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6 尸体诡异之处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陈小台 书名:冥事录
    上章讲到,胖子咬住了女生的脖子,等众人将他们分开的时候,女生已经断气了,而胖子的人头飞到了劳鹭和周梦的脚边,然后胖子的体和头颅全部变成了土偶。翌,劳鹭和周梦去医务室探况的时候被胖子所在院系的导员抓住。

    看着导员气定神闲地站在两具怪异遗体旁边的样子,我觉得他不是一个普通人,最少也是个神经大条的胆大之人。

    “导员看上去也很好奇。”我实话实说,他的表现的确显得很好奇。

    “这样的事发生了,除了恐惧就是好奇了。”导员开始仔细观察那个土偶,“一直都没有时间好好研究一下。”

    看着他的样子,我突然想起了解剖室那个有恋尸癖的怪老头,估计如果他在这里的话,一定会特别兴奋的,两眼放着狼光,一寸一寸仔细研究。

    百里之外,新台市医科大学解剖室里,怪老头忽然打了个喷嚏,用手蹭了蹭鼻子,“好像感冒了。”然后继续俯解剖新送来的遗体,已经解剖到心脏了,轻轻一刀,割断了血管和一些组织,完美的将它与体分离,捧在手里,看着人类体里最美的心脏,满脸陶醉。

    导员抬头,朝我们挥了挥手,“不过来一起看吗?”

    我们闻言走向前去。这具胖土偶,已经完全不看出原本真人的样子了,上布满了干裂之后的细小纹路,外表都是干干的泥土,果然如同刚刚挖掘出来的一样。

    周梦伸手摁了摁土偶的肚子、胳膊、腔,“好像连器官都变成了土偶。”

    导员闻言点了点头,将盖在上面的白布掀开,露出了土偶的腿。

    土偶的小腿中间有一条分割线,导员戴着怪老头经常戴着的那种白色橡胶手,将土偶的左脚拿起来,将剖面对着我们。

    果真,土偶的腿剖面如同一个被截断的实心泥柱一般,已经看不到原来骨头的痕迹了。

    “你们将他私自解剖了?”周梦吃惊地看着导员的行为,和k在一起久了,有了很强的证物观念。

    导员不以为意地点了点头,将脚拼回去。

    “就是因为好奇?”我也有些不能接受,比较这具土偶在昨天还是一个活生生的人,有朋友,有父母,和我们一样的人。

    “这是一个原因。”导员顿了顿继续道,“你们放心,我这样做绝对不算是违法的。”

    导员又带我们走到了那个惨死女生的尸体旁边,白布还没有拉开,就已经闻到了一股强烈的血腥味。

    “给你们看个有趣的。”导员笑了笑,嗯……感觉有些变态。

    他将白布掀开,已经死去一夜的女生,睁着眼,眼球突出,像是在瞪着天花板一样。

    额,怎么没有人把她的眼睛闭上,这样死不瞑目的状态,有些恐怖。

    突然感觉背上冷了一下,我不自觉地挽住了周梦的胳膊,往她上蹭了蹭。

    导员笑了一下,看着恶趣味的。

    他伸手盖上了女尸的眼睛,然后和那些电视剧里的演员一样,将手往下一撸,女尸的眼睛闭上了。

    他又朝我们招了招手,指着女尸脖子上的伤口。

    伤口被清洗过了,不大,为了看清楚,我凑到了女尸的头旁边,仔细观察起来。果然有所谓“有趣”的地方,女尸伤口里的血好像没有凝结起来。

    导员为了让我们更加印象深刻,竟握着一把镊子,轻轻戳了戳伤口上的皮,果然,看上去很新鲜的血液就流淌了下来。

    “呵——!”我倒吸了一口凉气,往后退了一步,直接绊倒了周梦的腿,直直地摔到了地上,喘着气,手指颤抖地指着女尸。

    是的,就在我刚刚聚精会神地观察女尸脖子上的伤口时,离我脸不远的女尸的眼睛一下子张开来了,依旧是那副死不瞑目的样子。

    受到了极度的惊吓,我有了刚才一系列的动作。

    周梦见此景,狠狠地瞪了一眼正笑得欢乐的导员,把我扶起来。

    定了定绪,看着导员那个嘲笑的表,活像是一个恶作剧成功的孩子,不过他的确成功地把我吓到了。

    改天一定要让东南西北把他抓到角落里胖揍一顿,我咬牙想着。

    “咳咳。”导员看我脸色不善,假咳了几下,忍笑,解释道:“昨天第一次发生这个况的时候,我的反应比你还大,那时候大半夜的,可是只有我一个人在这里验尸。”继续忍笑。

    吓死你活该!心中暗骂。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况?”周梦看着女尸的各种诡异之处,问道。

    导员终于正经起来了,耸了耸肩,“不知道,只是这具女尸的体好像停留在了死亡的一瞬间,血液没有凝固、肌没有出现僵硬、连脸上的表都基本保持不变,包括眼睛。”说完还对着我一笑挑眉。

    我听到了自己磨牙的声音,真想效仿胖子,一口咬死他。

    “你验尸?”周梦却开口问这个。

    验尸怎么了,医科大学的,哪个没有剖过几具尸体,哀家还每天有一个小时对着尸体呢。突然想到了正泡在福尔马林里的仇,一阵心疼,马上不敢去想了。

    “嗯。我是解剖室邹老师带的研究生,暂时在总警局做兼职的法医。”

    纳尼?原来是怪老头的学生,难怪、难怪……

    怪不得他说自己验尸是合法的,感是个兼职法医,人家头上有人。

    “嗯。我是周梦,她是劳鹭。我们都是临医学二班的学生。”周梦简单地介绍了一下。

    “哦!我是法医学的研究生,我叫吴彬,暂时担任生物制药院的导员。”

    无病?名字不错。

    “你是劳鹭,我以前就听邹老师提过你,胆子很大,干活不错,他喜欢的。”无病同志看上去很诚恳的说。

    可是,我不信,哪有喜欢我的老师一天到晚瞎折腾我的。

    “是吗?我也很喜欢怪老……嗯……邹老师的。”笑脸盈盈道。

    一番假的不能再假的寒暄……

    “警察什么时候过来?”周梦问。

    我摆出一副“我懂得”看着她,这么快就想k了吗?

    无病同学看了看手表,“九点左右应该可以过来。到时间了,你们快去吃饭吧。”

    “嗯。”为了不让坚决不肯进来的,外间的医务阿姨发现,我们再次翻了出去。

    刚刚落地,正要往厕所后面跑,周梦却拽了我的袖子一下,我抬头发现,韦教官不知何时站在窗外,正一脸肃杀地盯着我们。

    他来多久了……?

重要声明:小说《冥事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