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怕你受伤

    “紫媚,紫媚”余耀嘉有些心痛的望着她叫唤着,他的心似乎有些破碎的裂痕。

    “我还要喝,还要酒,还要喝酒,哈.......”杨紫媚趴在桌子上,又哭又笑的嚷着.

    她第一次感觉生不如死,第一次麻醉与放纵自己,第一次感觉自己放了一个天大的笑话。

    “她是怎么了?”雪蓝突然出现在余耀嘉的边醉眼朦胧的样子问道。

    “雪蓝你怎么来了?”余耀嘉擮了一下眼镜问道。

    “我不能来是吗?这里只有你们男人能来对吗?”雪蓝用手拨了拨刘海到一边,打着嗝嘲弄的反问道。

    “不,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觉得好奇,很突然。”余耀嘉说道。

    “你当然好奇了,我现在才知道,原来你逃婚还是因为你心里的人,你看,我说对了吧?我们怎么凑合始终都放不下各自在心底的那份深......不过没关系,等到不忍时,你、我始终都会退出的。”荻雪蓝斜着子淡淡的说道。

    “雪蓝对不起!”余耀嘉眼底明显掠过一丝慌乱。

    “这样也好,我感觉自己真的自由了,你不必害怕我哥会对你怎样?真的!”雪蓝举起酒杯咕噜噜的往喉咙里灌。

    “雪蓝你不能再喝了!”余耀嘉一时不知所错,趴在台面上的紫媚已经不省人事了,一个醉人还可以应付,如果连雪蓝也醉了,岂不是无法招架。

    “帅哥,需要陪酒吗?”正在这时几个浓妆惊艳的舞女盛的一起围了上来,几双手还靠在余耀嘉的肩旁上。

    “滚!”突然一个令人恐惧颤栗的音调响起。

    舞女们惊慌而逃时,却依然灼的回头望了望眼前带着墨镜神秘的美男子。

    高硕英,白皙的脸孔神秘的墨镜下,一袭黑色的衣装,神秘而辉煌地衬出他的高贵与拥有财富的价。

    “雪蓝,雪蓝你怎么喝起酒来了?”荻少伸出修长的手臂抢过荻雪蓝手中装满拉菲红酒的玻璃杯,然后那张白希的脸显出沉的暴怒来。

    “荻少,我......”余耀嘉言又止,他的目光满是歉意,复杂的表似乎有些窘迫与不安。

    “你小子行啊!”荻少把脸转向趴在台面上的杨紫媚后,一脸戏谑的笑道,还未等余耀嘉回答话,他已经吩咐保镖扛着惶惶坠落的雪蓝离开了零度酒吧。

    “雪蓝,你不要折磨自己好吗?我们一起去澳洲吧,去那里就没有了痛苦.....”扶着雪蓝上了车后荻少摘下墨镜一脸虔诚的说道。

    “我不去,我哪里也不去,这里才是我的家,这里才是我的人生。”

    “雪蓝,雪蓝你醒醒吧。”

    “哥,你为什么总是帮我计划着我的人生呢?为什么一点自由都不给我呢?你知道小鸟被关在笼子里的感受吗?......”

    “我这是为你好,我怕你受伤,你相信我,雪蓝,我答应过爸爸要好好照顾你的。”

    “可是我还是受伤了,而且这些伤都是拜你所赐的,哥你放了我好吗?你放开让我自由飞翔吧,我想一个人生活,安静的生活。”

重要声明:小说《邪少强宠:冷面娇妻有喜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