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知道遇见不幸的事用两种心态就会有两种不同的结局,用好的心态会使人变得淡定,成熟,对生活充满希望,而坏的心态呢,会使人更是烦躁不安,泄气。杨紫媚无疑选择了后者,这种况下她哼不起那些愉快的曲子,她的脚步随着她沉重的思想,包袱变得越来越沉重,已是夕阳斜下,约过两个小时,天又要黑下来了,工作还是无着落,她急得额头开始渗汗,一双本来就细小的眼睛就像萎缩的茄子,好似黑漆漆的人生再也找不到了光明似的,她用舌头干的冒火泡的嘴唇,然后泄气地靠在招聘栏的玻璃镜框上。

    “为什么这些企业通通都需要份证来验证别人呢,没有了份证就等于没有了你这个人似的,不就是一张纸吗?为什么这么多人都不相信自己,难道我的外表是到了那种令人无法相信的地步了。”她想着感觉自己真的快有些承受不住这个社会给她带来的悲观,她想起刚刚在招聘现场的那一幕,那只比自己高龄一点点的女人用一双锐利的眼睛看得她的感觉都快要窒息时才冷冷对她说,不需要小姐,小姐这个称呼是含有两种意思的,杨紫媚想到的当然是那种贬意。人在无助的时候就会想到自己最亲密的人,杨紫媚想起宋丹了,只是宋丹就这样消失了,她要怎么去找她呢,人在江湖,真是不由己。

    她感觉自己的人生简直是荒谬绝伦,首先无缘无故有人送她白金链,紧接着她丢掉工作,然后被人劫走份证,再然后被车撞遇见这个不该遇上的人,这些,这些上帝竟然要赐给一个整整二十岁的女孩子,好久不曾哭过的她,这一刻捂着口竟然毫无顾忌的抽泣起来。

    “囡囡,(对没长大的孩子怜的称呼)你怎了?”

    杨紫媚低头不语,也不搭理人,只是她突然觉得这个声音好像哪里听过,于是她缓缓地抬起头来。

    “哦,太太,你这是......”郝英这才认出来,她惊讶的望着她,眼里折出原有的那副怜

    “阿姨,我现在还没钱还你。”杨紫媚擦擦眼角不好意思的说道,但并没有掩饰自己的泪痕,她只觉得她给个她的感觉这般的亲切,她需要别人的安慰,她需要别人的体谅,她需要她理解她没钱还给她是因为自己陷入了困境。

    “没关系的,就算阿姨给你的吧,不用还了!”郝英说完这句话马上后悔了,她怎么可以伤她的自尊呢,再怎么说她也是有钱人的太太。

    “我,我---现在在找工作,但没找到”杨紫媚咋舌起来,如果说不是那怪物的太太,那她肯定是不相信的,但默认了又觉得自己很可耻。于是她把话题转移开来。

    “呵呵,找不到工作也不用急成这样,还哭鼻子嘞”郝英像被逗乐了似的微笑道,然后用一只温暖的手掌帮她把一缕发丝搁到耳根后。

    “对了,我带你去个地方,那里一定要人。”

    “哪里?”杨紫媚心一刻间兴奋起来。

    “走,我现在就带你去”

    杨紫媚乐颠颠跟着郝英的来到一个花店门口,杨紫媚一看门前并却没有贴什么招聘牌,兴奋的心就哗然而止了。

    “郝姨,好久不见你了,忙些什么呢?”花店里出来一个三十来岁的女人迎来问道。

    “也没忙,只是多了户人家。”郝英笑笑答道。

    “瞧你,忙也忙不老哈!”女人打趣道。

    “喔,带来个美女来帮衬我呀?”女人和郝英聊到这才发现后面的杨紫媚,喜洋洋的问道。

    “不是,余云你上次不是说要请个人过来帮帮你吗?所以过我带她来问问你?”郝英当心地问道,害怕她会拒绝的回答。

    “哦,是这样啊,可是今天刚刚有人来了。”余云脸上露出为难的表

    “可是她真的很希望找一份工作,你能不能看在我的面子上......”郝英把余云拉到一边小声的说道。

    “没关系的”杨紫媚低吟道,想不到自己这么倒霉,看看好好的一次机会又落空了,她看着眼前的花朵,白玫瑰,红玫瑰,百合,康乃馨,仿佛这些花一点也不矫,就像一朵朵云飘在空白的脑海中,吞噬着自己的眼泪,像要下雨的天空,朦朦胧胧的。

    “你叫什么名字呢?”余云的目光注视着杨紫媚突然温柔的问道。

    “杨紫媚”

    “那你明天来上班可以吗?”

    “你不是说已经有人来了吗?”

    “嗯,她刚刚打电话给我说不来了。”

    杨紫媚虽然觉得她变得好快,但她却很开心,她也不在乎她这样对不对,但她真的很开心,有了工作的感觉就是不一样。

    “不过我首先申明一下,我这里不提供住宿的。”余云还是温温柔柔道。

    “这个”杨紫媚吐出两个字后,然后看看了门外,便咬咬牙说道:“也行”

    “郝姨,谢谢你!谢谢你!”杨紫媚临走时对郝英说了一次又一次。

重要声明:小说《邪少强宠:冷面娇妻有喜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