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6 镜镜,宫天境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陈小台 书名:冥事录
    上章讲到,福耀和劳娅送已经清醒的王师傅回家,周梦和k两个在走廊上意绵绵,寝室里,仇奕兆不知何时到了劳鹭的边……

    将子埋在他怀里,感受着他熟悉的气息,温润清凉。他的手一下一下轻轻地抚着我的肩背,我的神智在这份幸福的安定中将要淹没……

    “劳鹭!”周梦和k也不先敲个门,突然一齐冲了进来,看到我正被仇拢在怀里,两人顿时一副“非礼勿视”的表,一个望天花板,一个看地面,好不默契。

    我受到了“惊吓”,一下子老脸通红,转头将整张脸埋进了他的口——啊啊啊,丢死人了!!转而又有些愤愤——真是两个电灯泡,伦家还没有抱够呢!想着老脸更红了。

    仇轻轻拍了拍我的肩膀,我绪已经平复很多了,他抱着我轻轻一跃,便从上铺跳了下来,稳稳落地之后,将我松开。

    “我是仇奕兆。”仇微笑着伸出右手。

    k微微迟疑了一下,将手握了上去,“可以叫我k。”

    我拉了拉周梦的手,向他介绍道:“这是周梦,我的室友兼师姐。”

    周梦眼神痴迷地看着仇,竟半天不说话,难道被仇的长相给吸引住了,那可不行。

    我转头瞪了她一眼——这个是我的!

    只见k也瞪着她——不许看!

    周梦反应过来之后,无辜地看着我们——伦家只是欣赏,欣赏而已!

    “他就是帮你结血祭的那个?”周梦马上成功的转移了话题,立马引起了k的兴趣。

    我点了点头,戒备地看着两眼冒着绿幽幽的狼光的k。

    我没有回答,倒是仇大大方方地点点头,表示承认。

    此举之后,k两眼的狼光更加亮了,“你会结血祭?这个世界上怎么还有人会结血祭?”k见我们不解地看着他,解释道:“根据我们的资料,血祭这种术数已经失传了很久。”

    仇微笑着说道:“你们的消息并不一定完全正确,据我所知,世界上会血祭的还有很多人。”

    k一脸不敢相信地看着仇,忽的好像想起了什么,把灼人地目光直接投到了我的脸上,“你结了血祭?”

    “嗯。有事吗?”看也瞒不了k了,索就承认了。

    “和哪件神器?”k看上去异常兴奋,好像发现了新大陆一般。

    我将铜镜拿了出来,挡住了k温度过高的目光,“就是这个。”

    k快速把铜镜拿了过去,仔仔细细端详起来,“怎么早没有发现这个烂烂的镜子就是一件神器?”他喃喃自语。

    我们三人都有些无奈地看着他。

    k端详一番后,满脸谄媚地双手将铜镜递给我,眼睛忽闪忽闪地看着我,如同小鹿一般无害的眼神,哀家不由感叹,这厮真是个妖精,怪不得把酷姐给迷住了。

    “这个神器叫什么名字呀?怎么用啊?可以表演,啊,不,是演示给我看看吗?”他天真无邪地看着我。

    周梦朝我看了看——满足他的遗愿吧。

    哀家觉得果然像是遗愿,所以决定满足一下。

    “这个铜镜的名字我真的不知道,干脆就叫镜镜吧。”

    周梦、仇奕兆:“……”

    k闻言思索了一下:“……会不会太……不霸气了?”

    仇趁我不注意,伸手弹了一下我的额头,道:“这是宫天境。”

    “哦……!”k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

    “你听说过?”我和周梦都非常好奇。

    k眼睛忽闪了一下,“没有。”

    我们:“……”

    仇慢慢地开始解释:“一个物件被上神赋予了灵力,就可以称为法器。传说,宫天境是太阳神第一妃——烈的东西,当年太阳神移别恋于火山女神,烈妃不甘丈夫背叛,将太阳神九只金乌的灵力和自己的灵力全部灌注到了宫天境里。所有宫天境至阳,但是里面烈妃的灵力至,所以只有至阳命格的女子才能与之结血祭。”

    看我们听着一个全新的传说,很是不信的样子,仇微微耸耸肩:“我也只是听说而已。”

    我的命格的确至阳,好婆婆说的。

    谈话间,劳娅和福耀一起进来了。劳娅和福耀见到仇,一点都没有吃惊,上次仇将我带走的时候,他们是看见的。

    看着福耀的眼神,我觉得他对仇有一丝丝的敌意在。

    仇好像也发现了这敌意,拍了拍我的肩膀,示意没关系。

    局面有些僵,劳娅先开口,“王师傅的事暂时也算是解决了,劳碌命你们和我们一起回家吧。”

    我想了想,边的人实在是太多了,准备继续住寝室,可是仇好像看穿我的心思一样,开口道:“‘伙头’他们五个被我派去做另一件事了。”

    “那我们回去吧。”哀家心里讪讪地、猥琐地笑了笑。

    心想着,家里一共三个房间,我们正好六个人,嘻嘻,嘻嘻嘻……

    周梦只要一看到k就会自动开启花痴模式,劳娅都已经见怪不怪了,可是今天怎么看都觉得劳碌命也是一脸花痴样,确切地说,是一脸猥琐的花痴样。

    劳娅想着回头,看到福耀的脸上有一丝转瞬即逝的不悦,他刚才明明是看了一眼后视镜,里面是坐在后排的仇奕兆和劳鹭。

    仇奕兆架着胳膊,看着车窗外的景致,劳鹭则一直盯着他俊逸的侧脸,笑得很满足、很猥琐。

    劳娅心中轻叹,有些心疼地看着此时正在专心开车,故意不再看后视镜的福耀,他还没有想开吗?

    我们四人刚刚从地下停车场出来,k和周梦也双双驾车到了,六人一同回到了家里。

    一开门,东南西北和“伙头”都不在了,还有些不适应,如果他们在,现在一定会停下手头的事,在原地异口同声地喊:“大姐头好!”

    想到这里,我有些好奇,“仇,你让他们干什么去了?”

    仇微笑地看着我,“马上就可以知道的。”

    不知道为何,只要有他在,我就安心。我满是幸福地看着他,一晃眼,看到了站在仇后的福耀,他眼里的一丝敌意正好被我捕捉到,心中有些不安。

重要声明:小说《冥事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