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9章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上了车,他又温柔的帮她系好安全带。

    琳达笑容更是灿烂,看来正哲哥心里是有她的,尽管他边的美女如云,尽管他穿梭在花柳丛中,他心底最重要的人还是她,要不然也不会亲自开车送自己了。

    “正哲哥。”琳达嗔道。

    他专注的表让她言而止。

    “吻我。”下车前,她把脸歪过去撒道。

    “一年不见,你的胆子越来越大了,也学会了......勾引男人。”荻少似笑非笑的望着她,后面四个字被琳达朱红的唇堵在了喉咙里。

    荻少瞬时全有些僵硬,蓦地,推开琳达,缓缓道:“别闹了,你妈在门口等着你呢!”

    她回过神来,果然看见她母亲倚在门坎上向他们这里张望。

    “妈,你真是讨厌,竟然偷看我们接吻。”琳达撒地迎上她嗔嘀道。

    而顾夫人却一脸愁云。

    发现母亲不对劲的脸孔,她突然拉下脸说道:“妈,你放心,我是不会让正哲哥和别的女人结婚的。”

    见琳达如此坚定的口气,顾夫人惶嚇略带命令的口气说道:“琳达,妈想要你回美国去。”

    “我不,我好不容易才把那边的业务推辞掉,我是不会回去的。”琳达撇着嘴说道。

    “可是,可是......”顾夫人脸色苍白,一时无言以对,心像被什么东西撞了一下。

    “可是什么?不是不是担心正哲哥太忙,担心我太忙,怕相互影响到工作?”琳达疑问道。

    然后是一脸陶醉在刚才的那个吻中,自我微笑起来。

    看着琳达一脸沉醉下去的幸福,她无奈按着不顺畅的心口上,摆了摆手吃力般地说道:“好了,很晚了,你先上楼休息去吧。”

    “嗯,妈晚安!”琳达满脸笑容,轻松地上了楼。

    ——————————————————————

    半夜时分,紫媚从干渴中苏醒过来,一脸疑惑的望着天花顶。

    尔后,她似乎什么都想不起来了。

    环视了四周,透过房间的摆设,她带着惊讶的表慌张起来。

    “咦,这么豪华的卧室,我是不是,是不是走错了门。”她自言自语道。

    由于过度的紧张,她的表带着几许吃力的隐痛,听见门外面有碎碎的脚步声。

    她又是一惊。

    轻轻叩开卧室的房门,眼睛从缝隙中瞟出去。

    一眼就看见楼下几个男人手靠在后背,威严凛冽的在别墅门中巡查。

    “秦燃,少爷怎么还没有回来?”这时,有一男人开口道。

    “不知道,大概在顾小姐那里露宿了。”

    听到这里她的心扑通的跳了一下,瞬时把门掩合了。

    人靠在门背上不停的喘气。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她又暗自疑问。

    在房间里来回穿梭,急的像一只找不到路的蚂蚁。

    揪着头皮,才发现自己的额头被一块纱布如丝带头巾般的被缠绕着。

    头突然很痛,很痛,爆炸一样的痛。

    哦,她模糊地想起来了。

    好像是自己被一个男人着和他结婚。

    似乎还闻到了房间里被花香香槟闹余留下来的那种气氛,还有她挣扎的残息。

    呜,她才二十岁,怎么能在这花季般的年华断送了自己的前程,她还有梦想,天使一样的梦想。

重要声明:小说《邪少强宠:冷面娇妻有喜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