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回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似是故人来 书名:案头香
    站在律法的角度看,吕风完全没做错,任尤深女儿的悲惨遭遇是他的兄弟造成的,吕风后来已经将任尤深的兄弟绳之以法了。

    季唯给吕风满上杯里的酒,笑道:“老师,听说城外曲江边桃花开的甚好,明学生陪老师前去散心,可好?”

    “好,好。”吕风高兴地看季唯,他一生未婚,季唯就跟他的亲生儿子一般,见季唯放下案牍陪他外出散心,欣喜不已。

    吕风这晚歇在季府,天亮后,师生两人盥漱了用膳后一起骑马出城。

    两人都是文官,不过查案有时得到命案发生地方去,僻远的山村角落马车不通,便学会了乘马。

    才出府没多久,道路就不畅了,原来是有人嫁娶,喜乐喧天排场甚足。

    “这是谁家嫁娶?这么大排场,快比上公主出嫁了。”吕风好奇的道。

    季唯看了看没有新郎的迎亲队伍,脸色微变,跳下马,抓住一围观的路人问道:“知不知新娘何人,娶亲的是哪府?”

    “这你都不知道啊?”路人嗤笑,“娶亲的是承国公世子,新娘是安阳侯夫人的甥女。”

    承国公世子是孟沛阳,安阳侯夫人的甥女是姜糼容。

    这是一个大活人嫁个死人了!

    令人愤懑不平的消息冷不防扑来,噎得人一阵闷。

    季唯从牙缝里挤出四个字:“好生荒唐!”

    花轿在在季唯话音落时恰好走到他边,飘扬的微风半吹起轿帘,季唯看到新娘交迭置于膝上的一双洁白的手。

    大红喜服繁花锦簇绝艳烈,上面的那双手莹白似冰雪,柔软秀巧,婉转百般,好生漂亮。

    玲珑风流可入画,无边风月笔难拓!

    可惜了,好好的一个女孩子的一生就这样葬丧了。

    吕风走在前头,见季唯没跟上,转头问道:“怎么了慎之?”

    季唯摇头,道“没事,老师,咱们走吧。”

    承国公府办喜事,他没收到亲柬是官卑位微,他老师是二品官,不知这回事,没收到请柬定是孟滔怕正直之士为姜糼容抱不平节外生枝,故意不发喜贴的。

    孟沛阳死到现在仅五,婚事如此苍促,想必孟滔自己也知道,让姜糼容和儿子结婚有违人伦道德。

    新娘已上喜轿,他老师知道了去阻止也阻止不了,不说也罢。

    鼓乐喧天,很奇怪,姜糼容在花轿里却听清了季唯摧金裂石般清冷的声音。

    姜糼容想,他说荒唐,那就是不赞成这样的婚,不知会不会出声拦住花轿?

    闪念过后,姜糼容自失地笑了,连李昂都因她怀了孩子而放手由得她嫁进孟府,季唯一个不相干的人,怎么会出声阻止呢?

    姜糼容轻抚还不见半点变化的肚子,长长地叹了口气。

    她真想不通前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怎么会未婚就与孟沛阳做那种事?

    孟云菲捧着孟沛阳的灵位与姜糼容拜的堂,礼成进新房后孟云菲没有离开,坐到姜糼容边唉声叹气。

    “糼容,你怎么会和我哥那样呢?要是没有孩子,你就不用这样一辈子苦守了。”

    要知道是怎么回事就好了,姜糼容也有些无奈,带着个球,又不能也不敢落胎,只能嫁进孟府了,至于往后是不是苦守,走一步看一步,反正在孩子生下来前,什么也做不了的。

    “小姐,你今天很累了,奴婢服侍你盥漱了休息吧。”粉妆作为陪嫁丫鬟也跟着进孟府来了。

    “糼容,要不要我回去洗漱了过来陪你?”孟云菲问道。

    “好啊。”姜糼容笑道,孟云菲直爽,她很喜欢。

    “小姐,这于姑娘不吉利。”粉妆不赞同。

    有道理,她结的婚,连新郎都没有,这晦气不能带给孟云菲。

    让孟云菲回去,姜糼容正想卸妆洗漱,韩夫人使婆子送了吃食过来。

    十几个捧着托盘的丫环鱼贯而入,大方桌很快摆得满满当当的,有二十道汤菜之多。

    婆子要一一介绍,姜糼容摆手,“每样直接给我来一点尝尝。”

    菜品显然都是精心烹调的,只姜糼容的胃口过了这几天也没好转,吃得懒懒的。

    “害喜的人都喜欢吃酸,小姐却不喜酸,或者是吃甜,不然炖个鸽子汤里面加点甜酱怎么样?”粉妆关切地提议道。

    这种吃法闻所未闻,不过,什么都吃不下,来点奇巧的也行,姜糼容让婆子吩咐灶房按粉妆的提议做。

    刚做出来的鸽子汤气腾腾,姜糼容尝了一口,感觉不错,一口气喝了一碗,国公府的婆子喜笑颜开,一人笑着吩咐门口侍立的丫环,“去禀报夫人,少夫人喝了一碗鸽子汤。”

    肚里这个孩子简直就是黄金蛋,姜糼容对于自己在孟府的生活,开始觉得不会太郁闷了。

    那去禀报的丫环不久回来,传韩夫人的话,说少夫人喝得下甜鸽子汤,兴许喜欢吃甜,已让灶房做几个甜品给少夫人吃。

    各种甜汤和甜品再端上来时,姜糼容却只尝了尝又没了胃口。

    “少可能还是喜欢喝鸽子汤,做个鸽子汤盛砂钵里,端个小炭炉到新房来,鸽子汤一直放炭炉上温着,夜里少想喝了我再侍候她喝。”粉妆提议道。

    少的贴陪嫁丫鬟可当半个主子,刚才又是她的提议姜糼容才吃了汤,婆子也不用等禀报韩夫人,迭声应下,吩咐底下丫环照办。

    韩夫人安排了四个大丫鬟四个婆子服侍姜糼容,边围满人姜糼容很不习惯,让那些人在外间厢房和倒座里睡,只留了粉妆在房中服侍。

    姜糼容上睡下后,粉妆放下纱帐,又点了宁神薰香,接着又去查看那鸽子汤,姜糼容闭着眼听着耳边的动静,心里想:粉妆这丫头真体贴。

    虽然有她服侍着很不错,可是她年龄不小,也别耽误了,留意着帮她找个好男人,发还奴契把她嫁了让她过好子去。

    姜糼容没看到,粉妆查看那鸽子汤时,从袖袋里摸出一个小纸包,打开纸包把纸包里的黑色粉末倒进砂钵里。

    成亲后,姜糼容胃口越来越好,韩夫人大喜,规矩是不要姜糼容立的,每使婆子问话传话不停,也经常到新房里来看嘘寒问暖。

    “阿容,有什么不习惯的只管说,婆子丫头们敢不敬你,直接打杀了也不用来回娘。”

    “阿容,这是宫里赏的东珠,你看喜欢吗?娘命人给你做个珠钗。”

    ……

    韩夫人像捧祖宗一样捧着姜糼容,姜糼容敬她是长辈,少不得言语恭敬回去,一时间,婆媳相处暖如风极是融洽。

    “我娘最疼我哥了,现在把疼我哥的劲儿都疼在你肚子里的孩子里。”孟云菲酸溜溜道:“你这一胎要是生的儿子,那更升天了。”

    儿子已经死了,这个遗腹子是孟家的唯一血脉,难怪韩夫人紧张,姜糼容摸了摸肚子,笑道:“听说男孩子闹,这孩子却很乖,从没闹过,兴许是个女儿。”

    “大夫诊脉不知能不能诊出是男孩女孩,要不请大夫来看看。”粉妆在一旁插嘴道。

    成亲已经过半个月了,一般规矩不便在大喜子里请大夫,再加上姜糼容这阵子吃食比出嫁前多,虽然面色有些萎黄,精神倒还好,韩夫人于是没请大夫来给姜糼容诊脉。

    姜糼容穿越前还是黄花大闺女,没有经验,正有些奇怪为何怀着孩子体却一点异常都没有,遂笑道:“粉妆这提议不错,云菲,你和娘讲一下,请大夫来看看。”

    “少夫人气血两虚,已无喜脉,从脉象上看,少夫人刚落胎不久。”

    一个接一个的大夫来了,说的都是相同的断语,后来,孟滔又进宫请来太医,还是相同的断语。

    震耳聋的战鼓在耳边擂响,尖锐地冲击着耳膜,姜糼容被重重乌云包裹住,一动也无法动。

    韩夫人像地狱游出的一道怨魂,瞪着血红的眼睛死死盯着姜糼容。

    最初的震惊后,姜糼容心里出奇地一片宁静。

    再没有经验,她在现代社会也耳闻过,落胎是会见红的,她从被诊出有喜脉后,却从没见红过,她自己没吃过落胎药,也没被人暗中下过落胎药。

    她想,自己落进圈了。

    做圈的那个人就是杀死孟沛阳的人,她根本没有孕,喜脉是假象,落胎也是假象,为何会这样,也许只有陷害她那个人明白。

    粉妆匆匆跑出去,说要去向高夫人求救。

    明知说不清,姜糼容还是看着韩夫人道:“夫人,糼容自入孟府后,从没见红过,夫人可以问服侍的人。”

    “从诊出喜脉到嫁入孟家,你可是在李家还呆了四天。”韩夫人眉眼扭曲,先前有多欣喜,现在就有多愤恨,“给我上,把这个毒杀我孙子的-人打死。”

    咚一声,姜糼容被婆子推倒地上,头部触地脑袋昏眩,她想站起来,上却在瞬间遭到无数棍棒的击打。

    啪啪声持续不断,五脏六腑被凶狠的击打带起的震整得翻腾起来,绵延入骨的痛楚刀割火烫般,疼得姜糼容整个人扑腾着不停跳动。

    视线里渐渐有血流淌,最难受的还不是疼,而是喘不过气来的窒息感觉。

    意识快要失去时,姜糼容听到厅外传来禀报声:“夫人,季提刑来了,说杀死少爷的凶手已经查出来并已捉拿归案。”

    “让他等着,天大的事也等我治死这个杀死我孙子的小-人再说。”韩夫人恶狠狠道。

    “我要见,我死也要死个明白。”姜糼容艰难地抬头。

    “你到泉下去明白吧。”韩夫人冷酷地道,拿过婆子手里的棍子,照准姜糼容的脖子挥了下去。

    姜糼容的头部软垂下来。

重要声明:小说《案头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