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1 探访华侨村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陈小台 书名:冥事录
    “劳碌命,吃完饭跟我去做个特别报道。”昨夜失眠,睡不醒的眼睛看到劳娅恢复了她以往的风风火火,正以平时工作的效率准备早饭,福耀在一旁帮衬着。

    劳娅平时做的东西很好吃,今天怎么没有什么味道,在嘴里和嚼蜡差不多。

    “劳碌命,你怎么了?”

    “没睡醒而已,没事的。”昨夜可能是着凉了,我感到浑虚虚的,头特别沉,控制不住想要皱眉头。福耀看着我的眼神有点奇怪,可是他还是一贯作风,心里有什么话,不到万不得已绝不出口。

    吃过早饭,我和福耀就跟着劳娅一齐去了报社。最近医科大学里,诡秘的命案发生了好几起,总编要劳娅去做个调查,用整个版面来做最详尽的报道。

    “你们总编还是重视这个报道的,竟然还配了一个摄像。”摄像是个三十出头,有点秃头的男子,扛着一台看上去略微老旧的摄像机,应该不常用。

    听着我提到,男子憨厚地朝我们笑了一下,感觉是个很老实的男人。

    “这是王师傅,我们报社唯一的摄像,主要负责比较大的案子。视频可以截取最精彩的照片,也可以放到报社的网站上。”劳娅一副领导范,又指着一个瘦高个子,穿着格子衬衫,面颊削瘦的年轻男子,道,“这是司机小赵,外出采访一般都是他开车。”

    不知道为什么,我十分留意这个小赵,总是觉得他看上去真挚的笑容里有什么不舒服的东西。

    昨夜睡得真是很差,原本想要在小金杯上面小憩一下,可是被座位旁边的一份小资料吸引住了。这是警局那里拿到的简略资料,叙述的不多,可是……

    “一共发生了四起,有两起,你应该都是在场的。”劳娅从座位上转过头来,说道。

    我细细回忆了片刻,道:“一起是在女生寝室楼外的小广场上,另一起是在102寝室。”两起事件都是血模糊,回想起来只有血红和腐臭。

    “实际上这已经是迄今为止,这个事件里的最后两起。”劳娅语气有些沉重,毕竟在这个事件里,我也是其中一员,那个危险的铜镜,就在我的边。而且好婆婆临终时已经明确说了,我犯煞了。谁知道这像是诅咒一样的死亡,会不会发生在我的上。

    报告里,102寝室的学姐已经分四次全部遇难了,另外还有三个男生也已经死亡。

    大约行驶了20分钟,我们来到了新台市的高档别墅区,华侨村。

    保安看了证件,做了访客登记,傲慢地轻哼了一声,才放行。虽然这是规矩,但是我大条的心灵告诉我,我被蔑视了。

    华侨村外面的绿化已经很好了,可是一驶进里面,布局和绿化,假山水,都有一些江南园林的感觉。一幢幢错落有致的豪华别墅,各自有着各自独一无二的风格。

    别墅大多都被装修地各自不同的典雅大气,可是大约是华侨村的西北角,我一转头,看到了一幢哥特式的别墅,和整体的布局略微有些格格不入,而且那个角落总是让我觉得有些暗,有些发怵。一掠而过,它被其他的别墅淹没,便也不去想了。

    行驶了近15分钟,在一幢水粉蓝的别墅前停了下来,这个小区还真大。

    一个管家模样的老人已经在门口等着我们,侧还有一个看上去和我一般大的男生,穿着一小西装,亦是毕恭毕敬地站着。

    “劳小姐,请进。”管家没有过多的言语,很是有教养,后面跟着的年轻男子默不作声。

    到了客厅,管家请我们坐下,一个保姆一样的妇女,给我们准备了红茶。

    “老爷夫人在国外生活,已经吩咐,过会儿由我来回答您的问题。”老管家平静而老练。

    我的心头不由一怔,儿子莫名其妙死得这么惨,做父母的竟然都没有回国。如果是我家爹娘,估计会坐火箭回来吧,这点小自信还是有的。有钱人家的小孩不一定过得比我们好,诶……

    通过资料,现在拜访的是李哲的家,他是在超级月亮那天,三男三女中的一个,而他家的天台,也就是血案现场。

    约摸一个小时后,我们失望地离开了。老管家并没有提供什么建设的资料,只是比较详细说明了自家少爷和其他五人的关系。天台是只有一些血留下的印记,估计每天都有打扫,也看不出什么端倪。

    劳娅的眉头都皱到了一起,象征地让王师傅拍了一下。

    天台的西北方向,可以看到刚刚那个哥特式建筑吗?我走到了那边,张望了一下,没有看到什么。

    离开前,福耀在劳娅耳边说了什么,两个人的脸色都不太好。

    “接下来我们去一下梁小柔家。”劳娅下达了决定。

    反光镜里,司机小赵的嘴以一个诡异的弧度笑着,看着有些?人。不过是一闪而过,可能是脸上肌抽了一下吧。

    让我在意的是,驶出华侨村的时候,也看不见哥特式别墅的影子。难道一开始也是眼花了?果真是昨夜没睡好,今天状态太差了。

    “劳碌命,你回家吧。福耀你送一下吧。”劳娅看出了我的不适。

    回到家,福耀就回头找劳娅去了,真的有守护者的感觉。

    还有一件我在意的事,一定要去看一下。

    敲响了701的门,开门的是一个三十岁出头的妇女,警惕地看着我。

    “请问仇奕兆在吗?”透过一点缝隙,701里住着一个普通的家庭,还有孩子。

    妇女摇了摇头,道:“没有。”

    “不好意思,打扰了。”果真是假的,他到底是谁?

    “劳鹭。”周梦从楼梯拐角里出来,手里握着批梦笔。

    “周梦?”解梦世家的传人真的厉害的。

    “我等了一天了,你终于一个人了。”周梦步步近,道:“把铜镜给我吧,否则你真的会死的。”

    我心中有些泛苦,道:“已经来不及了。”

    周梦将批梦笔收入袖子,信心满满道:“放心,等我把孽障除去,就没事了。”

    她话锋一转,口中一阵念咒,墙壁上浮出了两个白影,朝我包围过来。眼前一黑,我失去了知觉。

重要声明:小说《冥事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