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回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似是故人来 书名:案头香
    “姜参将,你的怀疑是对的。”季唯视线在众人面前扫过,而后缓缓道:“主谋杀死杨氏的,就是令千金,帮凶执行的,就是她的兄三儿。”

    “什么?你胡说,如玉若真是糼容杀的,糼容就不会给你写信了。”姜达高声喊,瑟瑟发抖,面色青里又白,白里又红。

    “这是令千金盖弥张虚张声势。”季唯冷冷道:“证据确凿,姜将军,你想包庇也不能够的。”

    连季唯也不相信自己吗?姜糼容苦笑,抬眼看到季唯望着自己的眼睛有些别样的意味时,忽然灵机一动,哭喊了一声:“娘,糼容去陪你。”朝墙壁撞过去。

    脑袋嗡嗡响眼冒金星天旋地转,摇摇晃晃缓缓倒到地上时,意识却没有失去。

    一根冰凉的手指触上她的鼻尖,接着是清冷的声音道:“姜小姐畏罪自杀亡了。”

    “糼容……”姜达抱起女儿悲伤地痛嚎,比杨氏死时更惨切。

    老爹原来很疼自己的,前世他在不久后就要死去,怎么办?自己不能一走了之上京城了吧?得留下来照顾他吧?

    姜达哭的太大声,姜糼容耳膜生疼脑袋抽疼,晕了过去。

    幽幽转转不知过了多久,姜糼容睁开眼睛时,已是躺在自己闺房的大上。

    灯影里一个拔的影坐在临窗书案前,姜糼容迟疑了一下,缓缓坐了起来。

    “季唯,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和你父亲说,我懂医道。”季唯淡淡道,走到前,墨玉一样的眼珠子紧盯着姜糼容,“为什么会写信向我求助?”

    他很好奇,一个素昧平生且千里之遥的闺阁女子为什么会将如此重大的事毫无保留告诉他。

    于他,他们从没见过面从没听说过彼此,于自己,他却是这个陌生的世界上最有能力最值得信任的人。

    姜糼容想,上一世,自己如果多些机警,在发现怀有孕时寻上季唯向他求助,也许就不用枉死了。

    “我试探过李昂,他从没和你说起过我,事实上,在此之前,我和李昂也没有过交集。”季唯接着道。

    “季大人先回答我的问题。”姜糼容调皮一笑,“季大人,你为何会千里迢迢而来?”

    “人命关天,既然知道了,岂能置之不理。”

    “这就对了,小女子久闻季大人听讼清明,就向季大人求助了。”姜糼容含含糊糊揭过,小手比了个抹脖子的姿势,哼哼叽叽哭泣,雷声大雨点一滴没有:“季大人,你破案了吗?找出真凶了没有?糼容的命可全靠你了。”

    “死不了。”季唯嘴角抽搐,面皮蹦跳,好半晌忍住控制不住的大笑,道:“揪出来了,杀杨氏的是温氏,你‘畏罪自杀’,你爹痛不生,姜府乱成一团,温姨娘因我突然的介入很害怕,就要去杀服侍杨氏的那个贴丫鬟灭口,她把那丫鬟骗到水塘边推她下水,我一直悄悄跟踪着,跳下水救了那丫鬟,那丫鬟被救上来后,什么都说了,还交出被她埋起来的勒死杨氏那条布腰带,人证物证据在,温氏和她已押送靖海衙门。”

    太好了!姜糼容高兴得拍手大笑,这回总算不用跟上辈子一样背冤屈了。

    季唯看她笑得大眼眯成细缝,有些失神,扯了扯唇角想跟她一起笑,却笑不出来。

    姜糼容笑了许久停下,问道“你故意说我是杀人凶手,又暗示我自杀,是想让温氏走杀人灭口这步棋?你怎么知道温氏有帮凶?又怎么猜到她会杀人灭口?”

    季唯淡淡道:“死人才不会说出真相,温氏迟早要灭口的,只不过因我的出现提前罢。”

    “温氏一个弱质之流,没有帮凶怎么杀得了杨氏?而杨氏被勒死到被伪装成自缢的样子,整个过程时间不短,贴丫鬟怎么会没发现?”

    “进姜府前我就通过杨氏的兄弟调查清楚了,杨氏侍宠生,待下刻薄,轻则打骂,重则掌嘴藤杖,那个丫鬟贴服侍,被责骂的时候最多,早已怀恨在心,温氏多次做好人为她向杨氏求免责,在她看来,温氏是大菩萨大好人,温氏和她说,杨氏一扶正当上主母,她的子更难过了,莫若弄死杨氏,那丫鬟也是积年恨深,一下子同意了。两人那晚又给你兄下了蒙汗药,令他呼呼大睡,偷了他的靴子穿上弄出大脚印。”

    “好有心机,嫁祸于我,这么一来,我爹即使发现杨姨娘死于非命,也只能隐忍不发。”姜糼容咬牙痛骂。

    “正是,事也如温氏所料,你爹怀疑是你不敢声张,若你没托我前来,她们不仅逍遥法外,你还在你爹心里留下穷凶极恶的坏印象。”

    “多谢你了。”姜糼容真诚地道谢,又担忧地问道:“我爹杀死三儿,用不用伏法?”

    “三儿是家生奴籍,太平朝律例,奴才是任由主子打杀的。”季唯干巴巴道:“怎么?你只担心你爹,就不想想,那是一条人命吗?”

    姜糼容无言,三儿对她是个陌生人,老爹却接触过,并且对她很好,连以为她杀杨氏还舍不得张扬出去怕她声名有毁。

    “准备一下,我要回京,你跟我一起上京到你姨妈家住。”季唯转往外走,像是要与姜糼容同路上京万分委屈似的。

    姜糼容嘴角不由得一抽——兄台,你不愿意没人强迫你。

    要不要上京我还得考虑一下呢!

    姜糼容没有考虑的必要,她老爹病倒了,没几,死了。

    三个月不到,死了正室,一个妾室被谋杀,一个妾室杀人被问斩,姜达支撑不住。

    姜府一团乱,丧事还是季唯帮忙料理的。

    参将府是朝廷的,边城不可一无将,姜达刚下葬,朝廷派人接替的参将就到了,府第交出来给接任者,下人也尽皆遣散。

    姜糼容几经考虑,把玉婵的奴籍发还许她自己自由,没有带她一同进京。

    玉婵走前哭哭啼啼很是不舍。

    “干嘛不带她一起走。”季唯问道,这个时候,两人共乘一辆马车,正冒着呼啸的北风往京城而去。

    “她太没心眼了。”姜糼容摇头,道:“侯府那种地方,她跟着去了,会坏我的事的。”

    季唯嘴唇动了一下,没有再说话。

    没有玉婵同行,他们孤男寡女上路,也不知她怎么想的。

    姜糼容没那么多心思,现代人男女一起出差共乘一辆车的多的是,而且一路上也不只他们两个,外面不是还有一个车夫吗?

    寒风朔朔,季唯一丝罗袍,外面加了件狐裘,干净利落。姜糼容穿得圆溜溜像只大蚕蛹,怀里抱着暖炉,还是觉得冷得不行。

    姜糼容开始还装着淑女,后来受不住了,先是脱了鞋,把脚缩到坐板上盘腿坐着,接着干脆把包袱里的厚棉袄厚棉裤全拿出来包罩围拢到上。

    没那么冷了,其他的不适又来了,马车的颠簸摇得眼头晕闷,姜糼容闭了眼强忍,迷迷糊糊睡了过去。

    睡着了真舒服,怀里似乎搁着火炉,暖洋洋的,姜糼容满足地嘤咛了一声,慵懒地蹭了蹭,更紧地抱紧暖炉。

    暖炉季唯看着八爪鱼一样扒在自己上,在梦里满足地翘着唇角的人,一张俊脸比木炭还黑。

    姜糼容一路迷迷糊糊睡着,到下马车时,已被季唯推开了,她还不知自己投怀送抱过,穿着一棉衣棉裤裹着厚裘雍肿不堪下了马车后,行李也不拿,就站在一边等着。

    季唯又气又无奈,忍了忍,咬牙替姜糼容拿包袱。

    他一手提一个蓝布包袱,一手提一个翠色白花包袱,掌柜的瞟了一眼给他们登记房间住宿,马车夫一间,季唯和姜糼容一间。

    季唯上了楼才发现,又下楼重新登记,掌柜的不耐烦,他刚才为占便宜,说的是一人住一晚多少银子而不是一个房间多少银子,再给一个房间又不能多收银子。

    “客官,没房间了,要不,你和你的车夫一间,小老儿命伙计多送一被褥上去。”

    和马车夫一睡总好过和姜糼容一睡,天寒地冻,再寻客栈住宿不便,季唯点了点头。

    这么冷的天自是不能打地铺,跟个男人躺上,虽是两个被筒,季唯还是很不自在,翻来覆去间想起白天揽着自己的细软小手,还有带着淡淡馨香的体,忽然间心头就躁起来。

    这一夜季唯脑子乱哄哄的,天亮了眼眶青黑,喊上姜糼容一看,姜糼容比他还惨,原来是嫩水葱,一夜间直接变成蔫黄瓜了。

    姜糼容昨晚一晚没睡,上半夜陌生的铺不适应,后半夜刚要入睡,火盆熄了,她开门想喊伙计加炭块,一看走廊暗沉沉静悄悄,到唇边的话又吞了回去。

    “有没有更好些的客栈住?”虽然和季唯不熟,上了马车后,姜糼容还是忍不住一边打呵欠一边埋怨。

    “睡的不好?”季唯明知故问。

    “废话。”姜糼容继续打哈欠,摸着小脸蛋道:“到京城还得十天吧?这么住下去,估计半道上你可以把我埋了直接上路了。”

    哪有那么夸张,第一晚不舒服,第二晚想办法住的舒适些就是。季唯不语,抖开手里刚买来的两被子,一铺下面,一给姜糼容包裹体。

    “谢谢你。”姜糼容由衷感谢,夜里睡不好,很快睡着了,坐着不对劲,慢慢地就歪倒下去,又歪到季唯上。

    天然暖炉靠垫真舒服,让人分外安心,姜糼容磨蹭着,寻找靠起来最舒服的位置,然后紧靠到季唯怀里,双手伸出被外揽住他的腰,安逸满足地进入香甜的梦乡。

    季唯的脸不似昨那么黑,他没有伸臂搂住姜糼容,也没有推开她,只静静看着。

    几缕乌黑的碎发遮住了姜糼容的脸,季唯轻拂开,手指緾搅住,缓缓地转着圈。

    似乎扯到头皮,姜糼容眉睫眨动了一下,季唯吓了一跳,急忙去推她,姜糼容眉头在睡梦中蹙起,整个人更紧地蜷缩进他怀里。

    “你为什么对我一点防备都没有?我们以前见过吗?”许久,姜糼容一动也不动了,季唯缓缓俯下头,下巴抵住她光滑的额头,呓语呢喃一样低声问。

    姜糼容没有回应,她靠着她以为的暖炉,无比惬意地酣睡。

重要声明:小说《案头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