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3 妖异凤尾花,天意啊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陈小台 书名:冥事录
    箫依知道这些人里面仇奕兆最强,手一挥,分出一道气朝几个黄符人扫去,将他们困住,自己则举起弯刀,朝仇奕兆掠去。

    仇奕兆心悸的感觉越来越重,不想在箫依上耽误太多功夫。灵力一下子凝聚起来,形成了一层透明的晶体,薄薄的,覆盖在仇奕兆的上。

    此时箫依的弯刀已经砍了过来,仇奕兆没有过多的动作,直接伸出左手去挡。

    箫依着实一惊,她的这一柄弯刀连玄铁都快要砍断,更何况实灵体的一条胳膊。不过当弯刀砍到仇奕兆的胳膊之后,箫依更是一惊。弯刀的利刃刚刚碰到仇奕兆胳膊上的那层晶体,只听到“哐”一声脆响,弯刀的刀刃竟然断了。

    此时感到惊奇地不止是箫依,还有一黄符在底下看着的吴彬、周梦和黄老,他们三个知道,灵力凝结成的利器是不可能断裂了。不过事实就在眼前,也不得不信。

    众人都得出了一个结论,仇奕兆绝对是一直在隐藏实力。

    断了箫依的一把弯刀之后,仇奕兆伸左手握住了另一把弯刀,右手握成拳,朝箫依的肚子打去。

    灵力凝结成的刀刃是牢牢长在箫依手心的,箫依知道事不好,连忙将灵力散去,以求得脱。可是来不及了,仇奕兆的拳头结结实实地打到了她的小腹,箫依只觉得一阵剧痛,方才意识到,仇奕兆这一拳将他的灵力灌入了自己的体,以小腹为起点,经脉都断裂了。

    仇奕兆的拳头收回,马上结了一把手刀,对着她的丹田处,又是一击,对准了丹田——人体经脉集结之处。两指一点,将自己的灵力灌入。

    又是两次重击,箫依感觉仇奕兆极具破坏力的灵力由丹田而发,快要将自己所有的经脉都震碎了。

    仇奕兆松手,看着箫依的体一点点地软下去,直到无法支撑自己在空中站立,直直地堕到了地上,摔在丫丫的坟墓旁边。一口殷红的鲜血从喉咙里冲了出来。

    围绕在上空的一团气瞬间都散了,黄老他们几个手忙脚乱地将上的聚阳符扯下来,只留心口一张。

    仇奕兆将灵力一收,脚尖在空气中一点,转向劳鹭掠去。

    “仇,好厉害啊。”劳鹭也慢慢地收了灵力,崇拜地看着仇奕兆,刚刚可是看得清清楚楚,几下就把看上去气势强大的箫依给败了。

    仇奕兆伸手摸摸劳鹭的头。“先下去。”揽住了她的腰,转一带,在空中走了一个完美的弧度,落到了众人边。

    “嗯……仇先生,实际上不用我们过来的,是吧?”陆五心中万分失落,失去了在冰姬面前好好表现的机会。

    仇奕兆摇头,实际上刚刚如果不是过分不安的感觉太过强烈,让他失控,实际上是不会这样出手的。这份力量不是时时刻刻都可以控制住的。

    吴彬没有说什么。而是朝箫依走去,他每走一步,都看到箫依产生了巨大的变化。柔和的五官慢慢变得有硬朗的轮廓,体也开始变大,将上的白裙撑破,一头黑色的长发消失了。总之,箫依变回了男人。样子和那时候吴彬见到的尸体一模一样。

    “萧逸。”吴彬在萧逸面前蹲下来,看着他。

    “学长。”萧逸一开口,听到了自己的声音,一下子脸变得煞白,惊慌地看着自己的体,摸着自己的脸,露出了绝望的神色。他的灵力全部被破了,恢复了男儿

    “学长。你不会要我了。”萧逸绝望地看着吴彬,觉得眼前的他。越来越远,自己永远触摸不到了。

    吴彬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即使萧逸现在还是箫依,自己也不会要她的。

    劳鹭看着伏在地上的萧逸,心里也不好受,毕竟相识一场。劳鹭这样想着,不知不觉地走了过去。

    “学长。”萧逸看了一眼走过来的劳鹭,将体支起了,头凑到了吴彬的耳边,“我也很想你得到幸福,但是我做不到不去妒忌,对不起。”

    吴彬感觉到他的声音里充满了怨气,但是一时间无法参透他的想法,毕竟萧逸已经成为了一个普通人,很快就会被送进监狱,还能掀起什么风浪?

    萧逸运起最后一丝灵力,将手猛地插进了丫丫的坟墓里,拿出了一块弹珠大小的黑色不规则晶体,不顾反噬,拼尽最后一丝灵力,将黑色的晶体朝走近的劳鹭掷去。

    一切发生地太过突然,所有人来不及反应,眼睁睁看着黑色的晶体碰到了劳鹭的口,穿透她的衣服,融进了她的体。

    “哈哈哈……”萧逸看着劳鹭大笑,他此时已经开始被反噬,体化作了黑烟,慢慢消失。

    劳鹭只觉得一阵剧痛,眼前一黑,倒了下去。仇奕兆冲了过来,将她一把抱住,只看见劳鹭的体里产生了一道一道的黑气,黑气慢慢汇聚到了锁骨处,汇成了一朵妖异的凤尾花,墨黑色的。仇奕兆的脸刷一下白了,神色复杂地看着这朵凤尾花。

    “这是什么?”吴彬冲过去,想要拉住萧逸的领口问个清楚,可是却一把从萧逸的体里穿出来了。

    “学长,对不起。哈哈哈……”萧逸在疯狂地大笑中消失……

    吴彬顾不得别的,马上朝劳鹭跑去,也见到了她锁骨上的凤尾花,“那个是什么?”这个黑色的晶体已经超出了先知的认识,但是养在丫丫坟墓里的东西,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看到仇奕兆脸色如此难看,吴彬更加担心了。

    仇奕兆摇头,不过这次他撒谎了。“你们先回去,我要带她离开几天。”仇奕兆不等周围人的回答,抱着劳鹭,一下子消失了。

    “他到底隐藏了多少实力?”冰姬皱着眉头说道,感觉到了仇奕兆的可怕。

    k握了握周梦的手,又拍了拍吴彬的肩膀,“不要担心了,我相信仇先生会照顾好劳鹭的,我们先回去。”

    吴彬和周梦不能做别的,只好先回学校帮劳鹭开了病假证明,将事告知了在外地出差的劳娅,焦急地等待着。

    十三科一切恢复了正常,可是赵处依旧下落不明,箫依所说的奇长老也遍寻不得。

    ……

    且说仇奕兆抱着劳鹭以最快的速度回到了新台市华侨村的那栋哥特式别墅。

    “二少爷。”老管家问好。

    仇奕兆顾不得许多,冲上楼梯,直接到了走廊的尽头,打开了门上的封印,踹门而入。

    “怎么变得冒冒失失的,老头子老了,不经吓。”柜神眯着眼睛,看着有些慌乱的仇奕兆,目光随即定格到了劳鹭上。

    仇奕兆将劳鹭放到了柜神前面的平台上。

    “就是就是,吓死我们了。”原本被吓得躲起来的柜灵们看到来着是仇奕兆,才一边抚着口,一边絮絮叨叨地抱怨着出来。

    “咦,这个是谁啊。”一个蓝色衣服的小柜灵走了过去,看到劳鹭,觉得非常好玩,因为在她出生之后,只见过仇奕兆一个人。

    “柜神,你看看这是什么?”仇奕兆将劳鹭的衣领稍稍拉低一些,将那朵黑色的凤尾花露出来。

    柜神原本看东西都是眯着眼睛的,仇奕兆曾经调侃过,这样显得比较神秘。只见柜神见到这朵凤尾花之后,眯着的眼睛瞬间瞪得老大,把坐在他边的几个柜灵吓得摔了下去。柜神发现自己失态之后,马上又眯起了眼睛。

    “这个是鹭子吧?”柜神故作淡定地问道,还不住地叹气。

    “到底是什么?”仇奕兆急了。

    仇奕兆第一次见劳鹭的时候,她脖子里就有一朵黑色凤尾花,不过最近没了,一直也没有注意,以为是无关紧要的纹之类的。

    可是最近的心神不宁和知道凤尾花的来源之后,仇奕兆才觉得这是一个关键之处。

    “这是尸花啊。”柜神说道。

    房间里的一个柜子突然打开了,里面跳出来一卷竹简。那个蓝色衣服的小柜灵马上扇动淡蓝色半透明的小翅膀,飞上去将竹简拿了过来,递给仇奕兆。然后继续趴到了劳鹭边,这个人自己好喜欢啊,小柜灵美滋滋地看着。

    “关于尸花的记载就在这上面,你自己看吧。”柜神说完,顿了顿,长叹一口气,继续说道,“小子,你这么多年来的计划可能要失败了啊,万般皆是命,半点不由人。”

    仇奕兆闻言,眉头微皱,打开竹简,里面的确详细地记载着尸花,而且这尸花,和劳鹭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难道真的是天意,劳鹭逃不过三天后的命数大变?

    仇奕兆看完竹简之后,问道:“鹭子什么时候可以醒过来?”

    “睡一觉就好了,明天就可以醒。你打算怎么做?”柜神很是担心。

    仇奕兆看了一眼还在昏睡的劳鹭,“如果真的是天意,那我就在她回来之后,好好帮她。”

    “嗯。你可以看开就好,实际上这对她来说未免是一件坏事。”柜神点头而道。

    “嗯。”仇奕兆抱起劳鹭,往门外走去。

    “等等。”柜神喊道,“我送你们一件东西。”

重要声明:小说《冥事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