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说越是美丽的女人,越是容易自卑,不知这句话对否,但用在余念书的上是恰当不过的了,她感觉自己越来越自卑,尽管似古代典型的美女一样有着肤若凝脂,眉如翠羽,唇红齿白,宛如天仙女下凡姿色,但她还是不放心,不满足,她把眉修了又修,把头发梳了又梳,直到自己再也找不到瑕疵才从坐的发烫的椅子上站起来,她用手敲了敲麻痹的双腿,然后看到镜子里布满林寒君的剪影,以及漫天的芦荻,这个早晨,她又想象桃花放的天。人就是这样,越想逃离,越是被困扰,越是想放弃,越是难以割舍。

    雨绵绵的天气,终于放晴了,阳光柔暖地从东方嗮出来,圆嘟嘟的悬挂在空中,红橙的微笑着向四方。

    余念书一路小跑,今天她要做一次“柏拉图式的遗忘”,就是从着这座城市的a点跑到D点跑一圈,在这期间她不能有任何的恍惚,她不能思想,不能像以前的自己,她下定决心要把过去的自己和历一样一起翻便翻了过去,花了这么多年,三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这些岁月自己一直维持在那安静的,认真的努力的唐吉坷德式的单恋,现在突然间就不想坚持下去了,曾经赌气就算是花瓶也要成为世界上最美的花瓶,可是现在感觉真的很累,很累。也许追求往往会使人变成一个白痴,白痴不白痴也罢,当真要放弃,余念书的心有些隐隐作痛。

    “我只想好好一个人,不顾一切,狠狠去......”手机铃声响了无数次,余念书才懒懒的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来,音符像灵动的灯塔在蓝色的海市蜃楼不停的跳跃,不停的起伏晃动,弹出无数恼人的虱子来,她心烦竟然是陌生的电话,打错了?她愕然的挂断了电话,明知是对方打错了,她便懒的接,接了也是白接,还要浪费对方的电话费。她把手机的铃声调了另一首歌,她想从今以后再也不要听这首没脑子的歌了。

    过了片刻,手机的铃声再次响起,只是余念书好久都没有缓过神来,她以为是路过的声音,直到声音的大小随着自己的脚步一直没有减退,才发现是自己的电话铃声,她暗自觉得好笑,自己真的是太健忘了,这么健忘的自己怎么就无法忘记那个林暴君呢?

    “喂,表妹啊!你怎不接电话呢?你还好吗?”柔的声音从电话那端传来。

    “你是谁啊?”

    “念书,我是你表姐,宋丹,啧啧,肯定没想到吧?”

    听到对方念出了自己的名字,才确定对方没有打错电话,只是宋丹这个名字好像与表姐没有多大干系,她想了很久终于想起自己小时候的确有过这么表姐,可是好像已经有许多年都不曾来往了,虽然小时候两家经常走动,可一些陈旧的往事毕竟泛黄了,现在对方突然把彼此间的距离拉近,余念书多少觉得很唐突和迷惑。

重要声明:小说《邪少强宠:冷面娇妻有喜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