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紫媚在钟点工郝英的照顾下,虚弱的体终于恢复的差不多了。

    “你是不是想我快点好了就可以解脱了?”杨紫媚面无表的问道,她感觉他就像虚幻体,他晴不定,让她害怕他随时都会消失在她的眼前,她第一次对一个男人有了感觉,才短短的几,让她有了这么深刻的感想,这是吗?她问自己,可是她不能承认,一旦认了,一旦表露了出来她就会输,女人最好的是从男人的表白开始的,她觉得女人应当守住自己的矜持才是最重要的。

    “你就是这样认为的吗?”林寒君放下手中的碗,若有所思的望着她。

    “要不然该是怎样?”她挖苦道。

    “随便你怎样认为,我今天要去公司了,你最好乖乖的呆在这里。”他一双深邃凛冽的目光又开始让她驰魂夺魄。

    他离开后,她起,去阳台,院里的香更是沁人心脾,她在地上捡起一片玉兰油花瓣,开始心痛,花落了一地啊!

    “太太”钟点工郝英看到杨紫媚从楼上下来毕恭毕敬的喊道。

    “我”杨紫媚本来想解释,可一转念又觉得是多余的。

    “你需要什么,尽管吩咐。”郝英眼里流出母亲般的温暖。

    “我想向你借钱”杨紫媚声音如蚊细响,露出一脸的期待,她想这几天都穿着他的衣服把她本来就瘦小的不成人形的外表虚张起来,没有了女人的韵味,不,是没有了女孩的模样。当她看到郝英的慈祥,心不由的就开了口。

    郝英一听大为惊异,这么富有的老公她怎么可能没钱,难道他是孽待狂......她就是不解,她看到她一副清澈动容楚楚可怜的样子,她为什么沦落到这个地步,她怔呆了几秒。

    “不行吗?”杨紫媚有些难为的问道。

    “哦,没有?你要借多少?”郝英随即露出和蔼的笑容。

    “五十吧!”杨紫媚在心里盘算了一下坐公交车来回才需十几块,如果途中没什么意外那剩下的回来就还给她。

    “够吗?”

    “够了”她感激中忧忧答道。

    郝英看着杨紫媚离去的背影叹了口气,一时感觉心里有些酸酸的,看来嫁给有钱的人也不一定会幸福,可是现代女孩不都是“追金版”吗,有几个不是一心往着嫁入豪门的思想。

    杨紫媚花了两个多小时才回到和宋丹和租的那个窝,可是半天也没有人开门,她的手机,她的钥匙,全在屋里,她在门外喊宋丹喊的喉咙都沙哑了,难道宋丹找到了上白班的工作?她跑去电话亭打电话,可宋丹的电话关机。

    过了许久碰上隔壁的邻居的女主人下班回来。

    “请问看到和我住在一起的那个女孩了没有?”她急忙问道。

    隔壁的邻居似乎不认识她一样用一双鹰利深陷的大眼睛望着她。

    看到她好像不认识自己的样子,她有些窘迫的失望。

    也是,大家虽是邻居可是进进出出碰个面却没有个招呼,再说自己和宋丹又不是什么天仙美貌的明星,就是认识也不会老注意她们的行踪。

    “是不是那个卷头发,整天喜欢穿着低低腰衣服的女人。”隔壁的邻居有些冷眼冷语的描述道,

    “是,是就是她”杨紫媚啄米似的点着头,心里虽然很不痛快:宋丹喜欢这样穿好像与她没多大关系吧。可她还是装作满心欢喜,对她一副毕恭毕敬的样子。

    “她啊!她两天前搬走了。”

    杨紫媚整个人愣了,她搬走了?那我怎么办?我去哪里住?她一瞬间如临深渊,如履薄冰。

重要声明:小说《邪少强宠:冷面娇妻有喜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