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3 哀家要补补血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陈小台 书名:冥事录
    “真的不会解,我只是从一本笔记上看到过血祭。”周梦完全无视我,嘬了一口果汁。

    劳娅伸手握住了周梦的杯子,想要夺走。

    两个强势的女人,在一起可能安生吗?又是一阵僵持,这次连福耀都不出手了,在一旁静静地看着。

    天,能不能找到重点,现在最重要的是,哀家快要扑街了,好不好?

    “周梦,可以给我看一眼笔记吗?”说罢,我将自己的吸管放进了那杯被争夺得生不如死的果汁了,结束了它短暂而又惊险的命运。

    她们同时瞪了我一眼,似乎有一点点鹬蚌相争后不甘心地看着渔翁的感觉。

    “不行。”

    周梦和劳娅同时松手,玻璃杯在地心引力的作用下,以9.7米每秒的平方的加速度往下落。

    1.5秒后,我颤抖地接住了即将落地的杯子。“要赔钱的。”将它放回桌上。

    好像找回重点了,劳娅问道:“为什么不能看?”哀家欣慰了。

    周梦面无表道:“只有周氏的子弟才可以看,这是规矩。”

    还不等我回应,劳娅马上接道:“那还不简单,劳碌命认你做干妈,不就行了吗?”

    瞬间,包厢里出现了三个石化像,亏她想得出来,周梦看上去还比我小些,让我认她做干妈,为什么不直接认做干算了。

    虽然劳娅讲话损一点,不过也是个好办法,“酷姐你这么厉害,肯定有师傅吧,收我做师妹吧?”如果成功,哀家就赚了。

    “这……”周梦迟疑了。

    我马上陈述了一下我的好处,“酷姐,你看我也不是个普通人,收了我你也好有个助手,是吧?”眉毛一挑,哀家当然不是普通人,普通人能这么倒霉?

    劳娅泯了一口红酒,鄙视道:“一脸汉像。”

    周梦眉头微蹙,思索了一会儿,才开口说道:“也不是不行,现在解梦世家衰弱了,你也算是一个灵异体质了,不可多得,可是我爷爷不在新台市。”

    啊哈,成功了。

    “没事没事,你先收了我,再给师傅打个电话,我很讨老人家喜欢的,一定可以的。”

    咦?怎么后背有一种刺痛的感觉。回头一看,劳娅和福耀都无限鄙视地看着哀家。

    “也行,那就先收下你,等事解决了在去找我爷爷。”周梦嘬了一口空杯子后,道:“不用喊师姐和师傅,听上去太非主流了,叫爷爷就行。”

    非主流??哀家觉得很气派啊。

    “好的,酷姐。那笔记……?”

    周梦口中默念了一会儿,包间的墙上走出了两个白色人形的东西,其中一个手里捧着一本古订本的书,保存得很好,显得很有历史沧桑感。

    “这是周家的唤影术,如果爷爷同意收你,那以后也会教你的。”

    啊哈,如果哀家以后也有几个这样的影子,看谁还敢插我的队,哀家趁他上厕所的时候,把他摁在马桶里;趁他睡觉的时候,把他扒光了丢在大街上;趁他……

    “劳碌命,你在傻乐些什么?”

    回过神来,只见他们都面色怪异地看着我。正了正神,周梦已经翻到了记录“血祭”部分的笔记。

    劳娅和福耀不是本门中人,只得在一旁玩手机,看新闻。

    这部分笔记,大致记录了一个解梦世家的先祖。

    先祖一开始资质很差,无法继承解梦世家,灰心地离家出走,半年后回来,还拿着一个上品法器,灵力大增,成为了超越前人和很大一部分后人的先祖,也是他把解梦世家从一个精于算命解梦的半仙世家,变成了可以捉鬼降妖的大仙世家。

    最重要的是,那个先祖临死前,还说了,是用血祭和法器结契约,然后在解除血祭,才这么厉害的。

    “哇,我以后也可以这么厉害?”哀家两眼闪亮亮,激动地看着酷姐。

    周梦又嘬了一口空杯子,道:“理论上应该是这样,可是我们不知道怎么解除血祭,所以还有六天,你就要死了。”说罢又嘬了一口空杯子。

    “服务员,再上一瓶果汁。”劳娅实在受不了周梦嘬空杯子了,替她倒了满满一杯,道:“那有什么办法吗?”

    “没有。”周梦嘬了口果汁,细细品尝。

    还以为可以变成传说中的高手,还是要扑街,哀家还年轻,老爹老娘只有哀家一个女儿,可怜他们中年丧女,可怜爷爷年纪一大把还要为我哭,可怜世界上少了一个长得还过得去,至少五官俱全的女医生了……

    “那你怎么知道,劳碌命也是血祭?”劳娅一说,对呀,为什么我也是做了血祭了,说不定不用死了……

    周梦慢慢嘬了一口果汁,将笔记翻到了最后一页,上面说,血祭即使以血喂神器,来结契约,七之后一定要破了血咒,否则血尽而亡。

    周梦握住了我的无名指,上面一个血红色的点,一直没有愈合,不过最近事多,我也没有关注。

    周梦继而将铜镜从我的口袋里拿了出来,口中默念了几句,铜镜发出了明黄色的光芒,叫上一次更加纯正一点。

    “你是真月十六正午出生的至阳命女,所以神器是明黄色的。”

    铜镜是神器?无名指上面的红点是血祭的印子?那帮我结血祭的就是他……?

    心里刺痛了一下……

    我无力地勾了勾手指,铜镜乖乖地回到了我的手上,不在发光。怪不得比以前听话了,原来是我一直在喂它喝血,难为它了,血这么恶心。

    “劳碌命,你哪里去?”

    我打开包厢的们,回头道:“去买点枸杞红枣,补补血……”

    一个漂亮到可以说是惊为天人的女人,一暗红色的衣服,贴着门,站在那里。一开门,几乎与哀家撞到了一起。

    “美女,请让一下。”哀家实在是没有心欣赏美人。

    “小心。”周梦低声一句。

    回头看到周梦和福耀一起拉开架势冲了过来,可是来不及了,美女将我一把环住,往后一退,便同我一起掉入了一片黑暗之中,周围的光线好像被吞噬了一般。

重要声明:小说《冥事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