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子之间的隔阂

    陈小东摇了摇头,照理说对于雪蓝那样的女人大街上一大把,走了就走了,而且四五年过去了,哪里会使一个男人如此念念不忘,莫非雪蓝在他上下了蛊毒?不对啊!那杨紫媚又是谁?陈小东寻思着,车子已经开到了林寒君他家门口,这是一座色彩单调的别墅,白色的围墙内只有一个喷泉,水从假山顶端四面八方的喷落而来,形成好看的景色,陈小东按了门铃,很快就有人出来开门。

    “哟,是少爷回来了!”保姆云姨脸色微喜道。

    “这么晚了,谁啊?”另一个声音从房里传来。

    “莲心小姐是少爷。”云姨道。

    陈小东扶着林寒君踉跄的走着,保姆慌张的摆在他们左右之间,好像在保驾随时落地的少爷。几步路程变得遥远起来。进了房把他放倒在沙发上。保姆云姨才说道:“谢谢陈先生!”

    因为是熟人,也是常客,所以客话便放在了最后。

    “咦,这么醉成这样子,太不像话了。”莲心捏着鼻子嚷道。然后摆了个手势跑去洗手间,回来发现陈小东已经走了。

    “你看看,你看看像话吗?如果不是喝了酒醉成这样,被小东送回来,可能我这老骨头见他一面比上西天还难......”林古青手双手靠在背后走到林寒君的面前摇头愤怒道。

    保姆云姨此时噤若寒蝉,木讷地站着。

    “哎呀,姐夫都是我姐之前把他宠坏的啦!”莲心说着,丹凤眼一挑,显得怒气连连

    林寒君又呕吐起来,然后疯疯癫癫似的胡言乱语,谁也听不清他在说什么。

    “云姨你去拿解酒茶来。”莲心待保姆云姨脱去林寒君的西装后吩咐道。

    “扶他到他房间去。”林古青的脸色越来越难看。

    于是保姆慌忙把林寒君支起,随着莲心也手忙起来和云姨驾起林寒君来。

    次林寒君醒来已是晒三杆,保姆云姨便端来一碗小米粥,而林寒君漱洗完毕后,正要踏出了家门口,“你在家多呆一分钟都觉得很难过对吗?”林古青幽幽道。

    他正从书房走出来,眼睛一直守着林寒君,严厉皱壑的面部没有丝毫的柔和。

    林寒君高眼神微微掠过乏味之态,林寒君感觉他一直对他苛求太多,要求太多,凡事都要按照他的意思去做,如今就算接他的班,又如何?他还是对他不满意,只有他自己知道他的努力,他的幸苦,他的付出,他所得到自己想得到的完全与他的原本富足的家业,家底毫无关系,可是他对他光辉的一面从来没看到,他只是一味的把他当成孩子,需要他手掌摄出来的阳光照亮在他的路途上,让他走在光明的路上,甚至为他的下半辈子,下世的生活都设计好了,这些就是导致两人之间的隔阂,他觉得和他无法沟通,直到现在也懒得去沟通了,只要不见面到不觉得自己是他中掉下来的一块,或者说自己是他的傀儡。

重要声明:小说《邪少强宠:冷面娇妻有喜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