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寒君站起来的时候,杨紫媚正在呆笑,她觉得世界小的有些不可思议,她幻想他就是她的白马王子,他正跪在地上向她求婚的浪漫景,林寒君突然把脸揍过去,瞳孔接近她的眉心,唇几乎要贴在她的软唇上。

    “你想干什么?”她退缩体,一双眼死死瞪着他,心怦怦地乱跳。

    “睡觉”他轻柔道,一双眼狡黠地望着她绯红的脸。

    “你不要过来”她抓起上的枕头紧紧抱在前,感觉室内的空气一下子缺少了。

    “你要是再敢逃,我就......”林寒君摆出一副邪的**。手像要伸过去揽她小玲珑的体。

    “啊!......”杨紫媚闭上双眼尖叫起来,看来他果然是条色狼,是个假装好人的伪君子。

    没有过来?杨紫媚睁开眼,奇怪,他的人不见了,她四周望了望,他真的不在了,她急中生智,把门反锁起来,室内水晶的吊灯和墙壁的画,灼灼生辉,一整夜没真正合过眼的她,开始有了疲惫的睡意。

    翌,林寒君从人才市场,领来一位年龄五十左右的钟点工。

    “你等会做完中餐就打扫一下院子,收拾一下房间,注意别随意动那些摆放好的东西,对了晚餐你也要做,还有你等会煲一碗鳢鱼烫。”他吩咐道。

    “那我每天要来这里上班几个钟......”钟点工郝英声音低沉的问道,表里很是复杂。她最关心的是她要有个准确的时间和她的薪水,她想一天之内打扫完这个院子恐怕有些困难,但她不想明说,她觉得做不做得好那还是另一回事,有钱的人顺心时还会夸你一两句,可晦气时就会当你是扫把星,好像是你扫了他的财气,遇上不讲理的,家里稍微掉了一根葱,他都会怀疑到你的上。郝英做了十几年的保姆,什么样的有钱人没见过,但这么年轻的男人,这么有钱的还是第一次碰见,她进门脱鞋就知道他还是单,要不然鞋柜里也不会只有几双男人的鞋子而已。

    “那个、你每天来做好中餐和晚餐就可以了,薪水按全天和双倍的计算。”林寒君打断她的犹豫。

    “好,好”郝英心里乐开了花,满口答应,心想年轻人就是不一样,然后她麻利地照着他的吩咐去做自己该做的事了。

    “笨女人还没醒吗?都下午两点来了。”他走去敲门。一次两次,毫无动静,难道她趁他出去时逃离了,他透过窗帘的缝隙看到了她白希的脚,他恼怒她没有盖好被子。

    杨紫媚被一阵门声吵醒,可是她浑无力,她唇干舌燥,上着火似的滚烫的无法形容,,她发烧了,她躺在上任门声滥调。

    他在门外束手无策,她不开门,难道是在躲他,难道要在里面躲一辈子,他真的让她有那么可怕?

    “老板,鳢鱼烫煲好了。”郝英把饭才端放在餐桌后对林寒君说道,过了十几分钟,看见他并没有去吃饭,她又小心翼翼的道:“鱼汤要趁喝呢!”郝英见他心神不宁不停的来回穿梭在楼上楼下,心生纳闷与好奇,但她越是好奇越害怕,虽然他那张英俊的脸多少减去了一些让人恐惧的心理,但她也是一个懂得察言观色的人,她急忙借着打扫院子而离开了他的视线。

    又过来了半个小时,杨紫媚还是没出来,林寒君实在没辙,他知道他的力气是撞不开那铁桦树木门的,于是他迫不得已打开屋内所有的报警器。

    杨紫媚听到刺耳的报警笛声,先是一愣,然后想到火灾,想到自己受困,当然还想那个自己并不熟悉的男人,她使劲全力气开门踉跄的往楼下走去。

    郝英也被那报警声惊的慌乱,她以最快的速度跑进屋内,只见林寒君正风流倜傥的站在楼梯关了报警器,谁知道只是瞬间的时间他又打开报警器的开关,他是疯子吗?无端端的拉开报警器。郝英心里想到,不颤抖。

    林寒君见到杨紫媚的影他的心随即安稳下来,他关了闸,然后用一副漠然的态度淡淡的说道:“如果没有报警声,你是不是你打算在那上躺一辈子,那是男人的呢!”

    你......”他是在羞辱她不要脸吗?他是在赶她快点离开吗?正在发烧的她一时气火攻心,竟然昏倒在林寒君的怀里。

    他接触到她滚烫的体,一时慌了神,他怎么可以这样对她,他明明在担心她,他明明是关心她,可是他却......

    看到这一幕,钟点工郝英傻傻的愣了半响。

    “快,快去冰箱拿冰袋来。”他大声的嚷道,然后抱起杨紫媚匆匆的回到二楼。

重要声明:小说《邪少强宠:冷面娇妻有喜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