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1 入洞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陈小台 书名:冥事录
    上章讲到,正午时间,无病导员四人一同到了古长城背面,开了眼之后发现,城墙上面满是扭曲的脸,但是原本两张活动脸的位置已经空了。拥有先天天眼的韦教官说,在那两个空位上,看到了往外面散发的黑气,而且古长城裂开的那条缝里,黑气最重。

    韦教官所指的黑气最为浓重的缝就是因为昨夜的地震所产生的。

    我们走到了缝前面,往里看了看,缝宽的,大概可以通过一个大汉的宽度。这条缝直接贯穿了古长城的墙体,从背面可以看见山坡上的事物。

    “这里看不出什么特别的,脸也不住。”无病导员一边观察,一边发表自己的见解。

    “是这里。”韦教官蹲下体,双手伸到缝里,把一块足有一人粗细,到小腿肚高的石头推到了对面,露出了一个黑色的洞。

    “黑气是从这里散发出来的。”韦教官指着那个黑洞。

    我探头看了看,洞里很暗,看不清深浅,“要下去?”

    “先试试深浅和氧气含量吧。”无病导员从包里拿出了一张报纸,揉成团,用打火机点燃,扔了下去。

    只见一个火球直直地往下落,然后就熄灭了。

    “我有个问题。”我认真地看着无病导员。“火球灭了是自己熄灭的还是因为缺氧?而且根本看不出深浅嘛。”

    无病导员顿时一脸窘相,“嘿嘿”的笑了几声,以掩饰尴尬。

    韦教官从后捡起一块石头,往下一扔,很快就听到了“咚”的一声,很清脆。

    “不深,十米左右。”韦教官做出了判断,“刚刚纸团下去的时候,火焰左右发颤,下面应该有风,空气流通。”

    韦教官不愧是韦教官,我幽幽地看了无病导员一眼,眉毛一挑——高手和低手的区别啊!

    无病导员马上额角一抽,瞪了我一眼。

    哈哈,心中无比舒畅,哀家得意着。

    “那我们什么时候下去?”周梦看了看洞,征求韦教官的建议。

    “保险起见,让赵政委派几个教官过来,守在洞口,万一有况可以拉我们上去。”

    “嗯,这也好。”周梦点头同意。

    下午两点,兰教官和另外三个教官都来了,他们虽然一副极度不理解的表,但是还是尽心的协助我们。

    一个长绳,大约手腕粗细,十五米长。

    兰教官把一段系在了一个刚刚打下地一米深的石桩上,另一头韦教官已经系到了自己的腰上,打了一个看上去很牢固的结,背上了背包。

    “班长,小心。”兰教官有些担忧地开口,人类对黑暗而未知的事物总是用恐惧感。

    韦教官拍了一下兰教官的肩膀,“你们守在这里,如果听到哨子声,就马上往上面拉绳子。”

    我们四人脖子里各有一个哨子,韦教官准备的,万一出现落单的况,可以吹一下。

    韦教官半个体已经进入黑洞里了,双手还撑在外面,然后手一松,整个人慢慢地落了下去,兰教官和另外三个教官拉住绳子,慢慢往下放。

    大约过了半分钟,绳子不再往下降了,说明韦教官已经下到底了,果真是十米左右。

    黑洞里传来了三长一短的哨子声,代表安全,并且底下空间很大,还可以放人下去。

    接着又听到了一顿一吹,三次,代表剩下的三个人都可以下去。

    然后绳子一松,兰教官他们把绳子拉了上来。

    第二个下去的是周梦,兰教官系的绳子,方法和刚才韦教官用的一样。

    “小心点。”我不免担心起来。

    周梦点点头,摸了摸我的脑袋,“放心吧,待会儿下去的时候不要害怕。”

    周梦在兰教官的指导下,也慢慢地下到了底,绳子再次被拉了回来。

    “蛮丫头,你先还是我先?”无病导员笑眯眯地看着我。

    “你先。”哀家果断选择,真的有些害怕,可以晚下去一些,就晚下去一些。

    无病导员也下去了,虽然他说自己手不好,可是看他轻盈的动作,对自己的评价肯定是非常谦虚的。

    在兰教官的协助下,我的体也慢慢地往下降去,突然有一种感觉,我正在被一张巨大的嘴一点一点吞噬,下半不疼,是因为失去了知觉。

    这样的想法让我感到惊恐,马上动了动腿,膝盖撞到了洞里的石头,一阵痛楚让我知道,我的腿还在,还和我的体相连。

    在黑暗吞噬我之前的一刹那,我看到原本湛蓝色的天空一下子了下来,是眼睛陷入黑暗前的幻觉,还是天预兆此番不祥?

    一点点下放的过程及其漫长,并不像平时的十几秒那么快。

    眼睛在一阵眼盲之后,慢慢地恢复了视觉,鼻腔里充斥着泥土的腥臭味,在我看不清的细小之处,肯定有很多小眼睛,正眨呀眨地看着我,小小的大脑在考虑,这个东西能不能吃?

    一阵一阵不着边际的想象,让我的恐惧愈发的严重,黑暗,双脚离地,是最没有安全感的。

    不知道泥里的小动物有没有考虑好,我是不是可以吃?

    忽然感觉一只手握住了我的左脚腕,把我往下拽,惊恐之下,右脚直接踢了过去,用足了力气。

    “啊,蛮丫头!!干什么啊!我的眼睛!”被袭击到的人发出了一阵鬼嚎。

    原来是无病导员啊,原来我已经要到底了啊。

    接下来我顺从地被韦教官拉住腿,稳住了体,直到脚再次踏在了实地上,一种踏实的感觉一下子产生了。

    无病导员继续捂着眼睛在一旁跳脚,韦教官用体把我们隔开,否则该冲过来给我一脚了。

    “无病导员,对不起啊,你没有出声,把我吓到了。”

    周梦打着手电,照着无病导员的脸,他手一松,俊俏的脸上有半只不和谐的脚印,被踢中的地方有些发红。

    “没事吧?”我小心翼翼地凑了过去,聊表关心。

    “你给我踢一脚试试?”无病导员怒目而瞪,几乎要把眼珠给瞪出来了。

    “小气。”我不再理他,接着狼牙手电的光,原来洞底很大,这个洞像酒瓶子一样,上窄下宽,还能感觉到夹杂着泥土味道的一丝丝清凉空气从一个角度吹来。

    用手电一照,那是一个大狗洞那样大小的洞,流动的空气从那里吹出来。

重要声明:小说《冥事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