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允许

    “哥,我求你了,算我求你了,你千万别去寒君,我们之间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虽然我还他,可是,可是我们是不可能再回到过去的了......”女人的声音有些凄凉与颤抖,碎碎的刘海掩盖着那双深而暗的目光。

    “雪蓝,你不要委屈你自己好吗?我知道林寒君他是没有忘记过你的,你为什么要折磨自己呢?”男人柔声的说着而那张干净的脸孔开始变的不安起来,那蓝色的明眸慢慢变的失色。

    “我并没有委屈自己,也没有折磨自己,哥你觉得走了,还回回来吗?你现在为什么要把我推到寒君的边去呢,你别忘了当初是我亲口提出分手的,哥,你别忘了,也是你着我与他分手的。”雪蓝的目光冷冷的一丝怨恨若隐若现的显露出来。

    “雪蓝,你还是没有原谅我,还在怪我对不对?你明明知道那是一场误会!”

    “哥那真的是一场误会吗?”雪蓝憋了一眼对面的男人否定的问道。

    “雪蓝,你听我解释,听我解释......”

    “不用解释了,都过去几年了,解释还有什么意思呢?哥,我只求你放了他,放了他吧!我会努力忘记他的,我会乖乖听你的话,快快乐乐的活着的,我会好好的,真的。”

    “可是你为什么又要割自己的手腕?你知不知道我当时有多害怕,有多担心,只要你一句话,我会让他回到你边的。雪蓝,雪蓝,只要你开口一句话。”

    “哥,我求你了,你不要这样好吗?夺来的东西它是不会长久的。我求你了,放过他吧。”

    “雪蓝,雪蓝......”林寒君经过医院区内的花圃路段时看见熟悉的影,脚步怔了怔,靠近一米后那袋水果和饭盒僵硬的从手里滑落下来,他的心揪了起来,痛苦的呼喊着念过无数遍的名字。

    雪蓝侧过头,发现林寒君正朝自己走来,她慌张的扭过头就走,林寒君急速的拉住她激动的说道:“雪蓝是我,是我。”看见雪蓝逃避惊慌的眼神接着又重复两句:“我是寒君,我是林寒君啊!”

    “先生,你认错人了。”那男人戴上墨镜挽着雪蓝的另一只手臂一副居高临下的样子,淡淡的说道。

    林寒君定格了一秒后不愿的松开了手。瞬间像电影一样播放着往事,曾经雪蓝温柔的躺在他怀里紧紧的扣住他的手心说:“山无棱天地合才敢与君绝......山无棱天地合才与君绝......”曾经两个人躺在山坡上,雪蓝天真地说:“我要种满天,满地的薰衣草,我要把它当成我们的仙药你说行吗?”“你看你越来越瘦了,我不许你瘦成这样,我不许......”

    “我们走吧!”雪蓝说道。

    “雪蓝,我知道是你,一定是你!”林寒君回神过来想再次追问,然而雪蓝已经上了小轿车跟着他哥哥走了。

    “哥,刚才谢谢你!”雪蓝盛着泪水说道。

    “可我现在后悔了。”男人取下墨镜,一脸漠然的说道。

重要声明:小说《邪少强宠:冷面娇妻有喜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