垃圾广告

    “喂,你拽着我干嘛?”杨紫媚疑惑的反抗道,嘴厥得老高,他是鬼吗?干嘛魂不散,要不然自己走到哪都遇见他,还是他有什么特异功能?她的手被他弄的很痛,她哇哇的直呼高喊起来,只可惜好像根本不会有人看见与听见,因为她已被他拽到了他的轿车上。

    林寒君放开她的手,上了车转过,把她手里的传单夺过,在踩油门的同时把那些传单往窗外哗啦啦的撒去,那一张张的纸铺天盖地的铺落在大街上。

    “喂,你疯了吗?干嘛抛掉我的传单?”

    “你觉得发伟哥这种传单对你来说很荣幸是吗?”他冷笑道,如果不是他的特地忍耐着,恐怕在傍晚带着余念书入酒会之前看见她穿着宽阔的工作服的时候就已经对她不客气了。那双小眼睛竟然连看都不敢看一眼就鬼鬼祟祟似的的把巴掌大点的卡纸送到他的手里,真是可笑至极,是她故意的,还是觉得羞耻,还好看她穿成大妈似的样子,没有人有心思把目光放在她上,而他对她不用看便知道是她,仿佛只是看到她的一双脚,便看到了她的整个人。

    “我这是在工作鄂?工作不分高贵与卑的,你凭什么来管我?”杨紫媚高论道。

    “你不知道你有影响于市容吗?如果让市所人知道连你这样的人都住在我的家里,那岂不是丢了我的颜面!而且你也不看看你手里的广告是什么?”

    “你......随便扔垃圾......”

    “对了,你都说是垃圾了,那你干嘛要把垃圾往别人手里塞?”

    “你——”杨紫媚铁青着脸,又一时找不到反驳的理由。

    “下车。”林寒君把车停在忆轩园后才想自己耽误了许些时间,余念书明显就无法应付的了欧阳少。那个商界呼风唤雨的总裁不知有多少女人想爬上他的,如果她也有其心那他不正是逐了她的愿,他这样一想,就想狠下心来不去理会,再说像她那样柔柔弱弱美的无法形容的女人本就最会装,最会博取别人的同了,要不然这几年里她忍其负重为的是什么?

    就单她一个姓氏,他对她的信任都减了大半,他一直叫她的姓为的就是时时提醒自己。

    “怎么样了?”林寒君低眉询问道。

    “我只是看见余念书晕倒后被欧阳少的手下带到客房去了,我一直瞪着欧阳少,他和起点的余耀嘉谈了点事后就带着个妖艳的女人离去了。看来他对余念书并不感兴趣。这步棋会不会走错了?”

    “你以为这是我有意布下的棋?那你认为我布下的棋对我有多大的用处?”林寒君用审视的目光望着陈小东问道。

    “没有,没有”陈小东从他的话与眼神中发现自己的判断出了错误马上说慌称。

    “又是余耀嘉,余念书果然埋下了心机。”林寒君想着,心里却仿佛被什么东西穿凿着一样,他端起酒杯一饮而空,一杯一杯下肚,完全不听陈小东的劝。

    这次人醉,心醉,醉的一塌糊涂,陈小东隐隐听到他一直叫雪蓝,雪蓝,然后又隐隐听到他叫杨紫媚,一个雪蓝,一个杨紫媚,然后又是一阵阵冷笑,他那刚硬冷俊的脸上渗透出一股令人感到辛酸的沧桑与痛苦。

重要声明:小说《邪少强宠:冷面娇妻有喜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