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遗忘的痛苦

    看不出这笨女人比自己想象中的还要凶悍,有力。不过他觉得她生气的样子却很可。林寒君手指触摸在刚刚亲吻过她的唇角上,细细地咀嚼着她留下的那一缕清香......

    “怎么回事?自己竟然,竟然会迷恋上他的吻.....”.杨紫媚疑惑中不停地掬起水龙头下的清水反反复复的浇在自己的脸颊上,好像要把刚刚的自己洗去才好,如幻觉一样的场景,暧昧地扩散在整座别墅的空旷里。杨紫媚按捺住心跳的口,终于冷静下来,然后定格在浴室间的四围水晶雕花的玻璃镜子前。

    “要死的,真该拿把刀把他杀了,竟然把我的初吻夺走了,看来这个道貌岸然的男人不仅怪,冷,而且还喜欢玩弄别人,搞暧昧关系,在这里简直是太危险了.....”.她努力地把愤怒的一面喧嚷出来。

    “这次就算了,算了,如果有下次,一定要剥他皮,一定要把他砍成十八块!”她怂恿自己在这艰苦时刻,非常时期一定要忍忍。

    病好后,人有了精神,一有了精神,她觉得肚子饿得发慌,可是现在出去,他一定会逮住她的,她想还是等等看,到了天黑也许他又会出去,她发现他很多个晚上都是在面过夜呢,瞧!这种男人简直和自己父亲是没两样,这种男人,就是俊美到国外去了也宁愿不要上!

    她蹑手蹑脚来到下楼口偷窥他的动静,他果然坐在沙发上,她只看见他健厚的背,他浓黑有弹力的头发好像有些过长,但给人却有种无形的沉稳与安全感。他好像在聚精会神的看书,杨紫媚在心底冷笑一声,他不该会是在看那种下三滥的黄色书籍吧,可是那种安静,安详的姿势像吗?那男人通常看书会看什么样的书呢?记得高考前还有些女生拿着琼瑶的小说啃得津津有味,而有几个男生则是拿着席勒的《谋与》,那时的校风就像一阵阵龙卷风。不过说来也怪,她发现那些喜欢看别人写故事的人通常都是些聪明人,他们的学习成绩不但出人意料的好,而且为人大多很率真,乐于助人,善良,杨紫媚想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一旦去看了教本之外的书后学习成绩便会一落千丈,而且觉得容易伤感,特别是琼瑶的小说容易让人入迷以及幻想云云,难道那些书本里还藏有让人更容易掌握学习知识与学习的秘诀的最佳方法没让自己发掘出来?

    过了一会儿,她看见林寒君拨了一个电话,但他一句话也没有说就把电话挂了,一分钟不到他的电话铃声就响起,显然是对方打来的,这回他还是没有开口说一句话,但瞬然间,他从容地从沙发上站起来,然后悠悠的脚步像略带欢愉似的走出了房门。难道他们是“心有灵犀的一点通”,看来今晚他是不会回来的了,杨紫媚暗自高兴。

    她经过沙发时不经意的瞟见了他刚才手上拿着的那本书,他一定是走的太急,忘了吧!她走过看到的是一本《兰花种植教材》不知是因为对不上心里的猜测而失望还是惊讶,反正她的单眼皮小眼睛上的那对长长的睫毛眨了又眨。他难道是想种兰花了,或者开花场,还是只是喜欢兰花,这院子里的花难道还不够美吗?不过她现在没心想这些了,肚皮已经贴着背了,不行,得赶快去外面吃饭。

    她来到附近一家最普通的饭馆前,正要伸腿进去,突然听见后有人叫她,她转过用一双小眼望了望眼前的人,这人斯斯文文,戴着一副黑边框眼镜,镜子后面的目光清澈见底,高在1米7左右,良久后杨紫媚只是微笑地迎向对方友好的目光。

    “杨紫媚,还好吗?”

    “嗯?”她轻声道,后面不知道该说什么话了,他是谁呢,在模模糊糊的印象中好像是中学时代的郭军同学,可是又不敢确定,只好等着对方转入话题。

    “听说你考上了大学,可是后来为什么......”他说到为什么的时候突然停下来,他想或许不应该这样问她。

    她怔了怔没作答,安慰和可惜她的话早已经听过了,只是世态依旧淡凉,或许本命就是如此,既然如此,何不安乐而为?

    “好了我们不谈这个,走,我请你去吃饭。”他见她晴不定,随即温和而殷切地望着她说道。

    杨紫媚当然不会拒绝,就算他不请,她一样会进去吃饭。于是两个人一同进了餐厅,他们找了一个靠窗的餐桌相对而坐。

    “那个你是郭军吗”杨紫媚不住的问道。

    余耀嘉心里苦笑了一下,原来她还不曾想起自己是谁啊!而那张旧巴巴五毛钱至今还夹在他的钱包里,他以为杨紫媚永远会记得她在五毛钱下面留下的笔迹,看来那真的是有口无心的“诺言”了。他心痛的有些抽搐,一点点斑驳的记忆从岁月的浪尖滚来,鼻子一酸有一滴滚烫过后的冰凉打湿了他的双眸。

    “怎么了,我说错话了吗?”杨紫媚看着他突然苍白的脸疑惑的问道。

    “没,没有,想不到你还记得我,我有些激动”余耀嘉立即掩饰自己的难过。

    “别这样嘛!老同学,我可受不起你的大礼,分别几载,你变化真大。整个人像脱胎换骨了一样呵。”杨紫媚说完咯咯的笑起来,没想到这世界上还有如此感的男人,她的谈话变得轻松自如起来。

重要声明:小说《邪少强宠:冷面娇妻有喜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