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对我来说什么也不是

    雪蓝记得她从欧洲回来打算向他解释和诉相思之苦时,她走到忆轩园时一个清瘦靓丽的女孩从忆轩园走出来,当时还以为她是搞推销的呢,可是当她像忘记了什么事后转过拿着钥匙开门的那刻,她的心冷了一地,她有这里的钥匙?可他从来没有留她在这住过,甚至连一次的过夜都不曾有过。

    她冰冷的站在远处,看着她从那里出来,然后自己落荒而逃,一把辛酸、苦涩的泪咸咸的流下来。这么多年,她以为他会和自己一样心已经死了,可是他很快活呢!

    没有她,他照样过着不是吗,而且还结了婚。病了几天,躺在病伤心中又想起他曾说过那忆轩园是童年的记忆,是等待蘑菇丫头的,它只是用来回忆,用来回味,用来寻找过去的,难道她就是蘑菇丫头,心里一阵窃喜,准备着下次去他公司找他时却又被她撞见他在医院双手紧紧握着她的手那深的一幕。

    那刻她便决定从以后不再认识林寒君这个人,她也不再是他认识的荻雪蓝了,看着脸上轻微的疤痕,那一刻竟然动了不想活下去的念头。

    林寒君被她生气的表和那“忘得干干净净”的话锢了似的,仰望着天空眸子一动不动。

    “雪蓝,我们结婚吧!就在这薰衣草的花海世界里怎样?”林寒君突然温柔起来,双手扳过雪蓝的体。

    雪蓝拨开他的手说道:“你疯了是吗?你疯了对吗?”

    “请你放开她!”一个冷冷的声音响起。

    又是他,林寒君露出玩味的说道:“怎么余先生是在害怕吗?我只不过是在和她开个玩笑而已。”

    “你觉得有意思吗?别忘了曾经我对你说过的话?”余耀嘉从眼镜里透出凛冽的目光来。

    “你别拿我当傻子一样来玩弄!她对我来说什么也不是。”林寒君说着,转离去。

    雪蓝此时泪如河流。

    余耀嘉手紧握成拳骨骼发出“咔嚓”的一声响,如果林寒君还在他跟前,想必他的拳头一定会不顾一切的发飙了过去,只是眼前最要紧的是雪蓝怎么样了。

    “雪蓝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余耀嘉怜惜中不忍问道,他可是从来没有见过雪蓝在他面前流泪过。

    雪蓝鼻子一酸“哇”的声哭了出来。

    余耀嘉温柔地把雪蓝带在自己的怀里,疼的抚摸着她短秀而柔软的发丝,第一次看着她如此伤心,心里突然多了份悸动,那是除了对杨紫媚曾经有过的感觉熟悉地涌现来。

    良久过后,直到听见雪蓝的心跳与呼吸渐渐逐渐平静下来余耀嘉才以询问似的口语温柔的说道:“雪蓝我带你回家吧!你哥哥很担心你......”

    “我现在还不想回去,你告诉他,不用他担心。”雪蓝如一泼冷水地推开他。

    “雪蓝!”余耀嘉痛切的喊道,随着手指撑了一下眼镜边框,好像只是为了让自己能够更清楚地看着她的变化,不知什么时候她已经擦干了脸上的泪水,甚至一点痕迹也没有留下来。

重要声明:小说《邪少强宠:冷面娇妻有喜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