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4 随便乱猜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陈小台 书名:冥事录
    上章讲到,劳鹭和无病导员发现韦教官和周梦突然消失之后,开始到处寻找,最后原路返回。等到他们再次回到了一开始进洞的地方,他们发现,那里并不是原路,实际上丢失的是他们。

    被无病导员这样一分析,我突然觉得心理慌慌的,这样说,遇到幻境的是我们,那就是相对的,周梦和韦教官现在也在想办法找我们。

    无病导员若有所思,拿出了挂在脖子里的哨子,对着还印着湛蓝天空的洞口,吹出了一短二长,二短三长的哨声。这个是让上面兰教官他们把绳子放下了,拉我们上去的信号。

    吹完哨子,我们就静静地等待着绳子从头顶放下了。

    “真的是我们。”大约有五分钟的样子,无病导员开口,声音因为喉咙的干渴,显得有点哑。

    “这样也好的,你说万一上面真的有一条绳子放了下来,我们到底是该上去还是不该上去呢?”我随意地安慰无病导员也进行着自我安慰。

    “导员,你再算一卦吧。”或许有出路。

    无病导员闻言,眼睛微微亮了一下,一脸的忧愁瞬间转为一种玩味十足的戏谑状态,“你信我了?”

    都什么时候了,宁可信其有嘛。“有一种说法叫做,死马当活马医,导员听过没?”

    只见无病导员额角一抽,不再理睬我,默默地拿出了龟甲,开始凝神摇晃起来。

    一声声空灵的撞击声停了,开始并没有铜钱掉出来,所以说,失败了,无病的脸色不太好。

    “别气馁,我们会出去的。”哀家义薄云天地拍了拍无病导员的肩膀。

    就在我的手刚刚接触到无病导员的肩膀时,我看到一道明黄色的光注入了他的体,三枚铜钱一下子从龟甲里落了出来,上面浮着一层明黄色的光晕,悬浮在空中。

    无病导员见此景,两眼惊得快要瞪出来了。

    “奇迹,这是个奇迹。第一次失败之后,竟然再成功的。”他不由地呼喊出来。

    “这个,讲了什么?”三枚铜钱,实在看不懂。

    “你看,这三枚铜钱,既代表了天地人,又代表了阳和气。现在天的乾位,地在坤位,而人在中心。”他兴致勃勃地解释着。

    “然后呢?”哀家还是听不懂,这个比《符》和《梦》难懂。

    “还有其他的东西跟你解释了你也不懂。”无病导员先知的优越感一下子燃起,不屑地看着我,一副鄙视着愚蠢的地球人的喵星人状态。

    “好吧,那卦象到底是什么?”实际上哀家真正关心的是结果。

    “卦象显示,他们离我们还是十米远,没有动。”

    还是十米远,没有动,那就是说,和第一卦是一样的。

    “我们已经走了这么远,难道他们一直跟在我们?”我看着那个黑漆漆,好像把一切经过的光线全部吞噬了的大洞,好像下一秒,周梦和韦教官就从里面钻了出来,笑呵呵地看着我们。

    “不会。”无病导员又以无比坚定的语气否决了我。

    “卦象显示,他们在我们的斜后方,这个方向和洞的方向不同。”

    斜后方,就是如果我们刚刚从洞里出来,他们就在我们左手边的方向。那里有一个空间,不是实心的。

    “这个gps可以时时刻刻告诉我们他们的位置吗?”可以当做导航仪器来用吗?

    只见无病导员脸上明显地画出了三条黑线,“不能。”

    “那我们怎么办?”好像一切有绕回了那个没有出路的点上。

    “刚刚我看到你上明黄色的光芒通过我注入到了龟甲上面。”无病导员突然来了这样一句,否则我都要以为他没有发现这件事了。

    “我也看到了,但是原因不清楚。”老实回答。

    “你是结了血祭了,肯定有不平凡的命数,你试试有什么办法吗?”

    我!?一个万年的跟虫思密达,从来都是周梦说什么,我做什么的。顿时要我想办法,脑子一下子就冻住了。

    我从里袋里拿出了手掌大小的宫天境,至今为止我只发现了它三大功能。

    可以给我提供灵力;纯铜的,很实诚,可以用来砸人;还有么,就是可以照镜子,这个功能很重要,不理解的男看官可以去问一下自己老娘和媳妇。

    宫天境发出一阵阵光晕,让人一看就知道是件宝贝。

    “财不外露,你这么好表现干什么,小心被惦记。”我斥责,宫天境一下子没了光晕,看着最多是个古董,很普通的那种。

    突然感觉到了不善的目光,一抬头,果然无病导员的脸都黑了,“别误会,真的没有特指你,脸不要这么臭嘛,难道真的被我识破了你的居心?”

    只看到无病导员深呼吸了一下,硬是把一抽一抽的额角抚平了,“有办法吗?”

    “没有。”哀家再次表现了自己的诚实。“画点符贴贴不知道行不行?”

    “可以,试试吧。”

    明黄色的光晕已经汇聚在指尖,介于不知道什么符咒有用,所以把自己会的都画了。明目符、聚阳符、“隐”符、至符、破清符、散符……一共会不到十种,都各画了一张。

    “贴哪里?”哀家看着狭小黑暗的洞底,一张张符咒在空中散发着明黄色的光晕,实在是不知道该往哪里贴。

    “如果这里是个幻境,那就往周围的墙壁上贴吧,说不定可以歪打正着一下。”

    “实际上,先知也不知道,是不是?”哀家直觉如此,无奈于自己太过诚实,就算不说,他不是会读心术吗,也会知道的,所以一点罪恶感都没有,没有。

    只见无病导员嘴角一抽,愤愤然转向后头,开始低头观察起自己沾了泥土的鞋子,嗯,很好看。

    我用指尖轻轻点到符咒上面,用力往墙上一甩,符咒直接贴了上去。

    慢慢的,所有的符咒都贴到了墙上,都是闭着眼随意乱贴的。

    忽然感觉到脚下的地面震动,重心不稳,直接摔倒在地,躺在无病导员的脚边。我抬头看到无病导员体摇摇晃晃,快要倒下来了……

重要声明:小说《冥事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