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6 再入幻镜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陈小台 书名:冥事录
    小鹭儿,你犯了煞,婆婆挡不住了。

    这是金朝,可是除了朝代,其他的都不知道了。

    “啊——”从腔发出一阵哀嚎。

    看在是仇帮我找的份上,书重新被捡了回来。

    外面的天色一下子暗了下来,如同黑夜一般。

    看了一下手表,不过下午三点而已,难道是要下雨了?原本下是想要关窗的,可是……

    窗外黑暗一片,连同周围的树、房子竟连个影子都看不见,可是没有开灯的房间,里面的事物可以看得一清二楚。

    碰到这种况,我一下子想到的就是,和房间一起进入了一个完全黑暗的空间。为了证实一下,重新打开窗,把手伸出外面。可是手肘都还没有伸出去,手掌就感觉到一种巨大的压迫力,将我顶回房间,整条手臂都被震麻了。

    门也是,根本出不去,外面巨大的压力,就像是太空中的黑洞一般,如果强行出去,一定会被压碎掉。

    折腾了一番,大约是过去半个多小时了,可是一看手表,不出所料,指针还是停留在下午3:00整,如同时间没有流逝一般。

    这是一个与正常世界在时间和空间上都完全隔绝的另一个时空。

    好婆婆说过,异时空与正常的时空之间有一个接触点,只要找到接触点,就可以回去。

    周梦回到寝室,发现劳鹭如同在梦游一般,在寝室里到处乱撞乱走,关窗开窗,又关门的。然后就是摸遍了寝室的各个角落,连马桶的水箱也没有放过,不知道接下来是不是要去摸马桶里面了。

    “只剩下马桶的管道了,难道要被冲下去才能回去?”寝室的马桶虽然一直干净的,可是还是难以下手。

    口袋里一直安静的铜镜突然开始发出青幽幽的光,看上去有些?人。

    “难道你也觉得我应该跳下去?亮一下,就是不跳;两下就是跳。”

    完了,我竟然开始和镜子讲话了,难道这个空间可以让人神经错乱,智商降低。

    两下,镜子居然闪动两下之后,暗掉了。你是多想让我跳马桶?

    周围的环境愈发的压抑了,开始焦躁不安,体快要被压垮了。

    命重要,一咬牙,一闭眼,手伸向了马桶。一阵湿润感,顿时胃开始抽抽,心脏停止抽抽。

    压抑而沉闷的气息一下子消散了。额,难道真的是跳马桶的功效?

    一回头,周梦不知何时出现在后,手里拿着一支青铜笔杆的毛笔,一脸沉重地看着我。

    “那个,那个。哦,马桶堵了,我就掏掏马桶,没什么,嘿嘿,没什么。”真?澹?院笕冒b以趺醇?耍?故翘?硗八懒怂懔恕?p>  口袋里的铜镜,发出了青幽幽的光,两下。。。。。。妈呀,不活了,泪奔~~~~~~

    用香皂洗了三遍,手上的死皮都要搓没了,应该是干净了,可是为什么自己还是觉得恶心。

    周梦还是保持着一脸严肃,没有一丝表,有点点面瘫的感觉。都说面瘫的人长得好看,果然如此。

    “你拿的东西会害死你的,如果没有我,你刚刚就被困住,出不来了。”周梦先开口,依旧没有什么感彩,呈现酷姐状。

    “你救了我?不是我跳马桶救了自己吗?”深深地感觉被铜镜黑了,黑了。。。它又闪了两下,有木有?回去熔了你,做成痰盂,天天拿你方便,哼。。。。。。

    “快点把东西给我,否则你会死的。”周梦冷冷地伸出手。

    门被推开了,劳娅提着箱子出现在门口。

    “你是劳碌命的室友吗?”劳娅充分地表现出了她的自来熟,直接走到了周梦面前。难道是想要用她的火去融化酷姐的冰?“劳碌命居然能有这么漂亮的室友,哈哈哈。”

    说罢凑过去,假装说悄悄话,可是音量丝毫未减,道:“小心劳碌命啊,她没有交过男朋友,至今取向不明。”还撇我一眼。

    天,上辈子欠她的。

    说完,劳娅拉住我就冲出了寝室,看到周梦还在那里凌乱着。

    火车上,劳娅这个大忙人一直都在用笔记本办公,哀家只好看着窗外的风景。

    想要理理思绪,越理越乱,索睡觉了。

    下了火车,劳娅开车走了快一个小时,终于到了位于小寿山半山腰的劳家大宅。

    爷爷退位享乐后,劳家大宅的掌事当家是大伯劳封,无妻无子。

    二伯劳,劳娅的父亲,劳娅的母亲早逝。

    小姑劳享,十五年前就失踪了。

    老三,就是我爹,劳铭。没心没肺地在我上学期就出去旅行了,说是,女儿养大了,可以轻松轻松了。

    忠伯是劳家的管家,自爷爷当家时就在了,很疼我们,今天就是他来大门口接我们的。

    “忠伯,大家人呢?”

    有些好奇,劳家虽然人丁稀少,不胜当年,但也是大家,今门房这里显得太过冷清了一些。

    “先去老太爷屋里,就知道了。”忠伯的声音还是那样的沧桑。

    大伯、二伯、还有很多旁系的亲戚,都聚集在了爷爷的院子里,脸色凝重。

    “大伯、爸。”

    “大伯、二伯。”

    众人看到我们都舒了一口气。

    劳娅是急子,问道:“发生了什么事?”

    爷爷从房间出来,面色凝重地看了我们一眼,道:“阿好快要不行了,鹭儿,你进去。”

    爷爷的话如同霹雳一般,我处于空明状态,点了点头。

    好婆婆是爷爷的表妹,是劳家大宅里,通阳的婆婆,在大宅里住着的孩子,大多都让好婆婆看过病。

    进了好婆婆的房间,里面有一种死亡的气息。才十多天没见,原本神采奕奕的好婆婆变得枯槁干瘦,原本圆润的脸也塌陷下去,眼睛乌青凸在那里。尽管如此,她还是那样的慈祥。

    她好像感应到了我的到来,睁开眼睛,微笑着向我招手。她的眼珠已经混沌了,正如爷爷所言,油尽灯枯了。

    “小鹭儿,你犯了煞,婆婆挡不住了。”好婆婆紧紧地拉着我的手,浑浊的眼睛里留下了晶莹剔透的泪。

重要声明:小说《冥事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