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怎么会有这本记本的?”林寒君冷冷的问道。

    葛佳怡吓了一跳,她期期艾艾的再次申明道:“我是从垃圾桶里捡来的啊!”她的眼睛也随即瞟上那本记本的首页,“用一个好的心态,好的感受来愉快的做自己必须做的事,然后用坚定的信念,感恩的心来创造自己想拥有的东西。我相信,命运是可以改变的——杨紫媚。”葛佳怡想不到这个本子也不是宋丹的,心里突然像丢下了一块大石头,突然之间轻松了许多。

    “我问你,你是从哪里捡来的。”

    “我就是在公司外面的那个垃圾桶里捡来的啊!”

    “总经理刚才我是看见里面有余念书的名字才捡起来的,我以为是余念书的,不信你自己看。”

    然后葛佳怡不停的翻,不停的找,好不容易在最后的几页终于翻出余念书的名字,空白的纸张,只有余念书的名字重复的横竖斜躺在那里,而字体和杨紫媚写的完全不一样。

    林寒君眉头紧蹙,瞬间他的眼眸像充满了无数的柔和,他淡淡的对葛佳怡说道:“你先把它留在这里,还有你去把我招待的事做好。”

    “总经理,你招待的事我一定在今天上午办好,还有这个东西我也不要了。”葛佳怡说完很轻巧似的就离开了。

    林寒君的眼眸一直注视着那本蓝色的记本,他没有立即寻找答案,他只是慢慢的欣赏着杨紫媚留下来的每段文字,从中他似乎更了解杨紫媚的无奈,和出来工作那一段时间的艰辛,他想等到公司新货上市后他一定要去F市接她回来。

    “这段子好像魔鬼上了,为什么一切都不如意呢?”读到这里的时候林寒君嘴角扬起一丝笑意,想不到杨紫媚一直都是个倒霉女。

    “宋丹最近变得神经兮兮的,我总感觉不对劲,可是哪里说的出来她哪里不对劲......”这么说来这笔记本是宋丹扔到垃圾桶的啰,林寒君立刻想到刚刚被解雇的宋丹。

    记写到三月底接下去竟然是宋丹的随记,林寒君感觉全锢了,因为他从宋丹的随记中知道了宋丹小时候的一个秘密。

    有些追忆会把所有美好的东西打碎,而且笼罩上一层霜雾,让人迷失方向。

    林寒君皱起眉头,心里突然像有一股暗礁水流撞击着自己的记忆,那么清晰,那么明亮如火车一样的往眼前开过来,“蘑菇丫头,蘑菇丫头”林寒君嘴角扬起,似乎带点苦涩的味道,他摇摇头,琢磨着心事........

    “林总经理,请问你带我来这里是什么意思呢?难道你想补偿我不是,我可消受不起你的好意。”宋丹冷着脸藐视和嘲讽道,那表好像是早已在她的预料之中不可担待的一副形。再者,当她踏出雅安集团的大门那刻起,当她狼狈的逃过那些得意与幸灾乐祸的嘴脸时,她的心是恨透了他的,现在呢,他竟然以私人的约会带她带这个地方,幽静的花园里一座房子,“难道他想金屋藏”宋丹这样一想着不免有些得意起来,然后又装作一副糟糟懂懂的表怪异地打量花园里的每个角落。

重要声明:小说《邪少强宠:冷面娇妻有喜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