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6 睡觉,梦老婆子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陈小台 书名:冥事录
    上章讲到,干尸大仙自爆份,原来他乃宫天境和伏地印的第一任祭主,是劳鹭的直系先辈,怪不得和劳鹭小童鞋一样是朵奇葩君。劳鹭从干尸大仙手里得到了一张羊皮,和一个布卷,里面分别是宫天境的正确修炼方法和对付两张脸的对策。

    “这个布卷是什么?”劳鹭的眼里迸出好奇的光芒,难道是什么法力高深的符咒?

    无病导员已经接过布卷,打开一看,上面是一些比较古老的文字,与周梦家密室里的那个小篆体“梦”字有些许类似,应该就是小篆。

    “这是一道圣旨?”无病导员果然是先知一族的后起之秀,颇有博古通今的风采。

    干尸大仙神态自若地捋着胡子,脸上浮现出笑意,点了点头。“这两句活人俑实际上就是两个二愣子,一根筋,一心一意愚忠于秦始皇啊。”

    嗯?不明白……“导员,看得懂上面写什么吗?”哀家好奇,心里痒痒。

    “应天顺时,受兹明命。

    寡人老矣,今顺天令,以死士十八人筑活人俑,取其八者为亡灵八将军,废十者,埋掩于长城下,阵气,昭彰天下。

    盖的印玺上面写‘受命于天,既寿永昌’。这是秦始皇的玉玺。”无病导员看完之后,眼神灼灼,好像明白了什么。

    “嗯,看来你明白了,那老头子现在就送你们回去吧。”干尸大仙很是满意地看着无病导员。

    “那些受了迷惑的教官……?”无病导员试探着问。

    “你们放心,除了你们几个怀有灵力的,其他人都会忘记这件事的。你们出去吧,到了外面,自然就可以出去。”干尸大仙摆了摆手。

    虽然和大仙不是很熟,突然就有那么一点点舍不得,他就像一个特别年长的长辈一样。“大仙,那你呢?”

    “哈哈……”大仙爽朗地笑起来,“你个丫头还是有心的。老头子我只是一口气而已,如果有缘让你拿到伏地印,还能再见一次。现在么,上次和老婆子相会被仙子姐姐打断了,老头子我要再做个梦,和我家老婆子叙叙,好久没听她骂我了,耳根子痒,哈哈……”大仙说罢就平躺在黑色的石台上,安然地闭上了眼睛。

    “走吧。”无病导员拉了我一下,我们一起退入了小道,石门突然关上,干尸大仙就躺在里面。

    “别想了,像前辈这样的人物,才是真正看破了红尘的。”无病导员说了一句,不再搭理我,直接往外面走去。

    他刚刚在开导我吗?大仙明明很放不下他家老婆子的,哪里看破红尘了?

    果然一到外面的那间石室,我们就像是两只塑料袋被龙卷风吸起来一样,背离地心引力,直接被旋转着塞入了水里。

    只是这个过程有点太过激了,哀家转的头晕眼花,再一窒息,刚刚在过道里抽空吃的几口馒头都要吐出来了。

    没错这个馒头还是那个时候吃剩下的,一直放在包里,遇到周梦的时候分了她一个,刚才又和无病导员分吃了一个。

    体的旋转越来越慢了,直到最后水流不再干预我的体,哗啦哗啦水,终于悬浮在了水中,保持平衡了。抬头看看,里水面还很远的样子,哀家开始蹬水,想要往上游去,因为无病导员很善水,已经游上去了。

    接下来悲剧的事发生了,哀家越是划水,体越是不受控制,往左往右往下,就是不往上,如果不是暂时不能讲话,哀家肯定会仰天长啸的。

    无病那个没有兄妹的,自己早就上去了,想要喊他帮忙,一开口,嘴里只能吐出几个泡泡。那些生活在水里的鱼太可怜了,哀家为它们哀悼……

    …………

    话说,无病自己上游了一段时间之后,发现劳鹭并没有跟上来,往下一看,只见劳鹭在明亮的水域里手舞足蹈,左右乱晃,还时不时地吐泡泡,看上去一副玩得很开心的样子。

    无病心中叹气,默默地游下去,抓住劳鹭的手臂,带着她一起上游。

    …………

    还算无病有良心,终于发现哀家不会游泳这个事实,否则就算哀家在水里不会淹死,也会在里面泡烂了的。

    在无病导员的帮助下,很快就游到了头。一开始落水的时候失去了意识,不知道这地宫到底是什么构造,现在可是看得一清二楚。

    原来上面那个大石室只是一块四角固定在山壁上的大地板,下面是空的,如同一个浮在水上的泡沫板一样,所以一旦从沟渠掉下去,就会发现下面的水域是极大的。

    而最下面由大理石做成的两小间石室,估计就是大仙的手笔了,果然是个道行极高的大仙,我现在极度怀疑他说自己已经死了,这件事的真实

    找准了地方,无病导员握住我的肩膀,将我往上一拖,哀家顺势拉住了石板,头露出了水面。

    “咳咳咳,咳咳咳咳咳……”一阵剧烈的咳嗽之后,恢复了呼吸。

    再说大石室里,周梦和韦教官和那两张脸斗得气喘吁吁,上布满了伤痕,一副到了强弩之末的样子,在见到我们跃出水面的时候,眼里都泛光了。

    两张脸同学一下子就发现了我们,等我刚刚呛完水,削瘦脸就已经冲了过来。无病导员反应迅速,直接一挡,一掌拍在了削瘦脸的心口,这一掌无病导员花了血本啊,流光溢彩的,耗了不少灵力吧。

    削瘦脸往后一震,跃回了宽大脸边,二者退到一旁,靠在一起,警惕地看着我们。

    趁此时机,哀家是在不好意思继续在地上装死了,马上爬起来和无病导员一起跑到了周梦和韦教官边。

    “你们没事吧?”在极其危险的关头,周梦抽空表达了一下他和韦教官对我们的担心之

    哀家很是受用,朝她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一切都好的不得了。”

    无病导员马上拿出了那道圣旨,大喝一声,“还不接旨?”眼神凛冽,像是要用目光剜死他们一样。

    只见两张脸好像一下子懵了,疑惑地看着无病导员。

    难道没用吗?哀家突然灵光一现,用手肘捅了一下无病导员,在他耳边说道:“应该像太监一样说话,喊一声,‘圣旨到——’。”

    无病导员的脸色瞬间就不好了,哀家的想法不对吗?

重要声明:小说《冥事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