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2 谁是黄雀?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陈小台 书名:冥事录
    箫依靠在远处的树后面,将吴彬的举动看得一清二楚。学长,不把那些人清了,你永远都不会安分地和我在一起。来吧,一起来吧,让我一劳永逸。

    ……

    收到短信之前,k他们已经到了西山,西山现在正是树木枝繁叶茂的时候,因为阳气重的缘故,西山上的树木都生长得比一般树木好,人呆在那里,也觉得心愉悦。

    抄小路最多比箫依早半个小时赶到,当他们等了快要一个小时的时候,四人都感觉到了不对劲,只是没有收到吴彬的消息,不敢轻举妄动。

    k的手机一震,“他们去了东山。”

    仇奕兆闻言微微皱眉,东山是整个新台市的所在。新台市在古时候是兵家要塞,连年征战,尸横遍野,原本气就极重。后来被人在东山设了阵法,将所有的怨气镇压在东山,形成一个,新台市才得以再次兴盛起来。

    “有问题吗?”知道软吴彬的人是箫依之后,劳鹭反而放宽心了,因为可以看出来,箫依是真心喜欢吴彬的,自然不会伤害他。

    周梦在到新台市前,也听爷爷说过,新台市里的怨气极重,特别是东山那里。正是因为如此,周梦才选择了新台市唯一的大学来念书,好历练历练。

    “东山是,那里很危险。”周梦提醒大家。

    k不懂五行阵法,不过看到仇奕兆皱眉,加上周梦的提醒,他也觉得此行凶险。

    “我们去吧。”仇奕兆先做出了决定,既然打算把鹭子托付给吴彬,那就必须保证他的安全。

    k赞同地点头,“不过这里到东山,得有三个小时的车程。车子里油也不够了。”

    “嗯。你先带周梦回去,找陆五他们,记得多准备一些聚阳符。我带鹭子先过去。”仇奕兆说罢,伸手一揽劳鹭,将她横抱起来,脚尖微微点地,一跃到了空中,朝东面掠去。

    k也马上驾车。朝市中心敢去,路上周梦联系了陆五,众人在十三科集合,朝东山去了。

    仇奕兆在空中掠得极快,凛冽的气流让劳鹭觉得难以睁开眼睛,将脸埋到了仇奕兆的口,躲在那里很舒服。

    放下众人赶路不说,且看吴彬和箫依。

    箫依收拾完了,冰冷的石头屋里竟有了家的温馨感。将带来的食物稍微处理了一下,放在桌上摆好。

    “学长,可以吃饭了。”箫依走到门口呼喊了一声,站在外面观察四周地貌的吴彬就转回来了。这样的生活,箫依愿意过一辈子,一辈子做吴彬边的女人,为他照顾好一切。

    “你是怎么得到尸香魔芋的种子的?”吴彬吃着饭菜,看似漫不经心地问道。

    箫依心中暗自叹气,问道:“学长不要问了,知道太多对你不好。”组织的手段箫依是领教过的。

    “我要知道。”吴彬索放下了伪装。开诚布公地问道。

    “既然学长想知道。也可以告诉你。不过你知道后,千万不能去触碰他们。”

    吴彬从箫依眼里看到了真诚,他认真地点头,尽量不去触碰。

    “那是一个神秘的组织,非常庞大,实力也极强,很多强大的灵力者都是哪里的人。不过我只接触过里面的一个人。我叫他奇长老,他很厉害,不过在组织里是什么地位就不得而知了。”

    箫依说着往吴彬的碗里夹了一块排骨,“我当初亲手送箫建国夫妇走,正好被经过的奇长老看到,他就收我在座下。他帮我练功,帮我找到重生的秘法,不过尸香魔芋的花粉却是另一个人给我的。条件是我帮他找到伏地印。”

    吴彬闻言,心头一怔。“在古长城地宫里拿走伏地印的是你。”

    箫依点头,“嗯。我打探了很久才知道的,原本是不会触发那么多事的。学长知道当时死掉后来又复活的生物制药的两个系花吗?”

    吴彬点头,是当时最先出事的两个人。

    “她们无意间知道了我对古长城感兴趣,为了博得我的好感,去了古长城,还不小心触动了活人俑,才发生了当时的一切。”箫依微皱眉头,一脸厌弃,“当时我先你们一步到了地宫,拿走了伏地印,发现学长也到了地宫,不放心,一直在暗地里跟着。”

    “发生的一切你都看到了?”

    箫依的脸上浮现了痛苦的神,缓缓地点头,“学长对劳鹭很不同,我也看到了。”箫依心里是不想承认的,即使是事实。

    吴彬不去理会她,继续问道,“拿给你尸香魔芋花粉的是谁?”

    “不知道,不过奇长老叫他主人,应该是组织里地位很高的一个人。”箫依将自己知道的事全部说了,提醒道,“学长,组织里的人都不是好对付的人,光是奇长老,你们十三科的人加起来也敌不过的。就是他用一道气劲,就帮我练成了神功,成为真正的女人。”

    吴彬此时很是好奇,在吴家的藏书库里看了这么多年的书,竟然连这个庞大组织的一个衣角都没有提到,这到底是一个怎样的组织?

    箫依感觉到有人闯了过来,嘴角上扬,脸上出现了很多戾气,“学长,有客人来了,我去招呼一下,你先吃饭吧。”

    箫依话音刚落,体一转,化为一道黑烟,往门外去了。

    吴彬马上追出去,就见对面的小山头上仇奕兆一手揽着劳鹭,站在那里,而箫依悬浮在坟墓的半空中,和他们对峙着。

    “无病。”劳鹭看到吴彬能动能跑地出来,一下子放心了,扯着嗓子朝他嚎了一声,用力挥手,打个招呼。

    不过现在劳鹭完全忽略了自己站在一块倾斜的石头上,可以保持平衡全靠着仇奕兆揽着。现在撒欢一动,一下子失去了平衡,体往旁边一斜,吓得她马上抱住了仇奕兆的胳膊,像个小鸡仔一样被仇奕兆拎着,拖回了边。

    箫依转头看向了吴彬,吴彬发自真心的笑容刺痛了她,她上的戾气在不知不觉地暴涨起来,和东山里的怨气接洽起来,解天连地的气挡住了太阳,天一下子沉下来。

    气在四周撩过,劳鹭不自觉地颤抖起来,手冻得有些发紫。

    “鹭子,慢慢吐纳调息。”仇奕兆轻松说道,继续盯着箫依,看她的举动,鹭子真的已经激怒她了。

    劳鹭将宫天境里的灵力导入自己的体,明黄色的光芒由浅到深,慢慢地将边的气冲开了,顿时也觉得不冷了。

    箫依发现,只来了仇奕兆和劳鹭两人,十三科的其他人并没有到,心中生疑,会不会埋伏起来了?

    此时,仇奕兆突然感觉一阵心悸,那种心神不宁的感觉又来了。

    “鹭子,去山头上,一直宁心运行灵力,气就无法侵入你的体。”仇奕兆将劳鹭放到山坡上。

    劳鹭点头,往山上跑去,此时最后的做法,就是不做拖累的那个人。

    “等等。”仇奕兆拉住了劳鹭的手,从衣袋里拿出了一封信,塞到了劳鹭手里。“三天后看,保存好了。”

    劳鹭将信和宫天境放到一起,深看了仇奕兆一眼,往山顶跑去,躲在了大叔后面,抱着树干,一边观察鞍部的况,一边调息吐纳抵御气的侵袭。

    仇奕兆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将信交给劳鹭,不过后来的事发生之后,他明白了什么叫做天意不可违。

    箫依将东山的怨气集结到差不多的时候,双手握拳,气凝结出了一双墨黑色的弯刀,和箫依素雅的白裙相对比较,显得煞气十足。

    劳鹭觉得箫依将气凝结成刀刃的方式和干尸大仙给自己的秘术有些类似,劳鹭想着,不知不觉间,已经将灵力凝结起来了。

    等她看到手上明黄色的小匕首,再看箫依手上墨黑色的两把圆月大弯刀,怎么看都觉得在气势上输了很多,连忙散了灵力,不丢人了。

    此时,k一行人也到了山脚下,他们刚刚进东山的时候还找不到位置,可是东山中心凝聚起了一团气,遮天蔽,黄老当即就说是那里,可是遭了陆五的一个白眼——没瞎的都知道了,马后炮。

    黄老尴尬地捋了捋胡子,一马当先从箫依开的小路往上蹿去,众人跟上。

    等他们到了两座山头之间的鞍部时,才觉得气之强,难以抵挡,幸好k一开始就说要准备聚阳符,黄老就把珍藏全部拿来出来,每人一打。

    劳鹭趴在树后面,只见k他们一行五人在山腰上,相互贴聚阳符,直到上没有什么地方可贴了,才罢手。不知道他们还觉得冷不冷,劳鹭看着五个贴满黄色符纸的人跑到了吴彬边,然后一起动手绑他贴,直到吴彬也变为黄符人,无奈地叹息,上拍了拍袋子里的宫天境,心说,幸好有你。

    箫依知道这些人里面仇奕兆最强,手一挥,分出一道气朝几个黄符人扫去,将他们困住,自己则举起弯刀,朝仇奕兆掠去。

重要声明:小说《冥事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