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6 被夹死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陈小台 书名:冥事录
    上章讲到,因为劳鹭随便乱贴的符咒,她和无病导员所处的幻境墙上裂开了一道大缝,位置正好在无病导员算卦得到周梦和韦教官所在的位置。他们进去,再跃上一个高台的时候,真的遇到了韦教官,只是周梦仍然下落不明。

    这道裂缝里面岔路果然很多,左一道右一道的,有时候一步一拐,在我前面的无病导员就会消失在我眼前,幸好胳膊上的绳子并没有解开,我每次都可以马上找到他。

    “韦教官,我们会不会迷路啊?”看着这些繁多的,长得相似的岔路,真的不敢确信,韦教官可以把每一条都记住。

    “你放心吧,小韦有先天天眼,这种路是不会走错的。”无病导员信心满满地替韦教官保证。

    我尽量将悬着的心抚平,跟着韦教官在裂缝里穿梭。

    往前走了很久,路倒头了,都是坚硬的不规则石壁。

    “我都说过了,没有什么发现。”韦教官转过来,看着我们,他虽然还是那样严肃,但是就是有一种奇怪的东西在他上,具体的说不出。

    “嗯,我们出去吧。”无病导员也转了过来,握住了我的肩膀,用力捏了一下,将我往后推去。

    在转的一刹那,虽然裂缝里昏暗,可是我正好看见脚边的石壁上面有什么东西。

    “等等!”一把夺过无病导员手里的手电,往下一照。

    是周梦留下的印记,很简单就是一个变形的“宝盖头”,但是我一眼就可以看出,这是小篆体的“梦”字的头。

    还记得第一次去见师傅的时候,我们进了一个四面墙都刷了白色涂料的正方形屋子,屋子的朝南北墙上面就写了一个巨大的小篆体“梦”字,周梦说,解梦世家从秦朝末年开始世袭方术,所以这个小篆的“梦”字是标记,也是一个纪念。

    本来这也没有什么,可是各位看官想象一下,一个梳着油光水滑的大背头,一副茶色墨镜,一件夏威夷花衬衫,一条西装裤,加一双锃亮锃亮的黑皮鞋,这样一个圆润的老头,站在这样一个苍劲有力,古朴十足的“梦”字下面,实在是太违和了,至使哀家印象极其深刻。

    (小台:各位看官,小篆的“梦”字,本章结尾会有附图。)

    所以说,周梦肯定在这里出现过,很有可能就在附近。这个记号没有留全,最后一笔极其仓促,证明她遇见了紧急的事

    “这里没有什么,我们走吧。”无病导员直接握住了我的肩膀,把我快速推了出去。

    我没有反抗,因为他的反应太奇怪了,肯定发现了什么事

    “快往前跑。”无病导员轻声在我耳边一说,顺势就把我往前推。

    借着他的力道,我往前一窜,也不分是不是原来过来的路,看到路就往前冲。

    忽然感觉手臂被往后一拉,由于惯体往后一牵扯,一下子转了。

    拉着我胳膊的是那条把我和无病导员绑在一起的绳子,韦教官抬手一掌打到了无病导员的肩膀上,他直接倒在了地上,所以才会牵扯到我。

    无病导员倒下去之后,直接从腰上拔出了一把小匕首,一挥割断了手臂上的绳子。

    “劳鹭,快跑!”

    韦教官面色一暗,朝我扑来,无病导员一匕首从下而上往韦教官的大腿刺去,韦教官并没有躲避,匕首直接刺了进去。

    原以为如此一来,他多少会受一些影响,没想到,他如同没有知觉一般,不顾腿上插着的匕首,继续向我扑来。

    无病导员眼看不妙,直接抱住了他的大腿,“快跑!”转头朝我吼道。

    “你当我是什么人了?”你让我跑我就跑?

    哀家一边吼,一边抬手肘朝韦教官的脸顶去。

    韦教官还是没有躲避,我的手肘直直地撞到了他的脸,手肘一阵剧痛,如同撞在一块石头上一样,疼得麻了。

    韦教官一直没有任何躲避,在我撞到他脸的时候,他的双手已经伸到了我体两侧,两手臂一合拢,我感觉腔一阵剧痛,喉咙有些血腥的味道。

    他的双手不断用力,我觉得他想直接把我给夹死。

    无病导员一看攻击对现在这个石头韦教官一点作用也没有,便抱住他的双腿,往后一拉,直接将他拖倒,往后拽去,想要以此令他放手。

    不料他不仅没有放手,反而更加用力了,我的体在他的钳制下,一同倒地,舌头品到了一口腥味,有些液体从喉咙里涌出来,牙关一松,嘴角流下不少鲜血。

    无病导员起,拉住了韦教官的胳膊,想要用力掰开,可是就是毫无作用。

    “喂,干嘛针对我?”哀家说着,感觉眼前已经开始冒星星了,有些发黑,不会真的要被人,也不一定是人,给夹死吧,这个死法,太礁堡了。

    无病导员还在努力做着无用功,可是面对着如同石化的韦教官,一点作用也没有,直急得体发颤,都快要流泪的样子。

    在哀家意识模糊的时候,突然感觉一阵清凉,然后什么也不知道了。

    ……

    再次醒来的时候,处在一片白色的混沌之中。这是人死后可以见到的景吗?一切回归于盘古开天辟地之前,回到人类生长于的混沌之中,再堕入幽幽轮回,安功过,投胎转世。

    好婆婆说过,人死后会经过三生石,过奈何桥,喝孟婆汤。

    我往前走去,很久很久,什么都没有看到,依旧在这一片混沌之中,忽然前面出现了一个黑影,很修长。

    慢慢走近,觉得他无比的熟悉。

    仇!

    是他,他现在正站在前面,朝着我招手,在这样一片白色的混沌中,他穿着黑色的衬衫,显得异常显眼。

    害怕他再消失,我奋力朝他跑去,没想到他在这里等我,可以和他共赴黄泉,我心里还是很高兴的。

    只希望到时候可以求动孟婆大人,免了我的孟婆汤,让我来世一出生就可以找到仇……我朝他跑去,他越来越近了……

    (小篆,“梦”[[[cp|w:60|h:90|a:l|u:/rs/201311/9/]]])

重要声明:小说《冥事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