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8 好像真的是圆满结局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陈小台 书名:冥事录
    上章讲到,圣旨一出,两张脸知道自己蒙受了秦始皇的欺骗,现在已经死了,而他们看到的士兵不是以前的士兵。劳鹭他们脱困,离开了古长城底下的洞,回到帐篷入眠,一切好像都已经圆满解决了。

    在周梦轻轻的鼾声,我渐渐进入了梦乡,只是这个在所有事告于段落之后的梦并没有想象中那样平和安静。

    我只觉得头疼裂,分不清到底是睡着了还是没有睡着,一直处在那样半梦半醒的状态,天旋地转的,而耳边不时地传来凄厉的尖叫声,眼前鬼影重重,好像无意间进入了地府一般。

    通知起的号角声准确地在六点半响起,一下子将我惊醒,旁边的帐篷已经传来了穿衣服的声音,就好像军训刚刚开始的那个时候,难道一切真的已经回归了正常。

    一夜没有安睡,我的精神好像比昨天更加差了,揉了揉太阳,见到周梦也醒来了,看上去神清气爽的。

    “梦姐,你还记得吗?”我想知道是不是我们还记得最近几天的事,而其他人都忘了,无论如何,我现在没有忘记。

    周梦刚刚睡醒,脸上还带着些懵知,半天之后反应过来,点了点头,“记得,不知道其他人还记不记得。”

    我们快速起,拿着洗漱用具往水池走去。想要借机问一下周围人,看看他们的记忆有没有被修改,或者被修改成什么样子了。

    “咦,劳鹭,你怎么出来了,脚伤好了?”周雯雯响亮的声音从我背后响起。

    脚伤?收住疑惑的神色,转笑答道:“基本好了,这不,今天想去训练了。”

    “啊呀,这么认真呢。不过你也是运气好的,被压在废墟堆里,到头来只是崴了脚。不像其他几个,运气就没有这么好,都送去医院了。”

    “其他几个?”

    “是呀,你不是也知道的吗?”周雯雯一脸疑惑之色。

    “哦,是这样,记不太清了,毕竟不认识嘛。”我猜送去医院那几个很可能就是已经死了的三女一男。

    “是不太认识,两个生物制药的系花,另外两个不太清楚,只知道伤得重的。”周雯雯说完就往水池走去。

    到了集合的时候,我和周梦一对报,基本了解被篡改的记忆了。

    现在的况就是,军训基地发生小震级地震,一些寝室塌了,伤得比较重的三女一男和教职工送去了医院,我这个福大命大的,留在帐篷里休息,周梦照顾,而其他人则是正常训练。

    旁敲侧击问了几个人,他们果真已经不记得那段黑色记忆了,那些因为迟到而被强行削发的人,记忆也被改成了,自己想要剪头发。

    两张脸和干尸大仙做事绝的,这样一来,一切事都和他们没有什么关系了。

    队伍集合之后,在周雯雯的带领下,到了教武场,韦教官已经等在那里了,只见他上有些地方还贴了创可贴,不过看上去精神也好,我们和刚来时那样,先站起了军姿。

    没多久,无病导员就过来了,他笑吟吟地先和韦教官说了些什么,然后走了过来,“蛮……劳鹭,你的脚好了?”说着还不忘挑眉。

    哀家瞬间感觉到很多冰冷的眼刀剜到了后背,狠狠一瞪,“好了。”

    “这样吧,待会儿吃早饭的时候,你来一下医务室,我再帮你看看。”说罢妖娆一笑,直接离开了。

    这时哀家听到了后面澄澄不加掩饰的兴奋之音——“我闻到了/的味道。”

    //……哀家想要装死。

    吃完早饭,和周梦直接去了医务室,韦教官和无病导员已经在那里了。

    迎我们进去,无病导员就把门给锁上了。

    “好像一切都已经回归正常了。”周梦先开口,言语里有一丝“终于可以放心”的意思。

    韦教官微笑着点头。

    “那在地震里受伤的人呢?”哀家比较关心这个,毕竟他们已经死了,难道还复活了不成?

    “他们确实没有事,只是过度受惊而已,现在在医院。”无病导员回答道。

    “怎么可能,别的不说,那个男生都被你解剖了。”哀家清楚地记得无病导员将男生土偶化的腿截断,拿起来研究的画面。

    “这个男生的腿被截肢了,压在废墟底下太久,血液不流通。”韦教官在旁边幽幽开口。

    无病导员的脸变白了,一脸悔恨之色。

    “谁知道会这样,不怪你。”哀家忍不住去小安慰了一下,嗯?现在不应该落井下石吗?

    “是啊,小吴,你也不多想,他们几个的命还是你救的呢,一条腿来换命,不亏了。”韦教官也安慰道。

    无病导员的面色才微微缓和起来。

    在我们都安慰无病导员受伤的心灵时,周梦却在一旁陷入了沉寂,脸色不太好的样子。

    “梦姐,有事吗?”周梦在灵异方面见多识广,一般她有这样的表,事可能就不太好。

    “没什么,只是在想,那两张脸是怎么被唤醒的,还有伏地印去了哪里。我总是觉得有什么事被我们忽略了。”

    周梦一言在我心里顿时激起了千层浪,两张脸刚刚苏醒,就意味着,伏地印是刚刚被拿走的,我们一直把拿走伏地印的那个人忽略了,可能他才是挑起一切事的人。

    没有事实来依托的思考总是没有什么用的,接下来几天,一切平安,直到军训结束,和教官分别,踏上回学校的路。

    …………

    新台市医科大学的一个角落里。

    “主人。”一个清瘦的男生跪举着一个盒子。

    男生面前被称之为主人的人,全裹着黑色的披风,脸上蒙着面纱,只留下一对可以洞察一切的眼睛,从男生的手里拿过盒子,打开,里面是一个方形的物什。

    男生怯怯又带着兴奋地抬头,看到他的主人面纱里的笑容,他瞬间兴奋起来。

    “做得好,这个拿去。”黑袍人将盒子收起来,往男生手里放了一个小瓶子,一转就消散在了空气中。

    男生将瓶子紧握住,放在心口,体因为过度的兴奋,不停地颤抖着……

重要声明:小说《冥事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