崖了,道路给堵住了,暂时走不了。”车夫在外面道。

    “沛阳,我们过去看看,看能不能搭把手帮忙一二。”李昂拉孟沛阳下车。

重要声明:小说《案头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