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四章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兽王羊羊 书名:诱欢成婚
    “洛儿  你先想什么呢  ”

    段然打断了凌洛儿的思维  强迫着凌洛儿的视线看着自己  其实凌洛儿的心中也拿不定注意了  她不知道自己要怎么办才好  段然的动作实在是给自己太多的压力了

    凌洛儿真的很担心  段然突然弄个什么求婚的  越是这样的场景  凌洛儿越紧张

    “沒事儿  我在想你为什么突然带我过來吃饭  ”

    凌洛儿勉强的笑了笑  不管什么事(情qíng)都还是需要面对的不是吗

    “其实真的沒事儿  这里有一个珠宝设计的比赛  我是想要让你看看  放下华美的案子吧  我找人來做  ”

    “你知道  我还以为你从來都不管工作室的事(情qíng)呢  ”

    凌洛儿苦笑了两声  其实华美的案子  她并不知道是谁接的  若是她的话  绝对不可能会接受  尽管华美这一单子的利润十分的巨大  要求高就不说了  很多事(情qíng)是凌洛儿为难的

    “我也是刚刚知道的  要是做得为难的话  就不必勉强了  ”

    段然一向是向着凌洛儿的  看起來凌洛儿和叶希哲的关系似乎一直都沒有什么好转  段然沒有别的意思  只是希望凌洛儿不要工作的太辛苦就好了

    “沒关系  來者都是客  我们既然接受了顾客的委托  不管顾客是谁  都一样不是吗  ”

    凌洛儿笑的十分的勉强  她当真是想要放弃华美的单子了  但是后來看到了段然  听到了段然说的话  这一单  自己就必须要做下去

    叶希哲又怎么样  自己不能够白白的受段然那么多的照顾  唯一能够报道段然的方式  不过就是自己能够让工作室盈利  即便是段然不需要  凌洛儿却还是要这样做  这是她作为一个员工必须要做的事(情qíng).

    “可是洛儿  你真的可以吗  ”

    段然似乎还有一点怀疑  沒有办法  凌洛儿其实是个十分脆弱的女人  他看着心疼  不想要凌洛儿去忙活这么多的事(情qíng)

    “有什么不可以的  段然你过來一趟  不会就是要劝我放弃吧  ”

    这个时候  侍者已经端上來了美味的餐点  凌洛儿看着十分的欣喜  她已经好久沒有好好的吃一顿了

    “还有  当然还有事(情qíng)了  这是我们新來的助理我特地去帮你找的

    段然轻笑  给凌洛儿递上來一份档案  凌洛儿看着笑了笑  高学历  长得美  就是不知道自己是否能够驾驭

    “段然  其实我们工作室已经不需要人手了  你这样是不是... ...  ”

    这样的人才  无疑是为工作室有增加了一笔巨大的开支  而且像是这样的人才  凌洛儿不确定  是否会委屈了人家

    “这是我一个表妹  她既然也是学设计的  就想着能不能够帮助你  如果你不喜欢  那就算了  ”

    段然摆了摆手  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沒关系  你这个老板都不在乎  我还在乎什么  不过看看她的学历  还真的不错  我总监的位置给她都不为过  ”

    凌洛儿无奈的笑了笑  其实她很是不喜欢这种关系户  自己平(日rì)里沒有时间照料  不过既然是段然关照的  也沒有办法  她不能说不  毕竟工作室是段然的

    “洛儿你说的这是什么话  不用客气  她不过是來实习的而已  ”

    其实凌洛儿心里面很不舒服  段然都这么说了  凌洛儿实在就沒有别的办法了

    吃完了这一餐  似乎凌洛儿的心思格外的复杂  其实凌洛儿的心里面真的不想要新人过來  工作室都是自己的心血  要是让一个不知道什么人进來了  她要怎么办才好

    等到凌洛儿回到了办公室  刚刚处理了几个文案  安妮便敲门进來了

    “洛儿  有新人來报道了  ”

    安妮的心里面泛着嘀咕  从來就沒有听说过凌洛儿要招人呀  工作室的人手应该是够用了  所以安妮还是非常疑惑的

    “让她进來就好了  ”

    凌洛儿放下了手上的东西  似乎有点漫不经心

    不到两分钟的功夫  便有一个女子敲门进來了  凌洛儿抬头  对上了那个女子的眼睛

    “凌总监你好  我是新來的  ”

    那女人很是自然的坐在凌洛儿的面前  似乎丝毫不在意凌洛儿到底是怎么想的  其实凌洛儿的心里面已经很乱了  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了

    “吕佳是吗  段总还沒有回來  等晚上应该会招待你  ”

    凌洛儿站起來  还算是友好的跟吕佳握了握手  看起來那个叫做吕佳的女生很是开朗  但是说实话  凌洛儿还是不喜欢这样的女人

    “招待倒是谈不上  听段哥哥说凌总监你真的很厉害  我也是刚毕业想要过來学习一下子  ”

    吕佳那种自然熟络的感觉  凌洛儿真的是拦也拦不住  其实凌洛儿很是不喜欢这种个(性xìng)的女人  但是似乎也沒有办法  毕竟人家是段然的表妹了  这种时候  不能说太过生疏了

    “那是段总过奖了  我接触这一行也不过一年过一点而已  我让同事带你到处看看吧  对我你也不用太过客气  ”

    凌洛儿说着  让安妮带着吕佳四处走走  工作室的地方原本就不大  加上安妮根本就沒有那种心思  等到吕佳走了之后  不免有点怨声再道的意思

    吕佳的到來  不满的不仅仅是安妮一个人  也许是因为吕佳的(性xìng)格十分的直接  同事似乎都不喜欢她

    不过凌洛儿就算是为难  也沒有办法  段然关照进來的    凌洛儿多多少少还是要给点面子的  要不然段然那里便说不过去了  当然了这些话  凌洛儿倒是不能够对着安妮他们去说  只能够自己忍着

    到了晚上的时候  凌洛儿已经累得一点力气都沒有了  吕佳是走了  但是带给自己的麻烦着实不少  凌洛儿都不知道自己能够怎么去解决了  吕佳的事(情qíng)  实在是有些棘手了

    “凌洛儿  ”

    凌洛儿走过的时候  (身shēn)后突然有人在喊自己  但是转过(身shēn)的时候  却谁都沒开看见  那声音真的很熟悉  但是凌洛儿一时之间还真的想不起來

    直到季辉站在自己面前的时候  凌洛儿才想不到应该怎么逃开

    “怎么是你  叫我做什么  ”

    凌洛儿双手环(胸xiōng)  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  到了现在凌洛儿也并不用畏惧什么了  要知道季辉对自己來说早就是过去是了  就算是沒有叶希哲  沒有段然  她也不会多看一眼

    “凌洛儿  难道我沒有事(情qíng)就不能叫你了吗  ”

    季辉走了过來  站在凌洛儿的面前  脚步有些絮乱  却十分的愤怒  他不知道自己究竟怎么得罪凌洛儿了  自从上次跟凌洛儿发生了冲突之后  最近一直都在倒霉  他只是想要找个原因而已

    “可以叫  但是我想不想要搭理你就是另外一会儿事儿了  ”

    凌洛儿仍旧沒有想要理季辉的一丝  多伦多的事(情qíng)  她始终都无妨忘记  说要原谅  其实真的很难  凌洛儿做不到  真的做不到  跟着曾经背叛过自己的男人  说一句话  她都觉得十分的困难

    “凌洛儿  你说话能不能不要这么过分  我只是对不起你一次  你用得着处处针对  心(胸xiōng)狭隘吗  ”

    机会似乎有点愤怒  工作的事(情qíng)  生活的事(情qíng)自己已然无法忍受了  他都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说了  偏偏在这个时候看见了凌洛儿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我忙的很  哪有时间针对你  ”

    凌洛儿想要离开  却被季辉拉了回來  那种力气真的很大  让凌洛儿感觉到一点点的恐惧

    “季辉  你到底在干什么  你在拉扯  我报警了  ”

    凌洛儿忍者心中的恐惧  故作淡定的说道  这里虽然不是什么荒郊野外的  但是人也不是很多  她心里面担心是自然的  因为她的确遇到过很多变态的人

    “就算是不是你做的  你能不能帮我劝劝你那个总裁男朋友  华美集团  难道真的不是你干的吗  凌洛儿  我是得罪过你  要不是我的隐忍  哪有你现在傍大款的机会  你也不想想  ”

    “季辉我真的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  我们有什么关系吗  事实证明什么都沒有  还有  不要说他是我的男朋友  他做什么跟我一点关系都沒有  ”

    凌洛儿不知道叶希哲对机会究竟做了什么事(情qíng)  弄得季辉现在要这样愤怒的过來找她  但是这一切都跟凌洛儿一点关系都沒有  凌洛儿才不想要参与这些事(情qíng)  听着就十分的难受

    “凌洛儿  你真行  又换男人了  我倒是想要知道  什么男人能够让你抛弃了华美的总裁大人  ”

    “这跟你有关系吗  别在这里挡着我的路  ”

    凌洛儿微怒  顺势就要走  但是季辉拦在自己的面前  她却是如何的挣脱不开

    “凌洛儿  今天你要是不把我的事(情qíng)解决了  就别想走  不管你的感(情qíng)怎么样  现在华美的人  处处跟我过不去  我要怎么做  ”

    季辉看着凌洛儿  绝对不会轻言放弃的  要知道有些事(情qíng)是凌洛儿无法左右的  还有些事(情qíng)  他自己也沒有办法影响  但是能够怪罪在凌洛儿(身shēn)上的事(情qíng)  他便是绝对不会含糊的

重要声明:小说《诱欢成婚》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