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6 触动禁忌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陈小台 书名:冥事录
    上章讲到,劳鹭、周梦和无病导员三人子夜到了古长城下查探,开了眼之后,三人发现,古长城的背面,地之的地方,布满了扭曲的人脸,其中还有两张会动的人脸,一张睁着眼,表安适而有着期待,另一张熟睡着,表平和,在一堆表扭曲的人脸中显得极其突兀。

    听到醒着的略微削瘦的脸发出的声音,无病导员和周梦都不约而同地看向了我这里,明白他们的意思之后,我点点头——这就是我那天中午听到的声音。

    无病导员闻言,马上开始摇晃手里的龟甲,声音按一定规律响起,听着像是来自地底深处的哀歌。

    那张削瘦的脸明显也听到了摇晃龟甲的声音,泥土刻成的眼珠子往我们这里一撇,眼里有着一丝惊讶,更多地是戾气。表渐渐变得扭曲起来,眼睛越瞪越大,几乎要把眼眶撑裂了。

    “他好像要出来了。”看着那张脸越来越向外突出,我突然有了这种感觉。

    正好在此时,无病导员手里的龟甲里调出了三枚铜钱,悬浮在空中,发着白色的淡光,摇晃声戛然而止。墙上的削瘦脸也慢慢恢复了原来的状态,脸部慢慢抚平,感是被这噪音给吵得想要吃人。

    只见无病导员好像没有看削瘦脸,只是捏着尖尖的下巴,仔细地看着浮在空中的铜钱,若有所思。

    “奇怪了。”大约过了十分钟之后,无病导员终于开口,说了三个字。

    其间,我和周梦根本不敢乱来,只好到处张望,再仔细地检查城墙上的人脸,的确只有刚才的两张是会动的,而且好像还有听觉、视觉,会说话。

    “什么奇怪的?”面对着一副高深莫测的慢吞吞的无病导员,周梦良好的耐心也快用完了。

    “刚刚铜钱从龟甲里出来了,就是说,占卜已经成功。可是看这个卦象,却是杂乱不堪,根本什么都看不出来,就是失败了。”无病导员皱着眉头,“我从来没有卜出过这样的卦,如今出现,不知道是福是祸。”

    好吧,算命的都不靠谱,还是跟着周梦有饭吃。

    “让我试试。”周梦又批梦笔往空气中画了一道聚阳符,然后用笔尖引着聚阳符移动到了一张不会动的扭曲脸上面。

    原本五官移位,表痛苦的脸,愈发地扭曲了,以笔尖接触到的那一点为中心,产生了一个漩涡,整张脸都旋了进去,然后墙面上变得同白天一样,只有一下细小干裂的纹路。

    为了验证刚刚不是巧合,周梦随即地再次找了一张脸,结果和刚才一样,脸消失了,只是时间略微久一些,那是因为聚阳符里的能量在渐渐消耗着。

    也就是说,如果用这个方法,加以时间,就可以将古长城里的怨灵全部打散,那样怨气是否会消失呢?

    一道聚阳符散了,一共打散了三张脸——三个怨灵。

    可是这古长城的背面,几乎每一平方米上挤了近百张脸,这可是一项费时费灵力的大工程。

    周梦有画了一张聚阳符,牵引着往那张削瘦脸走去。现在的削瘦脸好像没有了视觉和听觉,聚阳符已经离它不足一米了,他竟然还是一点反应也没有,一脸希望地看着前面的某一点。

    批梦笔的笔尖刺在了削瘦脸的眉心,明显地感觉到它狠狠一皱眉,两眼出两道浓厚的黑气,直接往周梦的脸上打去。

    周梦往后一退的同时,头也偏了一下,躲过了一道黑气。另一道往她的眉心直而去,我一时心慌,伸手往前一挡,黑气即将接触到我的手掌时,手掌突然发出了一道明黄色的光芒将其包裹住,慢慢吞噬,然后和黑气一同消失了。

    这是什么招数?我一脸迷茫地转头看向周梦,她摇了摇头,表示自己并不知道。

    不管是什么,好用即可,如果一想,我好像又有了一个绝招,心一下子就好了。

    发出这一下攻击之后,削瘦脸又回归平静,一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状态。

    周梦引着批梦笔往那张熟睡的宽大脸走去。

    突然觉得,如果我可以躲避削瘦脸的攻击,那宽大脸的一样可以。当机立断地拦下了周梦,“梦姐,我试试。”

    “小心。”周梦说着将批梦笔引向宽大脸旁边的那些扭曲脸,直接灭了三张,聚阳符散了。

    我默念残篇,将宫天境里的灵力引到了自己上,微微运行一个周天,灵力汇聚于指尖,一张聚阳符,随手指一舞,信手拈来。

    觉得靠近那两张脸有些危险,想要试试可不可以隔空投,便将指尖点在聚阳符的中邪,手臂往后一折,往前一掷。聚阳符乖乖地快速往宽大脸的眉心去,直直地贴在了他的脸上。

    宽大脸马上失去了原本平静的状态,眉头紧皱,如铜铃般大小的眼睛突然张开,死死地瞪着我,张嘴大吼状,可惜没有声音。

    随着宽大脸的剧烈挣扎,旁边的削瘦脸好像也感受到了什么,时而一脸愤怒地瞪着我们,时而担心地看着宽大脸。

    突然有一种直觉,好像闯祸了。

    聚阳符是最为普通的符咒,上面聚不了多少灵力,很快就消散在了空气中。

    我很希望宽大脸和削瘦脸一样,在聚阳符离开后,马上恢复原来的状态。可是这样美好的想象只是想象,宽大脸还是一幅狰狞的表,瞪着我,张着嘴,感觉如果他能从城墙里出来,一定会毫不犹豫地用他的牙齿刺穿我的脖子。

    我害怕了,本能地往周梦边走去,宽大脸的眼睛跟着我移动,我觉得自己已经被这张脸记住了。

    突然感觉到脚下的土地一震,没有一丝防备,马上摔倒在了地上。体一接触到地面才觉得,可能是地震了,脚下的地面上下震动地那样剧烈,后军训基地的围墙开始出现一道道裂痕,一些小的石块往下砸,很多块直接落到了我边。

    在我吓傻之际,突然感觉到一双手拉住了我的肩膀,将我拖起来,突然感觉到一阵腾空,我被温暖包裹住,往空旷地地方撤去,里古长城越离越远。

重要声明:小说《冥事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