犯罪的人是我,不是你

    “放心吧!我会帮你的。只是听你的妈的口气好像很恨她,根本就不赞成你和她交往。”林寒君拍拍他的肩旁安慰道,心里波澜不平:宋丹,为什么会是叫宋丹?不会是同一个人吧。

    “谢谢!我会给我妈妈做思想工作的。”说着把夹在钱包里的一张一寸半的照片拿递给林寒君。

    林寒君迟疑了片刻,不动声色的把相片收了起来。

    宋丹的名字在雅安集团越来越“响亮”了,葛佳怡冷笑几声:“勾人的女鬼,你们看看那脸抹的像样吗!”说完便摆出宋丹平里那副走路目中无人的神气。宋丹当然知道葛佳怡对她有反感和不好的言论,但是她根本就不在乎,每上班照常提着高傲与高人一等的自我满足感面对着别人。

    这天她知道林寒君回来了,她在电梯里拿出粉末扑了一层又一层,把衣服整了又整,此时她穿的是一粉红的职业装,蓝领带,修长的大腿下一双光亮的红色高跟皮鞋,放眼望去,比往更有几分姿色。

    “经理你的咖啡。”宋丹把咖啡放在桌子上,当林寒君憔悴中更显冷漠的眼神收尽她那妩媚的桃花眼底时候使她感到不寒而颤。

    “你认识慕名。”林寒君突然吐出一口烟雾幽幽问道。

    “我,我不认识。”宋丹犹豫了一秒钟才答道。

    “真的不认识?”

    “真的,怎么了,有事吗?”

    “我再问你一遍,你到底认识还是不认识?”

    “我认识又怎样,不认识又怎样,关你什么事?”宋丹双手交叉怀抱在前不以为然的说道。

    “我为你感到羞耻。”林寒君把烟头丢进烟缸,低头用手弹了弹衣服上的灰尘,把那张相片摆在台面说道。

    “你什么意思,你什么意思?.......是,我是下,我生来就下,下践人的女儿下命,从小到大都没有人瞧的起我,从小到大都是如此你满意了吧!”宋丹双手捂眼边说边往外跑像是受到了莫大的委屈,刚跑到门外又怕被人看见取笑只好返回办公室。

    “呵呵,呵呵,真是太可笑了。”林寒君闭着眼睛自嘲道。

    宋丹有些莫名其妙,但她很快理直气壮的为自己辩解道:“是的,我认识他,他是我男朋友,可是我两个月前我已经把他甩了,怎么,我犯罪了吗?”

    “不,不,犯罪的人不是你,是我。”林寒君诅丧道,慕名知道了后果会怎样呢?他现在不想去想这个问题,问题是怎样向慕名开**待,早知在医院就应该告诉他宋丹在这里工作,起码没有欺骗他的感觉。起码是不知者不罪啊!可现在呢,根本没勇气告诉他。全然是自己的一念之差把事越弄复杂了。

    “慕名还在医院,你应该也知道吧,我想你最好给他一个解释,你最好和他重归如好!”

    “我,我......”宋丹支支吾吾。

    “你没脸见他,没勇气见他,还是你真的决定以后都再也不见他,我真是为他感到悲哀,也为自己感到悲哀。”

重要声明:小说《邪少强宠:冷面娇妻有喜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