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事不登三宝殿

    公寓里隔壁的房间传来震撼人心的DJ,摇滚的歌声里还夹着杀猪般的发嚎变调声,打破了沉静的深夜,远远处就可以让人感受到那喧嚣的室内就像一池舞台而舞台上有一群人已经投入了那纸醉金迷的空间,房间里的人像是故意开了窗和开了门还掀起米色窗帘,落地的玻璃内四壁的灯光把房间里的人照得一目了然。三男两女,头发都是褐黄色的,他们抱在一起室内蹦啊跳啊,扭啊的。

    余念书直觉恶心,这种恶习她是从来没有的。

    他们的疯了么,还让不让人睡觉?她明知自己又失眠了,但还是忍不住动怒,对刚搬来的邻居显然厌恶到极点。

    窗外璀璨的灯火,风影摇曳,阳台上的花枝乱颤。

    余念书的口像被一块石头压榨着使她透不出气来,其实她好想让自己睡觉,好想让自己沉沉睡下去的,她努力的紧闭着双眼,可是心却明亮亮的。

    林寒君他的手机明明接通了线的啊?可是为什么他一言不语的挂断电话呢?她骂自己的胆子实在是太小了,竟然连打个电话也像去做贼一样。

    她落下,赤着脚丫轻轻地踩在地板上,用那只蝴蝶玻璃杯去盛了半杯温水,把药放入嘴里,然后仰起头用水服药下肚,一粒白色的药丸是她最后的安定药了。

    “哟,表妹啊!这是去哪呢?”宋丹看了看余念书手里的旅游皮箱柳眉挑起,桃花眼里噙满了笑的问道。

    “我回家。”余念书没想到这么快又遇上了这让人摸不出来路的人来,而且是在这攘攘熙熙的人群堆里,她对她实在没有那份盛,也懒得与她闲聊。她瞟了一眼她边棕黄色毛发青年,青年琉璃般的眼眸有点居高临下似的望着她,双手括在到处是窟窿的牛仔裤口袋,嘴里嚼着口香糖,唇边挂着一副对她慵懒不屑的嘲笑。

    余念书慌忙地把目光瞟上另一处。

    “看看,我都忘了介绍,这个是我弟弟—宋江,也就是你的表弟。”宋丹拉了一下边的人依旧笑着说道。

    “还宋江?我看宋江的儿子还差不多。”余念书心里嘀咕道。看看这流氓胚子样哪里比得上《水浒传》里的宋江英雄,余念书“哦”的一声便要赶路的样子。

    “表妹,你能不能帮帮忙?”宋丹慢条斯理的问道。

    果然是无事不登三宝。余念书心里有些不乐,但脸上还是挂上一丝笑来问道:“什么事啊?”

    “其实也没什么大事,就是你看看能不能把他弄到你雅安集团去上班?”

    “什么?”余念书又圆又大的眼睛立刻惊异无比。

    “这个,这个有点难啦!”她接着说道。

    “姐,我都说了嘛,求人不于求己,你还说她是什么**”他最后的“妇”两个字虽然还噎在喉咙,但余念书还是听出来了。

    “宋江,别这样,人家也没说不帮你是不是?那么大的集团,薪水待遇那么高,用的人当然要一流的,你说是不是?”宋丹两个是不是把宋江的倔气压了下去,同时也提醒了余念书一定要帮这个忙不可。

    “那我试试看?”余念书面色苍白,心底发虚说道。为什么宋丹会对她了解的一清二?为什么外面有人传播妇这个谣言?

    “我就说表妹一定会帮的嘛!”宋丹露出一脸得意的神态,桃花的眼笑得更是妖娆。

    “那我等你的好消息!”宋江这才客气地说道。

重要声明:小说《邪少强宠:冷面娇妻有喜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