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回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似是故人来 书名:案头香
    马车突然停下来时,季唯急忙扶了姜糼容坐正,自己正襟危坐。

    “大人,前面是鄄城,好像有人来接姜小姐。”

    姜糼容迷迷糊糊被喊醒,掀开车帘子看去,顿时控制不住笑了起来。

    城门边停着一辆奢华招摇的马车,马车旁站着一个人,这人穿着大红褂子,罩着翠绿箭甲,头上戴了粉红黄各色绢花围成的一个大花环,两只手各举一块大牌子,一块写着——李云起在此。一块写着——表妹表妹快快看过来。

    “我表哥这招很搞笑,不过却也非常显眼。”姜糼容一边整衣裳发髻准备下车,一边忍不住笑着对季唯道。

    “李昂想不出这样的花招,十成十是孟沛阳。”季唯冷着脸道,像是谁欠了他十万八万两银子。

    孟沛阳!姜糼容理发髻的手顿住。

    重生了,若说最不想见的人是谁,孟沛阳当之无愧是第一个。

    “季大人,让马车越过去直接进城,我不下车了。”姜糼容道。

    只要在外面不打上照面,往后进了安阳侯府,小心着意些,想必内外有别,就不会碰上孟沛阳。

    “迟了。”季唯面无表道。他话音未落,车帘被从外面掀起,一人跳上马车,正是那个打扮得很夸张的人。

    “糼容表妹,是你吗?你来啦。”那人乐呵呵叫道。

    前世孟沛阳虽是闭着眼躺上,总是有些儿印象,瞟一眼面前的人,姜糼容就知他是孟沛阳。

    孟沛阳没有季唯的艳色,不过小麦色肌肤健康干净,浓眉虎目,眉眼满是笑意,相貌很是不错。

    姜糼容没心思欣赏,一想起自己前世嫁给这人成了婚,还为之丧命,一口恶气涌上就压不下去。

    “谁是你表妹?见个人就是表妹,孟公子的表妹可真多。”姜糼容恶声恶气道。

    孟沛阳的笑容僵在脸上,也不过眨眼工夫,他兴致勃勃地挤坐了下来,就在季唯和姜糼容中间,还不忘一个手肘把季唯顶远点,看着姜糼容喜滋滋道:“糼容表妹,咱们以前没见过,你咋一眼就能认出我来?”

    刚才失言了,姜糼容恼羞成怒,抚了抚双臂作出恶心得起鸡皮之态,道:“孟公子是不是要糼容说孟公子声名在外人人皆知?”不等孟沛阳回答,哼道:“孟公子请下车,男女授受不亲,请别坏糼容声名。”

    “我这么坐着就是坏你闺声?”孟沛阳怪叫,伸出两根手指比划:“糼容表妹,我现在离你最近的地方还有两指宽。”转过去,季唯见他看自己,坐直体暗暗防备,孟沛阳在自己肩膀碰了一样,接着手指捻动,笑道:“糼容表妹,咱们离了那么远就影响你闺声了,那你靠到这一位上,又算怎么回事?”

    谁靠到季唯上了?姜糼容气极,想给孟沛阳撩上一拳,却给他手里的证据镇住了。

    孟沛阳手里捻动的头发细细软软,男人头发硬,不肖说不用比较,那是她的头发。

    “马车里一起坐着头发飘来飘去,有一两根落到季大人上算什么?你别污我声名。”姜糼容有些狗急跳墙的气急败坏。

    “一根两根有可能,十根八根呢?”孟沛阳嘻笑,道:“甚至还有一根夹在季大人衣领里,这不是飘的吧?”

    他按住季唯衣领,果然那里有一根头发半截在外面半截在里面。

    那是姜糼容躺上去时,季唯衣领松开,于是头发掉到里面了。

    他上马车时只瞟了自己一眼,却能看到细细的头发丝,并因此推断出姜糼容曾靠在自己怀里过,好敏锐的观察力!季唯心头大震。

    姜糼容羞愤不已,没去想自己头发怎么落季唯上,想着孟沛阳上辈子当梁上君子钻她闺房,这辈子又来坏她声名,不假思索,一拳朝孟沛阳膛撩去。

    “哎呀疼死我了,救命啊!”孟沛阳东歪西倒哭叫。

    他看着是嘻闹,倒得却很有技巧,不动声色地一寸寸侵占,姜糼容已给他到角落里,再闹下去,就直接压他上了。

    季唯看不下去,冷咳了一声,正想揭穿,马车帘子又被撩开了,上来的是李昂。

    “表哥,你把这家伙拖下去。”姜糼容大叫,也把季唯涌到唇边的话压回。

    “沛阳,快别胡闹。”李昂去拉孟沛阳。

    “糼容打我,你不帮我还胡凶我?”孟沛捂着脸,吸着鼻子,呜咽有声。

    “只有你欺负人的份,谁还欺负的了你?”李昂失笑,毫不客气拖起孟沛阳扔下车,“季大人,多谢,有劳你了。”他有礼地向季唯道谢。

    “不谢。”季唯冷冷地憋出两个字。

    “糼容,咱们走吧。“李昂左右看了一眼,拿过角落里那个花布包袱背到肩膀上,又小心去扶姜糼容。

    这才是男人该有的表现?季唯有些怔神,昨晚给姜糼容拿包袱时,他心里还觉得很别扭呢。

    “孟沛阳跟我们坐一辆马车?”姜糼容问道。

    “没有,他骑马。”李昂笑道:“沛阳就是闹些,没有恶意的,你别介意。”

    哪能不介意,那是一个扫把星大灾星,姜糼容皱眉,李昂从京城远道过来接她,还坐季唯的马车不合适,况且亲疏有别,忍着对孟沛阳的满心厌恶,姜糼容谢过季唯,跟着李昂下了马车。

    “云起,我说在这里等没错吧?糼容从靖海关上京城,这是必经之路。”孟沛阳在马车旁站着,看姜糼容下车了,得意地拍膛表功劳等姜糼容夸他。

    姜糼容无视他,只作没听到,越过他径自上了马车。

    马车里坐着一个女人,鬓松发乱形容憔悴,饶是如此,也难掩其美色,眉心间一颗艳红的胭指痣使整个人更加灼灼夺目。

    是粉妆,眉心没有贴芙蓉花铀的粉妆。

    “刚才沛阳在这里等你我不在,就是去救她,她在路边卖唱,一个畜牲欺负她。”李昂介绍道。

    前世那些子,粉妆低眉顺眼周到细致服侍得姜糼容不错,姜糼容对粉妆印象不错,微笑着朝粉妆友善和蔼地点头表示认可李昂的行为,愿意留下她。

    “粉妆谢小姐收留。”粉妆本原是跪在马车一角的,也没站起来,叩下头去向姜糼容见礼。

    “起来吧。”姜糼容受不得跪礼,把她挽扶起来,看了看她上单薄的衣裳皱了皱眉,对李昂道:“表哥,咱们进城了先歇下,你去买几棉衣裳给粉妆。”

    “歇不得,这可不是我们的地盘。”孟沛阳在马车外插口,呶嘴指粉妆,道:“你表哥从地头蛇手里英雄救的美,那恶虎可不是易与之人,咱们赶紧走,离鄄城越远越安全。”

    “孟世子原来是欺善怕恶之人?”姜糼容讥嘲地眼神斜孟沛阳。

    “那恶虎刚才打不过云起就走了,看那样子,肯定是去搬救兵的,我和云起来再多的人也不怕,可你这个滴滴的大美人可不容一毫闪失可不能冒半分险。”

    “找借口。”姜糼容撇嘴,心里却很赞同孟沛阳的顾虑,强龙难压地头蛇,她们一行四人就有两个女眷,打起来殊无胜算,遂对李昂道:“表哥,咱们走吧。”

    马车行驶起来,孟沛阳骑马在外,李昂坐车里。姜糼容打开自己的包袱拿出一棉衣裳递给粉妆,道:“可能小了些,凑合着吧。”

    “多谢小姐。”粉妆感激地接过,姜糼容想让李昂背转,不需她说,李昂自个儿已转过去了。

重要声明:小说《案头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