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念书打开电视机,午间新闻报道,中午10:20分,a6886车号在南城百合大道发生车祸,车主受伤......余念书的脑袋一刻间嗡嗡作响,而屏幕上救护车正在进行抢救的画面一瞬间就消失了。

    “不可能,不可能,他不可能有事的,他开车那么稳,她每次坐他的车都觉得是那么的安全,怎么可能出事,再说天气刚刚放晴,马路上没水,怎么会打滑,一定是搞错了,可是车牌号码应当无误的啊!那开车的一定是内部司机......可是一转念又觉得要面对现实,上一次他就撞到了别人啊!”余念书的心越来越紧张与害怕。

    “妈,我回公司了,拜拜!”

    “怎么这么快就走,你不等你爸爸了么?路上小心——”她看着余念书已经出了门,也不管她听不听得见,还是和往常一样叮嘱道。

    回到公司,踽踽门口,她怎么就忘了五一节公司全体放假了呢,打他电话问问又觉得很不妥,问别人问谁呢,谁会知道他的事,他的边最贴近的人除了自己还有总监陈小东,可是自己和陈小东没有丁点的私人走道,陈小东什么人呢,看起来头尖,五官健全,四肢发达,便找不到令人难以忘怀的特点了,而且余念书有时还认为陈小东对自己很小小的偏见,她甚至还怀疑过他在林寒君面前剁自己的脊椎骨,她打电话问他不是很可笑么。

    她左思右想,没想出个办法来,以前总以为自己有很多的同事,有很多的朋友,可是真的需要帮助时,才发现自己原来很孤单,很无助,找不到一个可以贴心、依靠的人来。

    ....................

    忆轩园

    “杨紫媚你灵魂出窍了吗?喊你半天没反应。”林寒君目光里出寒心,杨紫媚怀疑他是腊月出生的,要不然怎么每时每刻都让人感到寒气人。

    “你叫过我吗?对不起!我没听见。”她想一定是刚刚沉思的太深了,所以才没听见他叫她。她摸摸自己的额头,然后朝着楼梯的方向走去。

    林寒君一把拽住她,嘴唇冷嗖嗖的,她怎么可以这样无视他,她又要避开他是吗?他经过花店知道她不在时,他的心像吊着水桶一样堵得慌,回来看见她,她竟然慵懒的躺在沙发上,这个女人才上班多久就开始偷懒起来......

    “干嘛?放开你的脚”杨紫媚没好气的恼道。

    “你......”

    “你猪啊,听不懂人说话吗?”杨紫媚见他的手还紧紧拖住自己的手肘不放,心里惊骇起来,但她的态度却十分强悍与嚣张。

    “在我的地盘,你竟然如此放肆。”他说着手用力一拉把她拉入自己的怀抱,然后用唇紧紧贴在她的唇上。

    杨紫媚不知所措,惊慌中全酥软起来,羞涩的红晕从心底蔓延而开,他的吻好温柔,好霸气,她好喜欢这种感觉,沉醉了一会,她的脑海突然跳出余念书狠狠瞪着她的一双白眼,她猛然间用力的推开他,想举手甩他一巴掌,可是林寒君抓住了她停落在半空中的手,说道:

    “还想进一步交流吗?”

    “无耻!”杨紫媚说完匆匆的跑上了楼。

重要声明:小说《邪少强宠:冷面娇妻有喜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