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7 原来尸体还会乱跑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陈小台 书名:冥事录
    无病正想着解释一下自己只是在休息,就听到劳鹭好奇的声音:“无病,你把尸体放哪里去了?”

    ……

    回到房间里,就看到无病闭着眼在沙发上假寐,嘴角上扬,看上去在想什么好事,一副懒散中透着妖孽的感觉,扣子解掉的实在是太低了,口露出了一大片,不得不说他的锁骨真是好看。

    嗯?好像有点点少儿不宜了……转移话题!不对,转移视线!

    马上抬头环顾房间的装修,等看到解剖室的时候,我终于明白了无病到底在笑些什么,他把尸体给藏起来了!

    “无病,你把尸体放哪里去了?”我有些好奇,刚刚不是罩的好好的,难道是觉着还不安全,所以转移了?

    只见无病导员突然从沙发上跳起来,双眼瞪得巨大,死死盯着解剖室里已经空了的解剖台,上面空空无一物,哪里还有那具尸体的踪影。

    看着他惊诧的样子,我好像知道了什么,尸体不是他藏的。

    “无病?难道不是你藏的?”我凑了过去,小心翼翼地问道,觉得好像出了什么大事了。

    “当然不是,那具尸体现在是不能乱碰的,我怎么会去移动它!”无病的声音和平时比显得慌乱了一些,看来真的出大事了。

    “我可以确定,尸体没有出门。”刚刚一直在门口打电话来着,本来想走远一点,可以怕迷路,就没敢走远。

    无病马上摁下了门口墙上的一个红色按钮,然后靠在墙上,一手抚着下巴,眉头紧皱,脸色极差。

    我决定找找那具尸体在哪里,如果找到了就是大功一件,兼职的事就算是成了。

    整个解剖室因为一面墙是玻璃做的,完全暴露在陈列室下,只要陈列室的门开着,在外间,坐在沙发上就能将里面的况看得一清二楚。

    无病的能力我是知道的,就算他刚刚真的睡着了,但是搬动一具尸体,这么大的动静肯定是会惊动他的,更何况他只是靠在沙发上假寐。

    还有一点奇怪的是,解剖台和罩子还是紧密结合在一起,这么短的时间内根本来不及打开罩子,将尸体搬走,再将罩子合上。

    更何况,罩子是钢化玻璃做的,无色透明,尸体一旦不见了,一下子就能发现,何必再要合上罩子来盖弥彰,费时费力且没有任何效果。

    综上观点,我得到了一个不可能的答案,尸体是自己蒸发掉的!

    就在此时,k门也没敲,已经到了外间,后面还跟着刚刚那个黄老,他老人家额头上贴着一张明目符,看上去将双目遮蔽住了,实则是开了眼,可以见到散发气的东西。

    虽然都称为道术,但是每一家的道术都是不一样的,黄老家的讲究实用,但是样子真真不好看,穿着黄色的道袍,额头上还贴着一张黄色的朱砂符,看上去有些搞笑。

    “劳丫头,愣着干什么,你也看看啊。”黄老此时也显得有些焦急。

    马上默念残篇,催动宫天境的灵力,在空中画了一道明目符,印于掌心。眼前的世界一下子就变得不一样了,可能是在十三科的关系,空气中竟然浮动着丝丝灵力,还有k上有水晕一样的光雾出现。

    “哟,是周家的传人?”黄老一边探查,一边抽空问道。

    “恩呢,刚刚入门。”老实地回答,千万不能班门弄斧。

    “劳丫头,好好学,可以结血祭的,肯定是机缘深厚的人。有什么发现吗?”黄老问道。

    “很干净,没有气,尸体应该已经不在这里了。”

    黄老的符咒下的眉头显然已经紧皱了,他慢慢地点了点头。

    站在门口的k和无病的脸色更加难看的几分。k一手拍了拍无病的肩膀:“我已经通知各部门把整个十三科封锁起来了,连灵都别想出去。接下来要忙一些,麻烦黄老多画一些符咒,给每个人贴上,进行搜索。”

    “我也可以帮忙的。”我的灵力来自宫天境,暂时觉得也是源源不断的状态,画几张灵力不强的明目符还是没有问题的。

    为了证明自己,我马上手指一挥,在空中画了两道符咒。

    “劳丫头不错,那你知道,如果找到了尸体该怎么办吗?”黄老问着,手没有停歇,用朱砂笔在黄色空白符咒上面画了几笔,出现了一道符咒。“镇尸符,如果是诈尸,就直接贴在尸体的额头上,封住他的灵元。你试着画画看?”

    镇尸符比我以前画的符咒都有麻烦一些,不过失败几次之后,一张散发着淡淡明黄色光芒的镇尸符凝聚在了空气中,顺着气流微微浮动。

    “嗯,悟不错,周棋风这个花老头运气不错。”黄老从宽大的衣袖里拿出了两打已经画好的明目符,“你们两个是用我的,还是用劳丫头画的?”

    只见k和无病二话没有,马上将手伸向了我画在空气中的那两道明目符。

    “哼,重于外表的两小儿!”黄老一甩袖出去,正好遇上了前来帮忙的人,开始分发符咒,顿时十三科里出现了很多额头贴着黄符到处走来走去的人。幸亏十三科不进外人,否则肯定会吓坏人家的。

    我和无病还有k一组,搜索以解剖室为中心的那一块地方。

    “诶?你们怎么不贴符?”正好遇到了陆五,他的额头上正贴着黄老的明目符,说话的气息将符咒吹得一浮一浮的。

    k微微一挑眉,抬起手掌对着陆五,“这不是贴了吗?”一脸得意之色。

    我觉得有些惊奇,原来一直一本正经的k也会这样。转而看向无病,只见他朝我眨眨眼——等会儿告诉你。

    陆五脸上顿时浮现了羡慕嫉妒恨的表,“黄老他研制出新东西来了,还藏着不给我,看我揍得他看不动岛国片。”陆五愤愤离开了,留下罪魁祸首k,一脸幸灾乐祸的样子。

    “你们两个真是从小到大这样斗,有意思吗?”无病无奈地笑着摇了摇头。

    什么?什么?我也要知道!哀家心底里抗议起来……

重要声明:小说《冥事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