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死是活与你无关

    “雪蓝,难道我们之间真的只能形同陌路了?”林寒君站在雪蓝的后深沉的问道。

    这些天来每天下午他都能看见她坐在这片薰衣草的花海里弹琴,熟悉的眼神,习惯的动作,每一点每一滴映入眼帘,牵动他的心旋回到两个个人相识的初衷和属于两个个人的世界。

    荻雪蓝淡定的起,黑葡萄似的眼珠紧紧盯着林寒君,陌生的说到道:“先生我不是雪蓝,请你不要随便打扰别人!”

    “荻雪蓝你不要再装了!你以为你把发型改变一下,你以为你把你下巴这里多了一块疤痕,从此就不是你了吗?”林寒君两手括入口袋,薄薄的嘴唇微翘,有些冷怒的望着他她,荻雪蓝体不由的抖了一下,她慌忙用手摞了摞自己的短发,掩盖自己不安的神色说道:“我没装,我真的不认识你。”

    “好,不承认是吗?那我立刻带个来证明一下!”林寒君掏出手机冷漠的眼神似乎要把一个人的心脉割断。

    “林寒君你为什么要我?为什么?”雪蓝脱口而出。

    “承认了”林寒君带着胜利的样子狡黠而冷笑。

    “为什么当初你要负我?为什么要偷梁换柱把我的a计划书给广高集团?”林寒君突然近雪蓝几乎是咆哮着,根本不没有了在医院门口遇见的那种重见的激动与落魄的心慌。

    “什么a计划书?”雪蓝心里咯噔一下,难道哥哥还……怪不得他能让公司起死回生,难道,难道与这份a计划书有关……

    “别告诉我说与你一点关系都没有”

    “为什么,为什么?你现在是来追究责任的是吗?荻雪蓝颤抖着体,嗤笑片刻,然后冷冷的撇开脸。

    “追究”林寒君冷笑一声,如果在乎的真的的是那份计划书,他今天还会站这里吗?

    他只不过始终不相信她会背叛他,他不相信……

    “你知道你离开我后,我有多心痛……”林寒君的声音逐渐软和下来,仿佛在寻找回忆里的

    他应该恨她不是吗?他来找她只不过为了让她沉迷在以往对不起他的那些痛苦中不是吗?

    下一秒林寒君却煽靠近她说道:“你曾经说永远都不会离开我的,你曾经说除了我你谁也不会上的,你曾经说到老……”

    “我根本就没过你,我根本就不你,林寒君所以请你忘了我。”雪蓝僵硬地打断他的话,再说下去,她的心都碎了。

    “是吗?”林寒君用犀利的目光疑望着她,像看穿了她的心冷言道。

    “你到底想怎样?”

    “我只想看看以前的荻雪蓝到底是死是活?

    “是死是活与你无关!”

    “你活着我感到痛苦,你死了我会想念。”

    “这就是你想让我生不如死的答案?”雪蓝眼角澄出泪水来,天知道她的心里有多难受,她一直多想扑到那宽厚的怀里,告诉他所有的真象,可是他早已给了她一个绝望的答案,连同现在的冷让她感觉毫无挽回到过去了的感觉。

    “林寒君我们之间的事我已经忘得干干净净了。”雪蓝违心说道,目光不敢正视眼前的人。

重要声明:小说《邪少强宠:冷面娇妻有喜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